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一个梦》第十集:别叫我坏孩子

“你是个坏孩子,以后长大一定成为社会的寄生虫!”

曾经看过一篇报导,说的是某一罪犯在重返社会后接受访问,谈及自己当年为何会误入歧途。

“其实那时候也没有很坏,就是会和老师顶嘴, 逃学等等。可是后来有一次被训导主任捉到,他大声地在很多人面前这样骂我,说我是寄生虫。我当时很生气也很丢脸,就决定说,好,那我就坏给你看。”

一句话,让一个人走上歧途; 一句话,也同样有可能把人从边缘拉回来。

这集的故事主人翁佩佩今年17岁, 正在攻读ITE烘焙文凭课程。佩佩在过去四年经历了你我都会经历的叛逆期,但是性格倔强,个性好强的她,由于经常旷课与顶撞老师,被贴上了 “坏孩子”的标签。

“我的小学成绩其实还不错的,可是上了中学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读书越来越不敢感兴趣。之后就开始迟到,甚至不去学校。功课越来越不好,也常常对老师不礼貌。后来中二也因为这一切差一点被退学。”

佩佩来自单亲家庭,上有已婚姐姐下有两个双胞胎弟弟,独自挑起家庭重担的母亲压力非常大。从事排货员的工作,母亲月入并不足够,生活拮据至于也无暇应对佩佩的问题。13岁的她对生活感到迷茫,学校更成了她的恶梦。

佩佩的行为并不罕见,但却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群年轻人- 不是无恶不作的恶霸,但也不是品学兼优的 “乖乖牌”。处于不好不坏的中间,老师对这群人也许束手无策,也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也许不是他们的 “问题”。但继续放任将会是雪球效应,一切后来的发展也许更容易被预测。

幸亏佩佩遇见了改变她生命的人和事。

学生辅导会(SCS)在佩佩14-15岁时经由学校安排认识了佩佩。佩佩一开始对学生辅导会抱着质疑和观察态度,对社工的态度也不好。但后来在多次的接触喝和活动后,佩佩开始和社工与其他学生建立关系,甚至主动照顾较低年级的学生。在大家的眼里,这只当初的 “刺猬”慢慢打开心房,接受周围人的爱与关怀。

另外,一位在校的老师的一句话也让佩佩印象深刻,甚至改变了她的态度。林子聪老师曾说,不要因为自己是普通源流的学生就对自己的能力下定义。不管是哪一个源流,哪怕是普通源流的学生也应该要努力做到最好,别让别人看不起。这句话给了佩佩很多力量,林老师的循循善诱也渐渐让佩佩找回上学的乐趣。

佩佩也渐渐在学生辅导会找到归属感,甚至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开启了建立她自信的一扇门。

学生辅导会社工王洁雯当时就请佩佩帮忙为其中一常场活动拍照,没想到让佩佩在镜头上看见了自信。也许是佩佩原本就对周遭常常抱着观察态度,她的照片里总能找到细腻的脉络和故事。也也许,镜头让佩佩不需要直接面对人群,理所当然能躲在镜头后和别人对话,让佩佩更添自信。

她的梦想和她的人生态度很一致- 执着。对于身边没有人教导摄影技巧,仿佛在黑暗中摸索的佩佩并不满足。所以她希望能拜师学艺,让自己在摄影上能进步,为学生辅导会,周围的人,甚至自己创造更多美好的回忆。

于是我们给佩佩安排了一堂课,也带她重新回到 另“一堂课”。

感谢圆梦伙伴: 学生辅导会, Canon佳能, Sparkkspace, 龙国雄


【其他《完成一个梦》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完成一个梦》

早报数码记者刘永健将在13集节目中,将梦的网撒向新加坡各个角落,希望能从不同年龄、背景和生活历练的人身上,找到实现梦想的渴望,并助他们一臂之力。节目每逢星期四在zaobao.sg播放。

点击观赏《完成一个梦》系列

1553010240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