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团圆忽有余 开花反类犬

本地有些地方的新年贺词还贴出“保家卫国”“居安思危”,这些都是口号,绝非春联,连福贴也算不上,春联哪能那么容易写就! 想转化口号为春联,需要相应的语文能力及文化内涵。

岁岁年年,本地民间与官方的挥春楹联,一向秉承华人节庆传统,贺词饱含喜庆吉祥氛围和寓意,即使有个别语文创意或词组变化,也离不开圆满吉利的烘托、普遍愿望的期许。

这半个多世纪的朴实传统,近十余年来,在社会分层与各种结构的演变下,正逐渐起着变化,市面上出现水平低下的春联,跟之前许多无良翻译一样,充满了惊吓效果,也令人质疑,主事者的水平,怎么会如此不济。本地华文媒体与网民,都参与指正这些现象,本意是希望我们的社会对文化语文,不再无知无觉,叫人笑话。

面对这些异象,大家踏实讨论不打圆场,借此唤起公众的意识,激起“趋吉避凶”的同理心。农历戊戌为狗年,其中水平低下的“春联”,以“开花结狗”为最,福贴斗大的字,不伦不类至极,而且庸俗丑陋。原本“开花”绿意盎然、大地回春,但开花的结果,是结出狗儿。把结果换成“结狗”,无须另找专家解释或作学术分析,这样瞎搞胡改,令词组突兀怪异,文句佶屈聱牙,足证作者功夫不到家。

大红福贴高挂的“开花结狗”,可以跟近年来劣译之王“欧阳康”(以潮语、闽语发音的“后港”,是那些对本地方言地名不明就里者,乱拍脑袋的胡译)双头并列,成为狮城翻译及贺词“烂番茄”的榜首。即使用最粗浅的标准来看“开花结果”,它也不是春联的内容与格式,只是有内在逻辑的通俗用语,就比如:耕耘有收获、开花则结果。

春联、楹联,是中华文化一门亮丽的艺术典范,讲究对仗工整、精炼圆满,年代久远些的春联,还严格要求平仄相对、词组呼应、词义完整,甚至联脚(对子的尾字)也要平仄对应。新时代的今天,很多古例没多少人跟从,规范渐渐放宽,“语文滑坡”的各国百姓,能领会平仄并创作的只占少数,但是词组呼应、音韵谐美、内涵饱满,仍然是春联立意及书写的基本要求,统统去掉这些特点,就不属于春联这格律文学的范畴,形同随兴的涂鸦而已。

写十二生肖春联,雅俗共赏。俗,意指言简意赅、大众明白的层次,而不是毫无文学修为,甚至缺乏基本语文能力的拼凑。上述“烂番茄”开头中的开花,原意甚好,春联经典也常有“花开富贵,竹报平安”“花开富贵添百福,竹报平安纳千祥”。即使到狗年,人们也常以黄耳、玉犬、义犬、锦犬、雄犬、神犬等等名之,寓意美好祥和,如“金鸡辞岁,玉犬迎春”“彩凤辞旧,金犬迎新”。即使用上狗的本家名字,也有“狗年祝福四時安…”“狗年兆丰五谷香…”,功夫与能耐到家的写手,都可自由创发。

白沙购物中心高挂大堂的巨幅“团圆有余”,选用的正体字形体雅润,用意美好,非常值得嘉许鼓励,但显然对横批有误解,以为在对子中任选有意义的词组结合在一起,就是横批了。横批是一组对子的中心思想,楹联、春联的用意总结,并非随意去串联。中心在电梯门张贴的对子“儿孙欢聚丰满堂 ,团圆富贵年有余”,寓意家庭和乐富足,但从下联取出“团圆有余”,让人纳闷,上下词组涵义不合而且冲突,团圆已经圆满具足,何来“有余”?而上联“丰”改为“福”,更佳。

本地有些地方的新年贺词还贴出“保家卫国”“居安思危”,再次重申,这些都是口号,绝非春联,连福贴也算不上,春联哪能那么容易写就! 想转化口号成为春联,需要相应的语文能力及文化内涵。

中国就流行在春联中不忘传递保家卫国的思想,涌现激励人心的词组包括:人民、伟业、大国、复兴、大梦、小康、扶贫、致富等等。近期更有“闻鸡起舞,放犬缉私”,多么凌厉!这大年也过得太紧张了。

一介小民爱国如我,安坐狮城乡土过年,喜欢的好春联,是今年1月份《2018年优秀原创春联选登》的“淘到春风归作宝,裹成福气寄回家”,但这又太像淘宝的广告词,还是选用这则春联:“把爱带回满院欢声笑语,让福居住一堂喜气春光”。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