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t Hsieh:对世界充满好奇心

台湾旅游主持人Janet Hsieh (谢怡芬)前阵子到冰冷的南极办了一场非常梦幻的婚礼。ICON到了台北与Janet做了专访,也从中了解了她生命中的座右铭“我们只能活一次,但如果活得丰富,一次就已足够”。

有人说Janet是被爱冲昏了头,与男友George Young到冰冷的南极办婚礼。当时出席的除了身边的50多个亲戚好友外,还有一大群的企鹅。两人的经典结婚照是在企鹅群中手拿“Just Married”的布条。

出席的亲友都需要从台湾出发,直飞美国,再到阿根廷,再坐11天的破冰游轮才能抵达目的地。虽然长途奔波,但朋友都知道Janet爱冒险和爱看世界,总是会不按牌理出牌,让生活充满惊喜。

在Janet眼里工作与娱乐的分割线是模糊的。她认为只要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就不会感觉幸苦。所以这趟旅程除了亲友外,还有一组摄影工作人员,捕捉整个梦幻婚礼。整个过程,下个月将分成三集在旅游生活频道(TLC)的“Fun Taiwan All-Stars Wedding special”播映。

没有闷的景点

Janet总能用一颗好奇的心来看世界,她认为只要用心,做好功课,无论是再乏味的景点,都有精彩处。也就这样,她拍了将近6年的旅游节目从2011年开播的《疯台湾大挑战》到今年的《疯台湾全明星》系列,没有一颗放缓,反而越来越快速,在世界每个角落留下足迹。

在她的第一本书《带100支牙刷去旅行》中,小S徐熙娣就写到“聊旅游,Janet爱每一个国家;聊美食,她爱每一种食物;聊电影、聊书,她可以讲到口沫横飞;连我女儿时都感觉她挺享受的”。

Janet解释,在她眼里世界没有闷的景点。她说:“可能因为我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念书时,已培养成对任何事情都会追根究底的精神,所以在拍旅游节目时,无论出发到哪一个景点,我都会先做好功课才去‘备战’。”

刚开始主持节目时,曾因为太兴奋所以‘自作主张’不按脚本走,自告奋勇地去做许多极限挑战,有时也惹了一些小祸。她之后才明白电视是团体工作,任何想法都该与工作人员商量。不过,她的目标始终是要呈现出自己最真的一面。

为了这次的封面拍摄,我们跟她接触了短暂的7小时,每个工作人员都很自然地被她开朗亲切的性格给感染。当天,工作人员因需赶傍晚的飞机返回新加坡,需提早开工。她二话不说立刻答应。早上8点正准时到酒店大厅准时报到。

她当时手里还带了一袋刚出炉的胡椒烧饼给工作人员当早点。拍摄 到了下午3点,大家忘了用午餐,Janet也没有表现任何的疲惫,坚持让摄影师捕捉到到对的角度,宣布收工后,她才松了一口气。整个过程,她对自己的“品质要求”比任何人还要严格。

她之后还笑着对工作人员说:“这一点都不辛苦。在拍旅游节目时,有时需要为一集的节目而拍上10到14天。那才真正的幸苦。”

与她一起出外景的同事得知,每次拍外景当导播宣布收工后。她都会躲在酒店房内,一一把当天拍摄的旁白都写好,才会休息。她也随身带了一个小簿子,里头是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笔记。簿子内写的都是她用汉语拼音记下的成语和当地的常用语。她在美国长大,所以一直都没接触到华语,接到的第一份主持工作却需要以华语主持。这对她是一大挑战。刚开始曾听到一些批评,但她没气馁,因为热爱旅游和主持,所以对自己的要求也格外的高。

刚加入主持时,拍摄的前几集都有撰稿他准备脚本,她就照着念。之后,发觉这样非常不自然,结果就跟导演商量决定一切看临场反应。节目主要以英语介绍,而与当地人访问时就会参杂华语和米南语,一切自然应对,从而也塑造了自己独特的主持风格,更重要的是表现了真正的Janet。

对Janet来说,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她一直都想要当医生,想要帮助人。Janet在麻省理工毕业后,到陌生的台湾当实习生,她在台北荣民总医院和消防队奔跑。原本只是短暂实习, 却在机缘巧合下当了模特儿。那段时间,她有一度失去了原本的“自己”。她说:“我踏入模特儿行列时,才发现台湾要找的女模特儿的基本要求是要白、要瘦和要爱化妆。我刚好相反。我热爱户外运动所以皮肤黝黑,因为热爱运动所以身上都是肌肉,模特儿公司认为我太壮,不够妩媚。我完全不复合他们的标准。为了配合标准,有时会为了一个时装彩页的拍摄, 一整个星期都没吃东西。久而久之,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开心,因为那根本不是我,也不是我享受的工作。”

她当时心灰意冷,原本已经准备打包回家,到美国继续学医。不过,在回国前几天因为小S的推荐, 去面试了《疯台湾》的节目主持。当时,节目寻找的是一个中文主持人,她原本只抱着去玩、去体验的心态,没料到节目制作人却被她对旅游的热诚和自然的一面给吸引,就这样开始成为家喻户晓向世界介绍台湾的冒险主次人。

爱的旅途

她说:“我想要什么都会去追求。”

她是一个跟着自己的梦想走,让自己的性格往前飞的女子。这其实不单单是她在事业的目标,在爱情上也一样“勇往直前”。

在南极结婚交换爱的宣言时,George就透露,他在Janet的30岁生日时,特地从美国飞到台湾给她一个意外惊喜。她兴奋地对George说, 将来一定要做他孩子的母亲。两人当时只是好朋友,不过他却被Janet的坦率给吓到了。两人也从此从好朋友开始慢慢变成恋人,最后步入红地毯。

整个南极婚礼过程,也是一个疯狂的旅程。George是一个按步就班不喜欢太多惊喜的人,而Janet却是完全相反,她总不按牌理出牌。两人决定带着50多个亲友和拍摄组到南极举办婚礼是疯狂的决定。

由于南极的气候变化莫测,所以任何的计划都赶不上天气的变化。原本计划在冰岛的一个小教堂举办婚礼,但后来觉得地点太普通而作罢,改换到企鹅窝里举办婚礼。抵达目的地前,船长看天气还好,就给夫妇和亲友半小时的时间准备。每个人需要下船爬过一个小山丘,才能抵企鹅窝。当时周围气温仅介于0度和5度之间。但两人的热情温暖了所有出席的宾客,当中就包括了她在娱乐圈的好友如艺人张钧甯和歌手吴青峰。

谈到她这一年前的婚礼,还能看到她露出幸福的表情。婚后夫妇因各忙各的,大约只有两个月约在世界不同角落见面。其他日子则通过不同的社交工具来沟通。婚后一年,两人现在才 计划蜜月目的地。Janet说他们要到一个以“Z”开头的目的地,因为他们在南极(Antarctica)结婚,由“A”开头,希望这段婚姻旅途能长久圆满。

从家人开始

Janet热爱旅游的兴趣,与她父母有密切关系。她从小都在美国生活,父母是美国第一代移民。父母把钱花在两个方面—— 学业和旅游。家里没有名车、没有有限电视、没有名牌衣服,也没有最新的电子游戏机,只有旅游是常态。

父亲热爱旅游,他认为旅游也是教育的一部分,到不同世界与不同人接触学到的远比在课堂上学到的多。 Janet说:“记得4年纪时, 有一回父亲到课室要把我带走,跟老师说要带我到迪士尼乐园玩。当时老师拒绝。父亲就跟老师解释说,他认为到处去体验生活也是一种学习的机会。那一幕让我印象深刻。”

Janet的乐观和开朗是会无意间感染到周围的人。她说无论在与任何人交谈哪怕是政治人物或是清洁工人,只要用心聆听,总会从他们的故事中学到一些东西。这次与Janet的专访,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在访谈中分享生命中的座右铭“我们只能活一次,但如果活得丰富,一次就已足够”。

阅读相关内容,请到《ICON》官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