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能源改变国际格局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宣誓就任后不久,就提出了“重返亚洲”“亚太再平衡”的战略。奥巴马对亚洲另眼相看的原因很多,主要观点认为美国多年来把太多资源投入中东,忽略了亚太区,所以奥巴马要“重返亚洲”,以便“再平衡”强势崛起的中国。

中东在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中确实失去了重心,包括急于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对后来出现的“阿拉伯之春”应对滞后,以致叙利亚陷入内战,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趁机崛起,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划地为王。奥巴马政府减少插手中东事务,也给俄罗斯机会浑水摸鱼,引发沙特与伊朗在中东地区欲罢不能的代理人战争。

奥巴马政府外交重点之所以能够转向亚太,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美国的能源格局出现了变化。美国是能源净进口国,中东是主要的来源地,所以多年来必须主导中东地区,确保中东国家乖乖听话。

2005年以来,美国的能源格局迅速出现变化——页岩油规模化生产。欧美地区在20世纪初即开始开采页岩油。但页岩油开采困难,成本也高,二战后中东地区发现大片油田,欧美页岩油开采中断。千禧年交替之际,中东面对石油资源减少的局面,美国能源企业再度把视线转向页岩油。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美国去年11月的原油日产量达1004万桶,逼近它在1970年11月所创下的产量纪录。这使得美国即将超越沙特和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的产油国。国际能源署预计,美国将在2027年摇身一变成为能源净出口国;美国政府则预计可在2026年达到这个目标。

奥巴马曾经说过:“一个控制不了能源的国家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未来​。​”毫无疑问,奥巴马和特朗普对能源安全与独立的观点是一致的,差别只在于前者更重视对环境有利的新能源,后者更重视传统能源。能源是国际政治的风向标,国际能源市场格局改变,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也会敏感地立即出现变化。

特朗普担任总统后即下令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制定政策加大对油气开采的投资,​还​准备重振美国煤业,力促美国实现能源独立。这也是他落实“美国为先”目标的重要前提。

尽管美国现在还未真正实现能源独立,但已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因为能源格局变化而显得“任性”。美国开始特立独行,对促进全球化的多边组织和多边协定嗤之以鼻,对传统盟友的态度也出现变化,对竞争对手的态度则模棱两可。我们一直以来把这一切归咎于保守主义、民粹主义崛起,但如果不是美国稳步迈向能源独立,特朗普政府或没有底气这么做。

能源独立将促使美国外交政策转向,因为即将成为能源净出口国,它必须寻找市场,而中国、印度、东南亚会是它的目标;中东国家、俄罗斯等产油国会成为它的竞争对手。

中国发展迅速,预计会在2030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耗国,美国无法忽视这一庞大市场,势必要挤压中国的传统能源来源,包括俄罗斯和中东国家。当然,中国不会任由美国一手掐住其能源咽喉,会确保能源来源多元化。

特朗普的“美国为先”政策如果最终落实,很多产业会回到美国本土,加上能源独立,未来国际贸易的重要性对美国来说将减弱,美国或许不再那么重视贸易自由和海上航道开放;另一方面,中国为了保障能源安全,可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或至少亚太区安全公共品的提供者。

自古以来,人类为填饱肚子而打仗。原始人争夺粮食,现代人则争夺能源。从古到今,粮食和能源依然是人类与世界格局变化的根本动因。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