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泰柬老缅越 启动澜湄合作机制

越南副总理范平明(左起)、老挝总理通邢、泰国总理巴育、中国总理李克强、柬埔寨首相洪森与缅甸副总统赛茂康昨天在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启动仪式上,把手中竹筒的澜沧江—湄公河水倒出、汇聚在一起,象征六国“同饮一江水”。(新华社)
越南副总理范平明(左起)、老挝总理通邢、泰国总理巴育、中国总理李克强、柬埔寨首相洪森与缅甸副总统赛茂康昨天在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启动仪式上,把手中竹筒的澜沧江—湄公河水倒出、汇聚在一起,象征六国“同饮一江水”。(新华社)

字体大小:

中国昨天与泰国、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启动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通过设立100亿元人民币(21亿新元)优惠贷款和100亿美元(137亿新元)信贷额度,资助这些湄公河沿河国家发展基础设施和扶贫,借此巩固区域影响力,在与美日的区域战略竞争中抢占优势。

中国过去是通过“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的多边机制,参与有关国家的经济发展项目,而该机制的主角是由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

如今中国创建澜湄合作机制,是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后,再一次从国际机制的参与者,提升为创建新多边机制的主导者。

中国总理李克强昨早在海南省三亚市,与泰国总理巴育、柬埔寨首相洪森、老挝总理通邢、缅甸副总统赛茂康和越南副总理范平明出席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并在会上启动澜湄合作机制。

澜湄合作机制的内容是“3+5”合作框架,即以政治安全、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社会人文为三大支柱,以互联互通、产能、跨境经济、水资源、农业和减贫为五个优先方向。

李克强在介绍加强互联互通和产能合作时说,中国要加速推进中老、中泰铁路,中缅陆水联运等大项目,探讨建立澜湄边境地区经济区和产业园区、投资区和交通网,以及完善澜湄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助湄公河国家 提升工业化产业化水平

他说,中国可以通过产能合作,帮助湄公河国家提升工业化产业化水平,并愿意设立优惠贷款和信贷额度,同时推动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平台,支持澜湄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项目。中国也要扩大与湄公河国家贸易和投资本币结算,完善跨境人民币清算安排。

扶贫方面,中国将在湄公河国家开展减贫合作示范项目,并优先使用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帮助五国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所设定的各项目标。

李克强形容,澜湄流域各国是“分不开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澜湄合作是南南合作的新实践,能“让澜湄各国好上加好、亲上加亲”。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明江接受本报访问时说:“中国这些年跟东南亚的互动出现一些负面情况,中国一直在寻找机会改善跟东南亚的关系,希望通过加强合作,让东南亚国家更信任中国,使中国在与其美国、日本等大国的战略竞争当中能占有优势。”

1990年代初以来,在中南半岛推动经济合作项目的主要是日本、亚洲开发银行领头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机制。

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张家松向本报指出,日本的优势是拥有卓越的水坝、铁路、能源等方面的基础设施科技,但劣势是日本较不随意分享科技,也较坚持以贷款而不是提供资金的方式援助湄公河国家支付项目。

李明江说,中国也曾参与“大湄公河”机制,但由于亚开行能提供的资金有限,合作机制出现瓶颈,无法达到各方所期望的合作状态,因此中国决定自掏资金,另设由它主导的合作机制。

他说:“以往中国只是参与方之一,现在希望起主导作用。这个思路,与中国带头创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思路是一样的。”

美国是另一个赶在中国之前、尝试拉近与湄公河国家关系的大国。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的举措之一,是让时任国务卿希拉莉于2009年启动湄公河下游倡议(Lower Mekong Initiative)。不过各国很快发现,这些所谓的环境、卫生、教育等方面的合作,金额不高,实际效用不大。

张家松说:“湄公河国家都知道,中国在这方面的实力是美日没得比的。”

 

 

作者为本报驻北京特派员,本文发自博鳌

原载于2016年3月24日《联合早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