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丰慧:英国启动脱欧给市场添何变数

英国国会上议院3月13日晚投票通过脱欧法案,为英国正式启动脱欧扫清了法律障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获得英女王授权后,即可启动脱欧程序,展开正式谈判。

英国脱欧公投表决通过后,可谓一波三折。除了国内部分民众游行抗议要求二次公投外,英国法院判决脱欧条款必须经过国会批准。这给脱欧增添了较大变数,最少是将拖延英国脱欧进程,给特雷莎·梅政府增加“麻烦”。

个别议员提案与特雷莎·梅政府的分歧在于两项修正:要求英国政府在开启脱欧谈判的三个月内,提交议案保障300万居英欧盟公民的权利,并要求容许国会就政府与欧盟的最终协议拥有否决权。而英国政府希望原先的脱欧草案获得“无改动通过”,因为不希望特雷莎·梅在领导谈判时被国会束手束脚。最终政府大获全胜。

英国政府将按原定计划在3月底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目前还有一个小影响是,苏格兰计划于2018年秋天与2019年春天之间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给英国脱欧谈判增添了一抹疑云。不过,苏格兰第二次独立公投的时间点,在英国脱欧谈判接近尾声之际,不会在未来12个月造成太大政治风险。

由于英国脱欧公投时,利空已经出尽,因此脱欧进程中出现点小波折,不足以影响脱欧大势。

在扫清最后脱欧障碍后,市场表现得非常平静。英国正式准备启动脱欧进程消息出来后,英镑兑美元汇率不降反升0.51%,涨至1.2231的五日高位。也就是说,英国正式准备启动脱欧进程,对市场不会带来多大变数。

不过,英国公投表决脱欧后,给整个欧洲带了一个坏头。一些国家的极右翼保守派也在试图动议脱离欧盟。眼前最大的变数是法国大选。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有“女版特朗普”和“法国最危险女人”称号的庞勒,在法国大选最新支持率26%,这个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已发表推出新法郎的讲话,毫无疑问是今年欧元、也是欧盟的最大威胁。

勒庞政策和特朗普政策简直就是一对双胞胎,她激烈反对边境开放和自由贸易;和特朗普一样,她也信奉民族主义和经济保护主义,并发誓要让法国摆脱欧盟这片苦海。一旦勒庞当选,法国脱欧、脱离欧元区,欧盟事实上已经解散,这对全球市场绝对是灭顶之灾。

一个现象或需要给予关注。勒庞如果胜利,将意味着欧盟终结的开端。同时,世界各地的货币将会呈现出巨大的波动性,这会让下一次金融危机来得比任何人预料的都早。或许德国已经发现了这一潜在危险,所以近期不断将海外黄金运回国内,且价值十分可观。不得不说这一未雨绸缪的行动,或许就会在未来拯救德国于水火之中。

另一个变数是难民问题。欧洲难民问题已经成为欧洲治安及社会稳定的较大影响因素,最终肯定会传导到经济领域、金融市场。

进入2017年后,欧洲经济复苏迹象明显,这主要得益于欧洲央行持续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几十年实践已经证明,欧盟、欧元区固然存在财政不统一等致命硬伤,但总体上运行是健康良好的,在世界经济上构成了强势一极,使得世界经济形成以美国、欧盟、日本及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体格局。这种格局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平衡、制衡、协同、制约的发展态势,比如欧元形成了制衡美元的一种货币力量。

在上述格局之中,如果英国脱欧,法国紧随其后,欧盟最终解体,欧元区分崩离析,世界政治经济军事等格局都将重构。美国及美元一极独霸世界经济事务,或不费吹灰之力,世界经济格局将彻底失去制衡与平衡。

总之,英国脱欧进程将要启动,虽然对市场影响不大,但法国大选及欧洲难民问题,又给欧洲乃至全球经济增添不小变数。

作者是中国财经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