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非洲与动物共存

来自肯尼亚的杰森是马赛人,拥有26年的导游经验,经常带游客进入非洲大草原,觉得人类比野生动物还要危险。

不管是不是在野生动物园,洋名“杰森”(Jackson)的导游Saigilu Ole Looseyia总是一身传统马赛(Maasai)服饰,舒服自在,即便在新加坡,他也如此穿着。他撇弃了导游惯有的卡其装,选择回归传统,展现真实的自己。

杰森来自马赛最小部落Dorobo,出生于马赛马拉(Maasai Mara)心脏地带Lemek,在当地小学念书,父亲在Rekero营地担任野外追踪向导,教会杰森关于自然、野生动物的一切,而营地主人Ron Beaton则教会杰森英语及如何接待西方游客。

今年48岁的杰森拥有26年导游经验,前年获选为Wanderlust世界导游奖“世界七大最佳野生动物园导游”之一。他也是英国广播公司“大猫直播系列”(Big Cat Live series)之豹集的主持人,所属的Asilia Rekero Camp团队也因此获奖。

杰森是受本地一家专办量身定做非洲旅行的旅行社Asia to Africa Safaris邀请,来新推广非洲野生动物旅游。该旅行社的非洲旅游团人数从13年前的每年50人增至七八百人,每人旅费从6000到8万美元不等。

每逢肯尼亚旅游旺季,杰森一周带上两个团,此外,他也在导游学校培训导游。他笑说:“现在工作量减少,脚步放慢了,有多点时间制造小孩。”他与妻子育有五个孩子,最小的7岁,最大22岁。他的英语流利,说话神情生动,举止潇洒。

对马拉保留区心有所属

一般游客游肯尼亚,非去马赛马拉国家公园不可。杰森摊开地图,点出由政府管理的国家公园游客量多,非常拥挤,反而是国家公园外围的“马拉三角”与“马拉保留区”比较隐秘,值得一探,也是他经常导游的范围。

马拉三角基础设施很好,路况佳,由私人公司经营的奢华帐篷酒店,每晚每人住宿费800到1000美元。杰森说,只要游客待在营帐内,一切安全。营帐在野生动物眼里犹如一块石头,它们偶尔悠然靠近,游客在营帐内近距离观察它们的举动,常喊“我的天!”,隔天早餐话题往往是“你昨晚听见看见什么?”

杰森说,人们到非洲花大钱就为看野生动物,马拉地区允许车子驶离公路,游客可自由参观,与野生动物更贴近。不过他提醒:游客身边得有非常专业的导游才行,否则一旦出现状况,周围没有路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杰森对马拉地区心有所属, 尤其是Naboisho保留区。那是当地部落献出土地,由数个私人合作伙伴共同经营的社区,以游客消费来回馈部落。他说,在保留区,马赛社群是老板,为野生动物创造空间。游客夜间出游,融入当地部落社群,成为大自然一份子。在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观看野生动物的吉普车可以30辆一列排开;在马拉保留区,同个时间内最多只允许五辆车子,游客可尽情观看,又能亲近当地社群与风俗文化。

从狮子到蜻蜓

野生动物园不是迪士尼乐园,游客所见皆是野生、不被驯化的动物,因此杰森再三强调,游客不要随意拿起手机、相机与野生动物合照,最好保持25米以外的安全距离,否则是在骚扰动物。游客最好准备一台像样的相机,这样就不会因为镜头太小,无法拍到理想照片而与动物靠得太近。还有,不要随便走近、触碰或喂养任何野生动物。在营帐外,游客应随时自我警惕。游客也最好投资一台望远镜,方便观赏远处出没于树丛间的豹子。

很多人去非洲看野生动物大迁徙,焦点放在狮子、豹、大象,杰森认为,非洲的小动物也很精彩。比如:蜻蜓大迁徙路途遥远,长达两万公里;蜻蜓一分钟内干掉100只蚊子的奇观,也常叫游客傻了眼。马赛马拉有1000万只蜣螂,善于将粪便埋在地下并产卵,肥沃了大地。杰森说,整个自然生态系统的平衡,是由小动物建立的。

经常走进森林接触野生动物,杰森感慨道人类比野生动物危险,为了非法盗取象牙虎鞭,使得一些动物濒临绝种,人类也不断侵占狮子、小羚羊等地盘,甚至非法捕猎。目前在肯尼亚,狮子少过2000只,林羚、细纹斑马等也面临灭绝的威胁。杰森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希望人类的代代子孙到非洲可以看到狮子与昆虫,而不只是树木。我们得让野生动物不受威胁,在这块土地上继续存活繁衍。

“游览非洲野生动物园是一生难得的旅游体验,很多游客说,去了一趟非洲回来,换了个人,不猎兽,不砍树,成为更好的地球公民。”

文章来源:早报报志(点击下载全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