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不作恶和做正确的事

国际漫游

美国、巴西和新加坡对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Keppel Offshore & Marine,简称KOM)贿赂巴西国营石油公司员工的事情达成惩处协议,KOM同意向三国当局支付总共4亿2200万美元(约5亿6700万新元)的刑事罚款,换取三国检调机构停止此案。

根据新加坡总检察署和贪污调查局所发布的消息,KOM在2001年至2014年间,以5500万美元进行贿赂,以赢得巴西国营石油公司和其他相关公司的13份合同。

KOM是世界最大的岸外钻油台建筑公司,从贿赂金额和罚款额来看,也达到了世界级的水平。德国西门子公司2008年被揭发用超过1亿美元贿赂阿根廷政府官员,以获得一份公共合同,最终被罚款16亿美元。英国航空航天系统曾长期贿赂多国官员,面对英国和美国历来最长时间的调查,最终被美国罚款4亿美元。

新加坡作为世界最清廉国家之一,其政联公司进行如此长时间、大规模的贿赂行为,且没有被我国一直引以为傲的反腐体制发现,委实让人遗憾​。

​ 此外,曾贿赂以获得合同的政联公司​还有新科海事,其高层​在长达12年里以至少2490万元贿赂韩国和缅甸等公司。这些案件​的揭发,是否显示我们的政联公司奉行国内一套、国外另一套的经商手法?

谷歌曾经以“不作恶”为企业座右铭。然而,资本的本质是逐利的,企业不作恶,可能只存在理想世界里。即便是谷歌,也曾涉入美国中央情报局监控全球网民的“棱镜”计划,违背其“不作恶”的立场,所以谷歌几年前已停止“不作恶”,改座右铭为“做正确的事”。

因此,有观点认为,处在险恶的国际商业世界里,新加坡企业是价格接受者,无力影响市场规则。换言之,KOM只能被动接受国际市场的潜规则,没有议价能力。此外,不少像巴西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政治领袖和高官收受贿赂已成了系统性问题,外来投资者不贿赂根本拿不到合同。所以有观点认为,企业贿赂行为是国际商业世界里不明言的手段,KOM只是少数被曝光的不幸者。倘若舆论对其大加鞭挞,只能显示我们活在自命清高的世界里;而这也是国际主流媒体在这起事件揭发后,​没有集体围剿新加坡及其政联公司道德地位的原因。

然而,如果我们接受这些观点,这无异于说,我们作为小国在国际政治大环境里没有议价能力,只能随波逐流,接受大国为我们设定的命运。现实或许确实如此,但新加坡一直坚持尽可能独立的外交原则,重视国家主权独立不受摆布,不靠向任何大国。那为何在国际商业世界里,我们却甘愿与狼共舞,甘愿成为受价者?而更重要的事实是,KOM作为世界最大的岸外钻油台建筑公司,已形同国际政治里的“大国”,难道这个“大国”就真的没有议价能力,而必须接受其他“小国”的游戏规则​同流合污?发展中国家缺乏完善制度,外来投资者确实面对要求贿赂的问题,这是到发展中国家投资时必须面对的风险和挑战,但不该成为企业在当地投资时行贿的开脱借口。

随着KOM贿赂案达成解决方案,我们应从中吸取教训​。建国50年来,我们一直强调高道德标准的政治治理与商业经营​。吉宝企业董事长李文献​也表示,​不会容忍生意上任何非法活动,在法律和道德上,吉宝​都必须在国际法律和法规上依法行事。行贿受贿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腐败行为。不论在国内或国外、面对本地或国际法律法规、从政或从商,保持清廉是我们一贯做人处事的原则。我们反腐倡廉几十年稍有成效,但我们的商业精英在面对国际商业世界的腐败诱惑时仍难以自持,说明我们的反腐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ngh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