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巴西涉贿赂案 反对党议员五大犀利提问

本地政联公司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涉及巴西贿赂案,事件被工人党议员称为我国政联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贿赂丑闻之一”。贿赂金额达到5500万美元,甚至动员新加坡、美国和巴西的执法机构介入调查。

在今天(1月8日)国会上,工人党议员把握机会火力全开,针对这起事件接连发问。林瑞莲、毕丹星和方荣发一共向律政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发出12道问题,针对这个课题的议论长达45分钟。

工人党议员发出哪些犀利问题?英兰妮又如何招架?zaobao.sg为你整理工人党的五大“炮火”。

第一炮:政府对吉宝过于宽容?

工人党第一棒就派出身经百战的主席林瑞莲。她一发问就毫不避讳地把话锋指向政府,尽管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在巴西、美国和新加坡的全球解决方案下被罚款,但在本地只获得“有条件警告”,林瑞莲因此质问总检察署和贪污调查局是否有从宽之嫌,似乎和政府有关联、有权有势的企业就能逃过重罚?

林瑞莲:

“吉宝作为一个政联公司,涉及金额如此大笔的贿赂案,并且损害了我国的名誉。公众可能会觉得他们只是被轻判,而那些和政府没有关联的人,几乎天天都听闻有人因为十几二十元的贿赂被判坐牢。相信不少公众都十分关注吉宝事件,并且觉得执法单位对吉宝从宽,因此我希望政府可以对此作出回应。”

英兰妮:

“吉宝并没有被轻判,他们在美国司法部的“延缓起诉协议”下,以5500万美元的贿赂金额计算,被罚4亿2200万美元,这相等于贿赂额的八倍左右……在公司的层面上,吉宝付出了严重的代价,也理应如此。从个人的角度而论,调查仍在进行中,涉案人的判刑结果仍未出炉。轻判与否,还言之过早。”

为进一步证明执法单位不会对和政府有联系的人从宽,英兰妮也在回复中也一连例举过去几十年来,13名因触法而被调查或定罪的政联公司高层和政府官员,当中包括涉性贿赂案的前民防部队司令林新邦,以及因涉嫌受贿遭调查,过后自杀的前国家发展部部长郑章远。

silvia_lim_Large.jpg
工人党主席打响第一炮,向律政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抛出尖锐问题。(网络截图)

第二炮:政府可否召开股东大会惩治涉贿的高层?

政府和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关系暧昧,政府全权拥有淡马锡控股,淡马锡控股拥有吉宝企业20%的股份,吉宝企业则拥有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100%的股份。毕丹星紧抓着这点不放,一连发出五道问题,是所有针对这起事件提问的议员中,提问最多的一位。

毕丹星:

“既然政府是吉宝的最大股东,淡马锡控股是否会召开股东大会,通过民事渠道对涉贿的董事会员和高层采取行动并且索取相等的赔偿?”

英兰妮:

“毕丹星作为律师应该也熟悉企业的基本原则,股东只在有限的层面上介入公司运作。股东负责委任董事会成员,董事会则分为执行级和非执行级董事,公司的运作方针由他们决定。这包括确保公司正当运作。公司日常运作全由执行人员、执行团队和管理层大力,政府和淡马锡控股不干涉淡马锡控股旗下公司的日常运作和管理。”

pritam_singh_Large.jpg
工人党议员毕丹星火力全开,一连发出五道问题。(网络截图)

第三炮:前新加坡驻巴西大使朱昭明是否涉贿?

毕丹星这次出击可说是做足了功课,除了针对集团和政府之间的联系提问,也把矛头转向2016年年底卸任的新加坡驻巴西大使朱昭明。

毕丹星:

“吉宝的前总裁和高级顾问朱昭明,相信也是2004至2016年新加坡驻巴西大使。朱先生是否是因涉及或对这起贿案知情,而被撤除大使的职务?”

英兰妮:

“我没有相关资料。我只能说他目前已卸下大使职务,并且不参与其他大使工作。”


第四炮:为何不公开涉案高层的名字?

毕丹星:

“宏茂桥市镇理事会总经理早前遭调查,尽管他目前仍未面对任何控状,但公众都已经知道他的名字。这和吉宝贿案中不揭露涉案人身份的原则,似乎背道而驰,这该如何解释?”

英兰妮:

“政府只能管好自身的行为,当调查仍在进行时,政府不会透露任何涉案人的身份。其他人在外面说什么、流传什么,社交媒体上散播什么言论,这些另当别论。”

indranee_Large.jpg
律政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一一解答议员询问。(网络截图)

第五炮:本地吉宝高层是否通过电邮操控贿案?

毕丹星一长串提问后,终于轮到方荣发接棒。尽管英兰妮已多次以调查仍在进行为由,拒绝透露更多案件的详情。但方荣发仍坚持打破沙锅问到底,追问本地吉宝高层在贿案中扮演的角色。

方荣发:

“贿赂案中的电邮证据是否可以追溯到本地?这是否意味着本地的吉宝高层涉嫌在新加坡操控巴西贿案?”

英兰妮:

“这些资料都在调查中,我没有相关的信息,若我去询问也不恰当。这是主控官、总检察署和贪污调查局正在处理的事情,让他们去处理,依据正当的程序,他们适时就会做出恰当的判断。”

chew4050_Large.jpg
工人党议员方荣发追问本地吉宝高层在贿案中扮演的角色。

吉宝贿案除了引起反对党议员的关注,也引来不少执政党议员的提问。提问的议员包括裕廊集选区议员陈有明、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以及三巴旺集选区议员林伟杰。

他们提出的问题包括政府是否应撤回涉案吉宝职员往年的花红,以及若吉宝无法偿还罚款,政府作为股东之一是否需要动用政府预算为公司偿还罚金。对此,英兰妮重申,政府不负责公司运作,因此不会介入公司内部的纪律行动,也不会为公司偿还罚金。

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2001年至2014年间,为了赢得巴西国营石油公司和其他相关公司的合同,向有关公司员工行贿。吉宝去年底被令必须美国、巴西和新加坡支付4亿2200万美元(约5亿6700万新元)刑事罚款,我国总检察署和贪污调查局也已着手调查涉嫌贿赂的职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0499759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