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反对党阵营有待整合

区域焦点

马来西亚反对党阵营难以在下一届马国大选中有更大作为,其中一个因素是他们一度以为“捡到宝”的一马发展公司系列事件,未能在尤其是乡区选民之间“发酵”。

这一方面是因为乡区选民从基础设施建设至起居生活等,更需要依靠执政党的“关照”;另一方面也是之前所谈过的他们普遍的半封建思维,把领导层的铺张奢华看成理所当然的。所以,当权的巫统只要掌握好为数颇多的乡区国会议席,再加上与原属反对党的伊斯兰党的合作,作为这方面的保险,巫统要继续执政问题不大。

至于政治思维相对成熟进步的城市选民,即便对一马事件义愤填膺,但他们大多原先就已把选票投给反对党阵营,所以事件未能对国阵的选情造成进一步影响。

城市与郊区(如城市周边的大型住宅区等,但并非乡区)选民的胃口,有时颇难以捉摸。这些选民可说是拥有“大智慧”,会思考“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等大道理,而且无论是教育水平或与先进国家往来的程度都偏高,所以对于贪污腐败,无论是涉及高层政客抑或低级官员的,都颇为深恶痛绝,故会倾向于把选票投给他们认为相对廉洁的反对党阵营。

但另一方面,也正因为这类“国际视野”“眼界开阔”等,马国的城郊选民也有着在传统政治学术语里称为小市民阶层的、对于自身所享有的市政与其他公共服务有着极高要求的期望,比如为何不能做到像新加坡那么好的看法。

尤其是在吉隆坡所属的巴生谷,已然是全马最为城市化的地区,有好一部分隶属于雪兰莪州,而该州不是由国阵执政,而是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伊斯兰党联合执政的。当地一些居民对于非国阵的州政府与市政府(没有直接选举市议员,一般是由州政府委任)在民生等方面的治理,如交通、治安、卫生等,有着极为严格的要求。

然而,因为公务员的人事、联邦与州的权限分配、资金的短缺等,许多时候州政府即便有心改革也会力不从心,难以充分开展他们的施政抱负。这时,“享受”不到“换了政府”的“甜美果实”的一些城郊居民,“两边苹果一样烂”的思维便会涌现了。在下一次大选里,他们虽然不至于把票投回给国阵,但许多可能也就不出来投票了。历史事实证明,城郊选区偏低的投票率,一般上对国阵是更为有利的。

马国的反对党阵营,在他们的实质领袖安华再次入狱后,便暂时失去了一位毫无疑问的“共主”来领军,以应对下一届的大选,而在很大程度上,沦为各自为政的凄凉状态。一位有效的反对党领袖必须具备对外(整体选民)的号召力,以及对内(各反对党之间)的协调力,安华在这两方面都做得很好,所以对于国阵来说是个极为强劲的对手。

安华在群众面前演说起来时的煽情性,据说可比当年七情上面的印度尼西亚国父苏卡诺;而他在糅合政治理念南辕北辙的伊斯兰党与民主行动党精诚合作的手腕,也的确颇为老练。他一从政治舞台上被拉走,该两党几乎马上撕破脸皮地相互插刀。然而,从当下一直到下一届大选,安华要重获人身自由的可能性极低,所以马国反对党各自为主的现象,应该还是会延续下去。

在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公开跳出来反对现任首相纳吉,并退出巫统而(看起来)选择与反对党阵营为伍后,有些人认为马哈迪或可“替代”安华,成为反对党阵营的新“共主”。然而在现实面前,他们可能也得失望了。

马哈迪在对群众的号召力方面肯定绰绰有余,他以九旬高龄竟然还上山下乡在各种艰苦的条件下,到处宣传他的最新政治理念,所到演说之处虽不能谓人山人海,但还是会掀起一片热潮,但在整合反对党的各股势力时,马哈迪也许就较为逊色了。

先从他自身说起吧,当他选择“出来”与反对党阵营为伍时,并未选择加入任何一个现有的反对党,而是伙同被纳吉开除出内阁的前副首相慕尤汀、自己的公子慕克力等合组一个新的反对党(土著团结党),还搞了一个颇为别扭的党领导方式,自己为chairman,慕尤汀则为president,简直好像一家美国企业般的“经营”方式。

这点显示出马哈迪还是抱有要“自成一格”的心态,未能充分融入行之已久的反对党阵营模式。另一方面,即便以马哈迪的威信,还是未能令到近年来业已转为与巫统携手合作的伊斯兰党回心转意,“回归”反对党阵营里一起奋斗。奉安华为精神领袖的人民公正党,其主流派在安华“缺席”的现实情况下,仍希望该党主席(安华夫人)旺阿兹沙,而非马哈迪,成为反对党阵营的共主。

在如此尚未赢取政权,即已在很大程度上勾心斗角、急于“分赃”的心态下,马国反对党阵营的整合,恐怕还要花上好一顿功夫,起码目前还看不到曙光。

因此,马国真正有独立思维的选民,在下一届的大选里,所面临的是个相当无奈的选择。在乡区(尤其是东马的)选民几乎一面倒向巫统与伊斯兰党的大前提下,城郊选民的何去何从,其实对于政权的维系已然不太重要了。

国阵在一定程度上还需要寻求城郊选民的支持,只为希望重夺在国会里的三分之二多数席位,否则根本可以不理会他们。所以,在未来的好一段日子里,如果乡区选民的政治思维未能得以有效启发的话,马国的一切如常(business as usual)的政治、经济与社会运作模式,还是会延续下去。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前政治秘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