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哈迪可能再次封相的思虑

马来西亚的主要反对派希望联盟(希盟)日前召开联席会议,民主行动党提出,若希盟在下一届全国大选中胜出,将提名前首相马哈迪出任首相。消息传来,立时引起马国各界议论纷纷。大家首先感到颇为感慨的,可能还是马哈迪到目前为止颇为多姿多彩的政治生涯。

马哈迪自半个多世纪前加入执政党巫统以来,曾多次“出入”该党。如在上世纪60年代,他认为时任首相(也是马国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维护马来人权利方面未尽全力,写了《马来人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一书(此书被禁至他当权为止)“炮打”东姑,结果当然是被巫统开除出党。他在政治荒野中度过了好几年,但也没有加入反对党阵营。接替东姑的拉萨(现任首相纳吉的父亲)上台后,才把马哈迪拉回政治主流,委以内阁部长职。到了第三任首相胡先翁时代,马哈迪更是官拜副首相。几年后,马哈迪自己当上首相,开展了20多年的相府生涯;其政绩毁誉参半,依然未有定论。

马哈迪与最得力的副手安华闹翻,开除并监禁安华后,一手提拔之前仕途已到末路的阿都拉,最终由阿都拉接手政权。但不出几年,马哈迪对阿都拉政权被某一方垄断性地把持深表不满,毅然与阿都拉翻脸,甚至退出巫统。马哈迪第二次离开巫统,但仍没有与反对党阵营为伍,只是利用自己在巫统里的剩余影响力,试图推翻阿都拉,并尝试把时任副揆的纳吉推上相位。纳吉上台当首相后所做的第一项政治举动,就是拜访马哈迪,恭迎他重回巫统。马哈迪也不讳言,自己当年力推纳吉上位,主要是要报答拉萨之前的知遇之恩。

在纳吉首相任内的前几年,马哈迪看来还是很落力地当一位退休政治长者,只有在他最关心的课题,如他的政治遗产有所变更或争议时,才会稍为发声。

不过,马哈迪对于纳吉选择走与他当年的施政方针不太一样的道路,以及其他一些令他、国内有识之士和国际社会高度不安的事态发展,感到越来越愤慨,后来还是与纳吉划清界线,不久后再次退出巫统。这一次马哈迪似乎是孤注一掷了,自组一个新党,并加入希盟,成为其主席,甚至与安华历史性地握手言欢。

回顾历史,马哈迪也不是第一位选择与反对党为伍的前首相。在马哈迪自己担任首相期间,巫统发生党争而分裂,看不惯他越来越专横作风(如清洗司法界、发动大逮捕等)的两位前首相东姑与胡先翁,就曾选择加入从巫统分裂出去的“四六精神党”。巫统成立于1946年,所以巫统非主流派分裂出去时,以此命名新组织的政党,摆明就是要同以马哈迪为首的主流派争正统。不过,这两位前首相都在不久后去世,当年若他们还健在,不知道会如何再次在政坛上大展拳脚?四六精神党在选举政治上未能有显著的作为,最终选择“归队”,回巢巫统,当时的党领袖东姑拉沙里和阿都拉等人也都重返巫统。

马哈迪既然是希盟主席,如果希盟在大选赢得足够席位执政,由马哈迪出任首相,理论上也无可厚非。各界对希盟这个政治表态的疑虑,主要还是集中在几个方面。

首先,马哈迪虽是希盟主席,但从该反对党联盟数月前发布的权位分布图来看,马哈迪在希盟里的排位,“上面”应还有“实权领袖”安华,而“下面”则有安华夫人旺阿兹莎为“总裁”(希盟这种类似美国大公司的权位分布法,主要还是保证其各成员党有位可占),那为何又不由他们来当首相人选呢?安华的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仍然身陷牢狱,即便获释,根据马国法律,在五年内不得成为议员,所以暂时必须与相位擦身而过。

至于“旺姐”旺阿兹莎,则更为微妙。她本来就是因为丈夫受政治迫害而受形势所逼从政的,这些年来固然赢得马国各界的尊重,但未能转化为政治上的大力支持,连名义上由她领导的人民公正党,内部也是山头林立、党争迭起,她无力制衡。希盟各成员党主要基于对安华的支持,才把旺姐“捧上台面”。加上她身为女性,在性别主义仍然浓厚的马国极难赢得一些群体的支持(公正党之前要推旺姐为雪兰莪州务大臣就未能成事),所以要由旺姐来出任首相,可谓难乎其难。

大家的另一项疑虑是,马哈迪如果再次封相,是否真的只是为安华“暖席”,还是会“真除”相位?理论上,如果希盟赢得选举而马哈迪再次封相,他可立即向国家元首建议特赦安华,然后在一个包赢的国会选区训令其议员辞职,制造一场补选,让安华当选国会议员,安华就可以取代马哈迪封相了。

马国的政治发展瞬息即变,无论马哈迪与希盟达成什么共识,若真的上台,又是否肯轻易下台,不得而知。不过,马哈迪即便身体仍然硬朗,毕竟是年过九旬的老者,健康还可以撑多久也是未知之数。

若马哈迪真的再次上台,又当上哪怕只是一阵子的首相,他的施政会否走回以前的专制威权老路?以我多年的观察,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兼任资深研究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