陈宇昕:轴心突破的女单时代

小生之言

若是要我选出今年心目中最惊心动魄的羽毛球比赛,那一定是8月27日,奥原希望对垒辛度的世界羽球锦标赛女单决赛。

21岁的日本第一女单奥原,大战三局,费时1小时50分钟,最后以微差战胜22岁的印度女单辛度,成为第一位登上女子单打世界冠军宝座的日本选手。

第二局后半,辛度率先取得局点,不过奥原咬紧牙关,一分一分追平。辛度调整后发力,终于再次取得局点。接着那一分,让人看得撕心裂肺啊!奥原先展开攻势,多次下压,辛度一次次化解,以后场球迫使奥原两个后角来回奔走。几次奥原看似就快得手,辛度臂展所及却总能化险为夷,也就是在接杀时辛度挑了一个对角球,才让奥元鞭长莫及,将比赛逼入第三局。

这一分结束,奥原倒在场上,剧烈喘息,辛度也抱头蹲下大口喘气。

这是多大的体力消耗?将近三分钟不停的奔跑、跳跃、挥臂,除了球拍扫击羽球的清脆声响,扩音器还仔细传出两人冲击身体极限时,急促且剧烈的呼吸声。

我每次回放这个画面都特别激动,庆幸自己活在这样一个羽球运动登峰造极的时代。

小时候看羽球,绝少选看女子单打比赛,总偏颇地以为不够精彩,一看见中国传奇女单张宁登场,就觉得没啥意思,因为她很少输球。那是中国女子羽球称霸的年代,龚智超、张宁、谢杏芳,总是中国球员包揽奥运会、世锦赛金牌。

直到最近三四年,西班牙的马琳、印度的塞娜与辛度、泰国的拉查诺、台湾的戴姿颖、日本的奥原与山口茜冒起,才结束了中国女子羽球队多年的统治地位,打开全新格局。

她们球技超群,实力相近,为每次大奖赛增添悬念,比赛也就更激烈精彩,真是观众之幸。

加上中国队的何冰娇、孙瑜,这几位女单选手平均年龄才22岁,未来是属于她们的;也许当中还能出现像张宁、李宗伟、林丹这样长期处于巅峰状态的不老传说。

借用思想史的用语,这百家争鸣的局面,就像是“轴心突破”的时代,或将催生更多新技术、新战术与新打法。

事实上,当今女单赛场的技术含量,恐怕已远超男单、男双、女双、混双比赛了。21分赛制,推快了羽球赛的节奏,尤其体现在男双赛事上,往往三四拍就是一分,总是短兵相接,球员甚至还来不及出汗。男单与混双赛事,仍讲求力量,因此女单比赛更能体现运动员的谋略和大局观,击杀的球路少了,倾向高吊与错位调度。女单球员也更耐磨,完全是精神与体力的大试炼。

2011年初,国际羽联鼓励女球员穿裤裙,甚至还颁布强制令,说是裙装有利女子羽球发展,结果遭到舆论反弹。

女子羽球赛事本就技术含量高,如今的精彩格局,根本无需多余的裙摆招摇,可见羽联当年眼光有够短浅。

羽联的短浅还不止于此,会想要靠裙摆吸引人,就说明其妄自菲薄的心态。说到底是金钱作祟,女子职业网球赛个别顶级赛事奖金高达五六百万美元,羽毛球赛奖金最高的迪拜总决赛,五个项目加起来才刚好100万美元。

对比网球和羽球,羽球赛更耗体力、击球次数更多、实际比赛时间更长,但球员在赛场上所得到的待遇却天差地别。网球员有球童捡球,有小保姆帮忙撑伞递毛巾水瓶;羽球员若要擦汗,必须请示裁判,很多裁判不知为什么老是不允,所以许多球员现在改以要求擦地,争取一点喘息空间。

每次见到汗如雨下的羽球员不被允许擦汗,我都好痛心。羽球员奉献了这么多让人毕生难忘的美妙瞬间,羽联没办法提高奖金没关系,至少给羽球员多点尊重,至少提供一个更有尊严的比赛环境,这才是吸引更多人加入羽球运动的最佳方式。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女单时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