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南生:安倍对“一带一路”改弦易辙的背后

字体大小:

2014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构想。

2015年4月,中国宣布共有57个国家加盟创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不久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卫视的节目中0发表对“亚投行”看法,贬称之为“恶劣的高利贷”。

同年10月,安倍在会见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时,对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构想表示“担忧”。

至于与官方立场紧密挂钩,一唱一和的主流媒体,从保守派大本营的《产经新闻》到以“自由派”为标榜的《朝日新闻》,两年多来更无时无刻不在渲染有关构想的负面材料。有曰:“新殖民地主义”的批判声已经出现;有曰:“北京的领导资质受到质疑”……

从消极转为积极

不过,说也奇怪,针对如此这般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的“一带一路”构想和“亚投行”,东京态度近期有了微妙的重大变化。先是在上月间,安倍派遣自民党第二号人物(该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出席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携带其亲笔信拜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试探中日两国关系改善的可能性;后是在《日本经济新闻》6月5日主办的国际交流会议《亚洲的未来》的晚宴上,安倍一改过去的消极态度,就中国的“一带一路”构想表露其浓厚的兴趣,“希望进行合作”。

他称赞道:“这是一个连接东西洋之间不同地区,具有潜力的构想。”他希望中国能“充分听取国际社会的共识”,并“期待一带一路构想能沿着环太平洋的自由与公正的经济圈”方向发展,“进而为本地区和平与繁荣做出贡献”。

针对安倍态度的“骤变”,倡议国中国表示“欢迎”自不待言。但在欢迎之余,难免对东京的姿态还持有“听其言,观其行”的看法。在一篇题为《安倍向“一带一路”示好意味着什么》的社评中,《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表示:“至于这些新动向代表了安倍政府的对华思维在发生变化,还是它们仅仅是东京对华政策的策略性调整,现在做判断还为时尚早。”

紧接着,该报表达了其如下的看法(确切的说是一种期待):“有一种可能性是,很多变化一开始都是策略性的,但它们如果开展得顺利,就会触动思维方式,形成新的做事方向。”

美国因素至关重要

安倍改弦易辙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东京对华思维的变化是否只是一时性的策略性调整?这个问题当然不仅仅是北京深感兴趣,实际上,任何关心亚太动向的国家和人士都予以密切的注视。

不消说,对这个问题再清楚不过的,是日本官方及与官方形影不离的日本主流媒体。在向读者解说何为“一带一路”的新名词时,《日本经济新闻》是这样定位的:“通过基础设施等投资,旨在扩大新中国圈。”

换句话说,该报将“一带一路”构想和“亚投行”,视为北京对外扩大其势力范围的一种手段。

那么,对这个东京最不喜悦看到的构想,安倍为何从消极与慎重,转为公开赞赏乃至摆出跃跃欲试的姿态呢?该报一名资深记者在分析事态发展的来龙去脉时,虽然不愿直接点破问题的焦点所在,但不得不承认“美国”是重要因素:即随着特朗普政权的诞生,美中关系已呈现变化的征兆。

同名资深记者指出,在奥巴马政权时代,推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白宫将“一带一路”视为与TPP分庭抗礼的构想,采取敌视的态度。而安倍政权与白宫的步伐是完全一致的。但在白宫易主之后,高举“美国优先”旗号的特朗普总统已经抛弃了TPP构想,并与中国进行颇有风险性的危险“交易”。为此,“为了不被美中关系所埋没,(日本)如何缩短与中国的距离,是具有‘保险’的含意的。”

担心埋没于美中交易之中

所谓不让日本埋没在美中的“交易”中和买“中日友好”的“保险”单,说白了,就是担心白宫新主人在调整其亚太大战略时,完全不照顾东京“盟友”的感受和利益。有关这一点,战后以来唯美国马首是瞻、一心一意充当华盛顿远东头号跟班的日本之感受和经验教训是深刻的。君不见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逊在宣布访华消息前的时刻,才告知东京给日本朝野带来的震憾和冲击?

在“尼逊震撼”之后,焦虑的日本财界之所以高嚷要“近水楼台先得月”,新首相田中角荣之所以要把日中关系正常化摆在第一位,一来是痛感被白宫急转变的大战略所忽悠;二来是深刻地认识到哪怕是美国最忠实的跟班,也不能不在日中关系问题上买个“保险”,保留有个转圜的空间;三是亡羊补牢,不落人后,急着要在资源丰富、市场广大的神州大地分一杯羹。

今日安倍面对的尴尬处境,与其说与当年田中角荣面对的课题相似,不如说与田中之前明白摆着“反共、反华”姿态的佐藤荣作(安倍的外叔祖父)政权更为接近。

明乎此,期待安倍来个真正的急转弯是不现实的。在此刻安倍的脑子里,当务之急是如何摆脱威胁其政权安危的大阪森友学园的“地价门”风波,及干涉高校加计学园增设兽医学院的“加计门”办学丑闻的困扰,延长其政权至其自设的修宪年大关——在2020年,完成其外祖父岸信介(前甲级战犯和首相)等委托的修宪千秋大业。至于其对中态度,基本上是沿着其身旁的智库,或者说是当今主宰日本论坛的超级保守论客的方向迈进。

这些论客对中言论特色有三。一是提倡“天无二日论”;二是强调“国益论”(所谓“国益”往往是指当权者的利益);三是主张“政治经济分离论”。

这三大方针实际上规定了不管安倍如何“骤变”,中日关系都难有任何实质性的变化。

尴尬处境中的算盘

仔细剖析安倍及日本媒体在传达东京改变对“一带一路”看法时使用的话语,不难看出其煞费心机。不论是携带安倍亲笔信出席上月间北京论坛的二阶干事长,或者是安倍在东京发表的谈话,乃至媒体引伸的解读,其中心内容不外乎:

一是强调中日关系改善的重要性,期待两国首脑互访;并着重指出,日本对“一带一路”看法的调整和称赞,是东京向北京发出“中日友好”的一个信号。

二是鉴于朝鲜半岛形势的变化与发展,日本深感日中有必要加强联系与对话。

三是指出今秋10月将举行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决定第二任的人事安排,习近平为强化其政权,将尽量与美日等关系减少摩擦;北京期望安倍首相的合作态度。

四是日本虽改变对“一带一路”构想的态度,但仍保留若干条件,包括对北京运营的“透明度”等有所担忧,并表示对亚投行采取“审慎”态度。

五是强调日本的优质技术等将对“一带一路”作出重大贡献。

从一到三的论点,显然是试图摆出“不卑不亢”的外交姿态,避免予人一种“形势比人强”、美国头号跟班被迫改弦易辙的狼狈形象。第四和五则旨在为日本加盟“一带一路”和参与亚投行加大其谈判的筹码,进而争取其利益和相应的“重要地位”。

当然,日方也清楚哪怕是中日两国恢复首脑的互访(不少日本媒体一向将之定位为“演出”)及日本参与“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摆在两国前面的仍然是一条不平坦的道路。这既有历史遗留下来的战争责任与战后责任的课题,也还有敏感的领土纷争等难题。东京此刻的如意算盘是,在经济挂帅的旗号下,两国同意采取“政治”与“经济”分离的政策,即维持“政冷经热”的状态。

但从半个世纪以来中日关系发展轨迹来看,“政冷经热”毕竟是不正常的现象,遂有“假热”的“政治”(包括被日本媒体形容为“演出”的首脑互访)被频繁倡议并落实。但问题的核心是:虚拟的“政热”(即“假政治热”)能否有效带动并持续维持中日两国之间的“经热”?说得白一些,哪怕是接下来“政治大戏”成功演出,笼罩在中日上空的阴霾能否随之而被挥走,谁也不敢乐观。

作者是新加坡旅华学者、北京大学客座教授、厦门大学新闻研究所所长、日本龙谷大学名誉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