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伊朗的‘饥渴’关系

字体大小:

伊朗遭制裁多年,封锁的不只是经济,还有外界对它的印象。

当身旁亲友得知我要到伊朗采访时,虽然有贸工部的“护航”,大家难免还是感到担忧。行李箱清一色是黑色的长衣长裤和头巾,还得先下载“Viber”和“Telegram”通信工具,因为已被告知在伊朗不能使用面簿(Facebook)和“WhatsApp”。

八小时的航程到多哈(Doha),再加两小时转机到德黑兰,以及三个半小时在入境处办媒体签证,住进酒店已是22个小时后的事。赶快连接无线网络,竟然能接上“WhatsApp”!

接下来几天,一路都是“惊喜”。

那里的女性只是象征式地披着头巾,不需要包得严严实实,头巾底下也不乏染红染金的摩登。男男女女在凉爽的午后坐在公园草地上野餐,市集里妇女连买杂货都是刷卡的,地铁原来已开跑16年了……

伊朗在1935年之前称为“波斯”,这块土地拥有丰富的文化底蕴,祖先也早在古代丝绸之路做起生意。他们的后代虽然经历了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和之后的国际制裁,但经商的血液仍澎湃的流淌着。

在全球多个经济体前景不乐观的大环境下,想进军伊朗市场的人也不少。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的代表团在德黑兰期间,当地至少还有另外三个代表团。所以,档次比较高的酒店一房难求。

新加坡代表团在商会大楼会见当地企业的同时,罗马尼亚的代表团也在楼下“打对台”,当地企业一次过楼上楼下两边跑。

不只一名新加坡代团表成员用“饥渴”二字来形容当地的商家。工商联合总会副主席沙比尔哈山百还说:“你看来谈生意的很多都是女性,她们的求知识欲望很强,天底下的事她们都想知道,这个国家是非常先进开明的。”

一名的当地油气业者坦言,伊朗商家最需要的是资金,希望有人愿意投资,帮他们建钻油台。另一家专门为油气业进行分析研究的公司则说,想看看新加坡商家需不需要他们的研究报告。

经过几天的交流,一名新加坡商家说:“其实他们什么都有,有自己完善的银行、医院和地铁系统。”

伊朗需要的,我们能给吗?我们需要的,他们又能给吗?

本地商家虽然也很“饥渴”,想分得伊朗这块经济大饼,但也不是没有顾虑的。

以银行体制来说,虽然本地银行和伊朗往来的大门已打开,但业界似乎还把伦敦渣打银行在2012年为伊朗客户转账被罚款6亿6700万美元一事放在心上。

政局的稳定与否也是一大考虑。虽然支持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的温和保守派与改革派候选人,最近刚赢得首都德黑兰的全部议席,但在其他地区强硬保守派的势力相当强大。四五月将迎来第二轮投票,外资政策会继续开放吗?

还有,伊朗上周又连续发射了数枚弹道导弹,美国担心伊朗会开发可承载核弹头的导弹。

等待这些不确定因素化开之际,相信在我国政府的扶持和推动下,本地商家还是能够靠着新加坡的“金字招牌”,在夹缝中争取到新知旧雨的一纸合约。

 

tangaw@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