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一堂课之贝理安的道歉

新年伊始,国会领袖傅海燕在国会复会后,给全体议员上了一堂课,提醒他们在议事厅的言论要严谨,而且任何讲话必须有根有据。这次在“课堂上”遭“训话”的是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不过他为自己不实的言论道了歉并撤回之前在国会上具误导性的讲话,结果没有“罚站”太久。傅海燕接受了道歉,但也借贝理安的事例以一儆百,重申国会殿堂的庄严。

这起风波源于贝理安去年11月在国会上追问国会录像版权归谁时,提及新传媒国会录像在剪辑过程时,做了错误的陈述。zaobao.sg为你捕捉贝理安和傅海燕今天在国会的一来一往情况,也帮你了解这起“国会录像风波”的来龙去脉。

贝理安说错了什么?

去年11月7日,贝理安在国会提问时发表了希望政府豁免国会录像版权的言论,希望国会录像能任由人们自由使用。他当时举了自己曾因新传媒上载的国会录像不完整,与对方交涉的例子。

“我们为什么要赋予新传媒这家私人企业那么多权力,让他们决定国会录像内容的呈现与剪辑?……如果我没记错,印象中新传媒之前上载了一段我在总统选举法令辩论中讲话的视频,而录像有些段落被取出。当时我通知新传媒,经交涉后他们做了修正,上载了新的录像。”

对于贝理安的质疑,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马上做澄清。据他所说,新传媒并不会在剪辑过程中刻意取出任何段落。他过后还向新传媒查清详情,发现一切并不如贝理安所形容。

“据我了解,贝理安是在今年2月20日针对同月6日的一段辩论录像,致函新传媒。新传媒当天回复,解释那是技术问题,它早在18日就修好视频……换句话说,新传媒还没收到贝理安的电邮前,已经做修正。我希望贝理安先生能证实这点。”

针对徐芳达提到的一连串日期,贝理安说要回去查一查。

“具体的日期我不太记得了,但现阶段看来是没错。我需要回去查一下电邮,但我相信高级政务部长所陈述应该是正确的。”

其实,徐芳达与贝理安当时在国会上的一来一往,整体还算温和,但两天后事件有了新的发展,徐芳达在面簿对贝理安提出进一步的指责:

“他是明确隐射新传媒不中立,刻意修改国会录像。这是严重指控,如果不实,也对辛苦准备国会录像的新传媒非常不公平……辩论中会有批评,也会有不同观点,但为了捞取政治分数作出不实陈述,既不道德也不对。”

徐芳达似乎不相信贝理安国会上所解释:

“贝理安先生清楚记得询问新传媒有关录像‘剪辑‘的事,却忘记新传媒告诉过他,错误早已修正,这让人感觉难以置信。”

对此,贝理安当时强调自己没有对新传媒做出指控,但原以为已告一段落的“国会录像风波”继续延烧,陪我们跨到了2018年。国会领袖傅海燕本月初正式致函贝理安,要求他为不实指控,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不是故意扭曲事实”

贝理安按国会议事常规为不实言论向全体议员道歉,但他也做了几点声明:

  1. 他在11月7日提出国会询问时,原本没有打算提及自己与新传媒的交涉,但因为被要求举例,所以才发表即席讲话,并且记错了日期。
  2. 他当时也有说自己的记忆可能不完整。
  3. 录像剪辑的时间点不应该是关键,毕竟他当时接受了徐芳达的说法,无意指责新传媒在剪辑过程中有任何偏颇。
  4. 他在国会提问主要想了解有关国会为何不能直播的立场等,工人党始终不认同政府不转播国会的决定。

“我同意国会特权是我们永远不该掉以轻心的重要权利,但我也重申我并没有为任何理由刻意扭曲事实或误导国会。”

傅海燕:与意图无关 议员说话必须有凭据

傅海燕两次要求贝理安进一步澄清,他是为言论不实,误导国会道歉,并且强调这与议员的意图无关。

议员向国会道歉的情况相当罕见,上一次发生是在2009年。时任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陈文安当时根据未经查证的资料,批评一些媒体的报道,为此在国会公开道歉。

此次国会一堂课,用傅海燕的一段话总结:

“我想在这里重申,议员在国会享有自由发言和发表不同观点的特权,但这不能被滥用来扭曲事实或误导国会。很高兴贝理安先生做出澄清,撤回他对新传媒的指控,并且向国会道歉。贝理安先生承认他在陈述自己记忆中的事实有误,我不想过分解读他是否蓄意对新传媒做出指控,但在国会发表的言论若发现有误就必须撤回,以确保国会成员能从讨论中获益,并且维持大家对彼此国会言论的信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国会进行有用和有效的讨论,我们能够相信大家在这里说的话都有严谨的根据,并且也会很谨慎发言,不会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发表任何言论。我希望这对议员来说是适时的提醒,我们必须要求国会所有议员具有高标准的诚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570496617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