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来兴:适度的人口如何增长

不管是690万或1000万,由于生育率低和人口持续老化难以扭转,要增加人口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加速和大量引进移民。

本地知名城市规划师和建筑师刘太格日前接受《新报》访问时,再次坚持新加坡应该以1000万人口规模作土地发展规划。他说,只要我们的经济繁荣和创造新的工作,就需要新的人口。

在2013年政府公布人口白皮书后,刘太格在一个座谈会上公开表示,在2100年时,我国人口将从560万增加到1000万,而且这还是个保守的预测。按照那份具争议的人口白皮书,政府预计到了2030年,我国人口会达到650万至690万人。

国家人口及人才署在今年9月底公布的《2017年人口简报》,截至今年6月,我国总人口达561万2300人,去年同时期为560万7300人。换言之,过去一年总人口仅小幅增长0.1%。如果未来每年人口的增幅也是这样,13年后,我国的总人口约在570万左右,比650万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

对于刘太格的坚持,许多新加坡人担心的是,作为一个土地有限的小国,我们的基础设施是否能应付这么庞大的人口,例如地铁系统能不能负担这么多的乘客量。但更多人担心的是,不管是690万或1000万,由于生育率低和人口持续老化难以扭转,要增加人口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加速和大量引进移民。

这样做的话,会让新加坡人受困于负面情绪之中,并降低新加坡人的身份认同感,甚至质疑作为新加坡人的价值何在,最终政府须付出政治代价。2011年的大选就反映了国人对太多移民涌入的强烈不满,随后政府也采取步骤抑制人口增长。

刘太格认为,没有计算能支持多少人口增长,就进行土地资源规划,将会导致土地不够的问题出现,而且影响新加坡作为主权国家。

问题​在于​,未来新加坡真正需要多少人口?单单从土地资源规划来决定,还是必须考虑更多的因素?

刘太格的人口增长观念是基于“一切为增长”(go for growth)​这个​出发点,人多好办事,人多就能把饼做大。然而,究竟每年劳动力和人口的增幅应该在多少百分比,才算是适度或适中?可让经济维持最大的竞争力,取得高增值的增长?

长期人口增长目标设定和城市规划,应该以公民的福利为最终目标。因国土面积仅700多平方公里,新加坡没有太多条件过度或无限度扩展。其实我们已有许多的建设和发展成就,可以继续作为令人羡慕的小而美的国家(minimal state)。

因此究竟需要多少人口,是低于700万,还是刘太格所设定的1000万?如果700万是个大家觉得舒适的目标,把整体人口素质作大幅度提升,让更多人有办法过上体面的生活,建设可持续的经济发展道路——而不是朝向越来越拥挤的居住空间发展——应该成为新加坡未来所追求的目标。

在19世纪末期由英国经济学家埃德温·坎南(Edwin Cannan)提出,20世纪初期形成的“适度人口论”(Theory of Optimum Population ),最初探讨一个国家或地区在现有的资源和科学技术水平下,最适宜的人口数量。这个理论后来扩展到探讨最适当的人口密度和人口素质。

再后来经济学家根据坎南奠基的思想和概念,不断延伸扩大和进一步阐述。坎南在1888年的著作《初等政治经济学》中,认为适度人口是处于“最大受益点”的人口规模,这基本上为适度的人口做了最好的注解。在不到一百年内,如果我国人口真的增加到1000万,住在这个小岛国上的国民,最终是否获得最大的利益?到那个时候,你我包括刘太格在内应该都不在了,过多人口所带来的问题是后代的事了。

对新加坡来说,人口是个长久必须面对和不容易解决的严峻课题,在新生儿的减少和人口的急速老化两大因素外,当前全球化的大趋势,也促使更多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往外移,在某个时间点,我们甚至会面对人口不增反减的危机。

引进移民来补充人口不足的做法,尤其是高素质人口的流入越来越重要,但政府必须更加谨慎处理移民问题,以缓减公民和移民互相对立和冲突的局面。在政策上做足保护公民的权益外,如何维持一个高素质的人口结构,并在有限的资源下获取高经济增长,恐怕比设定高目标的人口增长更为重要。

作为城市规划师,刘太格认为要增加人口,必须先对土地进行长期规划,否则会出现土地缺乏问题,这个论述没有错。但若人口增加将近一倍,必须先解决土地可能不够的问题。另外的问题是,规划新加坡的未来和维持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是不是一定要建立在更多人口之上?

刘太格抛出一个值得新加坡人深思的提议,在应对人口结构改变时,我们也应该思考哪个人口水平是适度的,并去研究增加人口和劳动力的速度,但前提是必须​采用​能让国民利益最大化的途径和方法。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pohlh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人口增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