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幼珉:美闭门拼经济冲击中国出口

字体大小:

2016年美国大选已经結束,亿万富翁特朗普将成为新一届美国总统。

纵观美国大选的过程,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特朗普的敏锐政治眼光,他能看到美国本身与许多美国人民并没有从政府多年来所推行的外交和经济全球化政策中得益。

纵然西方主流政商精英和传媒都曾经一面倒地倾向支持希拉莉,甚至连一些共和党政客也反对特朗普;但特朗普求变的政纲与许多美国选民的选择是一致的。

我曾经接触过一些在中国大学教英语的美国人,他们大多不是毕业自常青藤大学的白人,在美国国内际遇不佳,到中国大陆谋生。庆幸在中国获得工作机会和尊严之余,他们也意识到中国的工资相对美国微薄,身在异乡的他们,往往给别人一种郁闷的感觉。

这些人普遍对美国的现体制和精英阶层不满意,试想,他们又怎么会不求变呢?

特朗普的涉外和部分经济政纲并不混乱。根据他竞选时的政纲,那就是关起门来,先搞好美国国内经济,包括通过鼓励投资国内制造业、通过政府财政发展基础建设等措施来增加就业。而如果把本国的经济搞好了,美国就会再次强大起来。

其实,当代中国走过的道路,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关系也是采取了这么一种思路。

当然,纸上谈兵容易,在实战中克敌制胜却不会那么容易。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称,当选后会把中国列为货币操控国,把美国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提高至45%。

由于现在的中美经贸关系很紧密,纵然要把那计划付之实施,也只可能逐步推行。况且,两国经济的互补性很强,实施起来并不容易。

从传媒报道的特朗普内阁人选来看,美国政府的对外和经济政策立马大转弯的机会并不高。但估计中国、西欧和东亚国家对美国的出口都将可能受到负面影响,例如中国机械等产品的出口,可能面对来自美国的新的竞争。

特朗普理念是美国优先

美国会废除或重新谈判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协定,在这个问题上,需要知道,特朗普的理念是美国优先,而不是美国的伙伴国优先。

中国仍会以“一路一带”为主线扩大商品出口,但如果中国制造商品的竞争力不能不断提高,中国以出口到发达国家作为经济发展引擎的时代将会结束。

从出口的角度来看,人民币汇率可能偏软。但如果未来几年美国经济能实现特朗普所期许的增长,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调的空间却又是不太大。

特朗普当选后,美国国内反对的声浪很大,这主要是由于竞选期间,两名主要的候选人攻讦和采取极端的言辞所致。其实,如果希拉莉当选,美国更有可能会出现发生重大暴力冲突的危机。

资本与劳动力之间、地区间、族群间的差异,削弱了美国社会的凝聚力。这一次选举及之后的事态,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一点。当然,笔者估计整个事态势是受控的,也可能很快就会平息下来。

现在,中国人不应该只是看美国人的热闹;不妨也留意中国国内贫富差异、地区差异、年轻人就业困难和不受控的资金外流,同样可能引发中国社会动荡。

(作者是香港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