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明代美学中

明代黄花梨六柱架子床的双龙纹与卷草花案浮雕装饰,是典型明式图纹。(龙国雄摄)
核桃木马蹄背扶手椅。(龙国雄摄)
黄花梨携带式书箱素朴、简洁。(龙国雄摄)
明式黄花梨书案的走兽纹牙头雕刻精细,这类装饰与结构紧连。(龙国雄摄)
二楼走廊上,一对明式黄花梨官帽椅、画案与本地画家蔡逸溪作品配搭得宜。(龙国雄摄)
住家入口处的竹影与Richard Winkler雕塑,衬托明式黄花梨屏风的素雅。(龙国雄摄)
黄花梨六柱架子床脚的兽纹三弯腿兽足装饰。(龙国雄摄)
明式黄花梨罗汉床文革劫后余生,现已修复,伴以一对唐代石马。两旁一对玫瑰椅造型秀美。(龙国雄摄)

每件珍藏品都有故事,它是如何丰富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与滋养性情?

在本地,中国古典家具藏家屈指可数。陈女士与丈夫收藏明代家具30几年,15年前翻新扩大住家空间,以便更完整展示朴素简洁的明式家具融入现代家居之美。

陈女士是本地第四代土生华人,成长期间正值中国文化大革命,在她印象中,当时的中国弥漫着“红色恐惧”,待到大学从理科转修文科,才惊叹中国悠久的历史文明。她结婚时,建议丈夫别买现代家具,而买长久使用、永不过时的中国古典家具。

30多年后,夫妇俩是本地屈指可数的中国古典家具藏家,钟情于明代家具(也有部分清代早期家具),因其风格造型朴素简洁,设计样式多出自士大夫之手,交由出色的木工制作而成,极具意匠美,与清代马背上游牧民族的浮夸审美观有天渊之别。

夫妇俩性情与明代家具一样含蓄低调,不愿姓名见报,也不惯张扬。尽管家里犹如明代家具博物馆,熟友之外,鲜少让人参观。他们在2000年翻新扩大住家空间一倍至7000平方英尺,就是为了展示“心肝宝贝”,与之朝夕相对。

陈女士受访时说:“家具收藏最大的烦恼是空间。之前限于空间,一半藏品收入仓库,现在得以摆出来,与它们共同生活,时间越久越是开心!除了三四件超大件家具还收在地下层,藏品大多派上用场。收藏家具是为了享受,而不是束之高阁。”

书画雕塑点缀明代家具

尽管家有女佣,但是夫妇俩坚持定期亲自为这些“宝贝”涂上昂贵的有机核桃油加以保护。主要藏品有:七张大床(包括六柱架子床、罗汉床)、八对椅子、八张书桌画案、三张长凳。

陈女士觉得,明代家具的简单素雅,很容易融入现代家居。明式家具造型优美、稳重、简朴,各组件的比例,讲求实用与审美的一致,装饰讲究少而精,淡而雅,每一个细节都值得欣赏、推敲。以黄花梨、鸡翅木为主的明代家具予人温暖的感觉,主人家选用手工编织布料、11到13世纪石罐、书画雕塑等点缀,柔和家具的刚硬线条。

客厅里,明式鸡翅木六柱架子床配搭泰国手工纱线扎染织品,明式圈椅旁桌几摆着黄荣庭的胖女雕塑。二楼走廊,明式书桌配搭本地画家蔡逸溪画作。书房内,充当书柜的明式架格以钟泗宾油画衬托。整体环境简洁典雅,画作雕塑经常更换,也将稀有的明式榻具铺上玻璃,当桌子用。   最初出于无知,夫妇俩购买一张“古典”家具后发现,家具上的图案与华人文化无关,捐了出去,当做交“学费”。他们开始认真阅读研究中国古典家具专书,包括:明代木工用书《鲁班经》、德国古斯塔夫·艾克(Gustav Ecke)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国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究》、安思远《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等,藏在二楼书房“明室”内,与明代黄花梨六柱架子床、官帽椅、架格为邻。他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常与国内外古董家具店业者交流,也到国外博物馆中国古典家具馆欣赏馆藏。

夫妇俩不谙中文,不会说华语,无法亲自到中国大陆看家具,转而委托本地家具商代为寻找。这些“劫后余生”的明式家具非常肮脏,有待修补,必须一一拆散各组件,加以清洗,重新组装,并拍下。藏家的购藏原则是:凡修补超过一成的家具就不能视为真品。有专家反映,他们有些家具过分清理,丧失数百年岁月养成的光泽,估价比市价低些。陈女士不无遗憾地说,因为要使用就得清理,而不仅展示它们啊。

拍卖价20年来飙涨多倍

这八九年来,夫妇俩已没买什么明式家具,因为市场上再也找不到上好家具,反而充斥着一堆仿品。陈女士说,当今仿品做得很像真品,唯有将家具解构、重组,才能辨别真伪。明式家具结构源于建筑学的梁架结构,横者为梁,竖者为架,结构严谨,用材合理,绝无多余与浪费,内在各部件间采用榫卯连接,精准细密,衔接处做工复杂高超,无法仿造。她以前有熟悉的工匠协助解构重组家具,但现在找不到人做,解构家具前得三思。

朋友说:若用买古典家具的钱去买房子,回报更高。陈女士以为,家具的回报是“每次经过看到它,摸它,很开心。坐在有数百年历史的家具上的感觉太棒了!”

其实,明式家具价格20年来飙涨多倍,非常昂贵,让夫妇俩难以下手。1996年9月19日的纽约佳士得“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专拍”,107件明清古典家具以1120余万美元沽罄,其中一件17世纪黄花梨大理石插屏式座屏风以110.25万美元成交,中国古典家具首次冲破百万美元大关,是跻身世界级拍卖品行列的标志。

2015年3月纽约佳士得美国藏家(誉为“明朝之王”)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专场上,明17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以968.5万美元成交,创下黄花梨家具拍卖世界纪录。过后,香港嘉德春拍“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11件明式家具精品以5370万港元总额成交,其中,晚明黄花梨玫瑰椅六张成套以2990万港元成交。买家主要是中国富豪。

只收不卖的夫妇俩至今仅“让”出一件清早期的屏风,因为并不那么吸引人。陈女士说:“收藏过程中有时买到的家具并不完美,但学会了享受它。这就行了。当前,上好的明式家具越来越稀有难买,我们愈发珍惜家里有的一切‘宝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