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南龙洞 躺着进洞穴探险

字体大小:

龙宫洞是泰南董里最著名景点之一,钟乳石洞出入口都非常狭小,最狭窄处必须平躺才能经过,有惊有险,触目惊心。

出发到泰南董里府(Trang)之前,已经在丽贝岛(Koh Lipe)玩了两天。穿过胶林、田野、岩山,舟车劳顿终于来到董里,车窗外换了风景。传统的市集、华人的老店、古老的咖啡店……小小的城镇节奏缓慢,气氛纯朴平静,感觉很好。

来到这样的地方,找一家小餐馆悠闲吃饭。问问身边的泰国朋友: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吧?她笑嘻嘻地点点头:relax,relax!下午的节目,只是到半小时车程外的山洞走走,很轻松。

就这样带着“放轻松”的心情,来到董里市区外的Le Khao kob Cave探索溶洞。

挺直身子无法通过

Khao kob又称Tham Le,是董里最著名景点之一,乘船入洞有如穿过巨龙腹部,中文称为龙宫洞或龙洞。山洞位于Khao kob岩山下,底下有一条水道穿过,因此,玩法是坐在小舢舨上,由船夫划船带你进入,较大的石室可以下船步行参观,看完以后上船再前往下一个石室。

Khao kob岩山周边有很多这样的洞穴,环绕的水道源自山上,全长4公里左右,开放供游客进入的水道不到一公里,标准行程会游览其中的三个石室。

泰国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的钟乳石洞,这个龙洞之所以那么出名,重点在于:山洞出入口都非常狭小,最狭窄处必须平躺才能经过……

躺着入洞?听到这样的解说,开始有点疑虑。泰国朋友眨眨眼睛,再次安抚:just lie down,什么都不用做。

没来得及想太多,已经来到洞口。游客排队上船,船夫划着木船,一艘接一艘地出来接送。收费按船次计算,300泰铢一趟,每艘船最多可容纳4到5名搭客,一前一后还有两名船夫。上船时,船夫会根据搭客身材、体重大致安排什么人坐哪个位置,坐好沿着同一条路线,缓缓出发。

眼看水面平静,船行缓慢,我也安下心来,享受绿意盎然的两岸景观。石崖峭壁、参天树木,感觉就像主题乐园里,某个丛林探险之类的游乐设施。只不过,真实版的“龙洞历险记”是采用人力操作,原始场景来自老天爷的鬼斧神工。

很快来到洞口,船夫要我们全体躺下,果然入口越来越低,挺直着身子是无法通过的。幸好,船程不是很远,侧身或躺下片刻,很快就来到第一个石室。

下船进入石室,眼前豁然开阔。岩洞里有电灯照明,有石阶石道,没有一般岩洞里空气不流通的窒息感,也没有蝙蝠留下的臭味。狭窄处偶尔需要弯下身体,但大致上沿着步道行走,很容易参观。往下生长的石钟乳、往上生长的石笋、连成一体的细长石柱,尖锥形、圆筒形、水滴石穿构成的各种不同造型……形成了奇特的溶岩景观。

下了船的船夫兼作导游,带领着游人指指点点,介绍洞内重要的景观:观音像、大象脚、冰淇淋;钟乳石围成一圈的是新娘房,有如生殖器官的是阿公石与阿嬷石……奇形怪状的石头,稍加想象即赋予独特的名称与说法。石岩上的一潭水,据说沾在身上会带来好运;很窄的石柱间,顺利穿过就能够带来好运。

船程漫长动弹不得

沿着步道走一圈来到另一边的水道旁,舢舨已在等待,继续前行。行舟于低矮的山中地洞,微弱的光线中不见天日,寂静无声只有船桨划过水面的声响。粗犷奇特的岩溶环抱四周,感觉很是奇特。

很快再到另一石室,下船后稍微欠身进入,洞内空间更大。中间最宽敞的区域,长长的石钟乳挂上彩带花饰,石像前摆着供品。不知是来自何方的善男信女,如此深入洞穴前来膜拜?

洞穴里一处处参观,终于要进入探索龙身的部分,也是全程的压轴。最后一次上船,船夫宣布:“前面带你们进入龙身,大家坐好,物品收好,脱下鞋子。”

脱鞋?同伴互相对望,眼中都出现问号。难道接下来的船程需要把双脚伸出船外,或者需要下船涉水而过?

“脱鞋,躺下!”船夫的指示很干脆,没有更多的解说。

躺下以后也就明白了。船身小小,坐满了5名搭客,全体躺下并且伸直双腿,两只脚已伸到前面同伴的身边,脱下鞋子原来是为了腾出空间,同时也避免鞋上污泥沾到前方搭客身上。Unknown Object

是的,双手双脚连同随身物品,都必须平贴船身,不得高举或伸出船外。小舢舨上前后只有四排座位,原本保持蹲坐姿势还觉得刚刚好,躺下以后背部与头部就必须占用后排座位,双腿还必须向前伸展,实在没有多余空间可保持礼貌的正常距离。

5个搭客连同两个船夫,名副其实的同舟共济。

这个时候,千万要确保姿势正确,背部与头部都能够完全平躺,有所依靠。不要以为稍微侧着身体或者暂时低下头来就可以穿过,因为船程距离比想象中漫长很多,空间的狭窄程度更是远远的超出想象,中途再想要改变姿势已经是动弹不得,就只能咬紧牙关支撑到最后。

岩壁近乎划面而过

龙洞这段必须躺下的船程,全程只有350米,但由于石壁与水面间的距离很低,船行极慢,当然也因为全程心情紧张,肌肉紧绷,感觉路程特漫长。

刚开始还觉得头上尚有少许空间,可以斜斜仰起头来看着前方,越往龙腹深处,头顶空间越来越低,岩壁几乎是划面而过,稍微抬头或尝试拍照都已不大可能,耳边只听到同伴们的咦咦唉唉惊呼,以及船夫简短急促的呼喝:head down!hands down!no photo!(低头,放下手,不准拍照)

石洞里的这部分是不准拍照的。我不知道是出于安全顾虑,不让游人举相机乱动,还是因为不想让这部分的景观曝光,以免其他人看了不敢进来?

实际情况也确实无法腾出手来拍照。“天花板”已经压得你抬不起头来,不时还有垂下的“吊饰”迎面而来,避无可避。眼看着大块石钟乳就要撞到面前,自然反应是举起手来想要把石头推开,但船夫会马上喝止:hands down!

因为举起手来,只会让粗糙的石壁撞伤手部,或者擦伤外皮。正确的做法是动也不动,由船夫靠经验来移动船身,避免让石钟乳撞到搭客身上。

在充满压迫感的空间里平躺着身躯,眼看着粗大尖锐的石钟乳逐一袭来,几乎就要碰上鼻尖,简直只是差之毫厘。惊险指数飙升,却无法采取任何自我保护措施,只能动也不动地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暗暗地庆幸自己属于扁平身材,没有前凸后翘,没有挺着大肚腩,也没有高耸的鼻梁。也第一次发现,原来躺着不动也可以进行洞穴探险,而且是真正的有惊有险,触目惊心。而强逼着自己动也不动,原来是那么困难。

到访过那么多个溶洞,却还是第一次以躺卧的姿势观赏石灰岩。换了一个角度仰卧下垂的石钟乳,一根根仿佛朝着自己的方向随时扎落。尖尖的石锥掠过眼前,形成很超现实的景观,疑幻疑真,仿佛回到宇宙洪荒时期,又像已经来到外太空的某个星球。

水道里光线很暗,靠着船夫头上的手电筒照明。薄弱的光线中,依稀可以看到石壁上有如脊骨的纹路,这就是所谓的龙骨。

而光线是左右晃动的。因为在我们静止不动的当儿,船夫却在忙忙碌碌地左右移动。进入狭窄的部分,已经不是靠着船桨在向前划动,而是由船夫摸着头顶上的石壁推移前行。

沿着龙骨前行,突然听到怦的一声,船身卡在石柱间,进退两难!心里顿时又是一阵紧张,只听见两名船夫急促短暂地讨论了几句,后方的一双手伸到我身前突出的石柱,前后左右寸寸挪动推移,慢慢地又可以向前移动。

这下子看清楚了,石钟乳之所以不会刮到脸上,是靠着船夫高举双手把船身往下压低,以顺利通过。也就是说,水位稍微高涨一些就有可能发生压不下船身的情况,而水位太低就可能会变成船底碰到河底石柱无法前行;河水若是更湍急一些,船夫就必须身手更加敏捷。倘若船夫受了伤或是有所闪失,一船人身陷此狭隘水道,一片黝黑而四处碰壁……

胡思乱想,一颗心忐忑不安,石钟乳上的大颗水滴突然滴落脸上,冷不防地吃了一惊。这水滴,还是饱含矿物的吧。想象着倘若不幸卡在这水道中,石灰水这样子滴滴落下,身上渐渐地就会侵蚀成一块岩石,生长出一根石笋……

350米的距离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漫长,同伴无数次地互问“要到了吗”,终于看到石洞外露出大片天光,仿佛落下心中大石。直挺着身子坐了起来,船夫还在调侃着:“这就是Amazing Thailand,欢迎下次再来。”

下船后终于两脚踏实,游伴惊魂甫定,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换着惊险体验。看一看时间,全程只不过一个小时,而最后躺卧的部分相信只有十来分钟。Amazing Thailand(神奇泰国),旅游局的这句标语,来到这里有了不一样的体会。岩山处处的董里府,如何发现Khao kob山中藏有这个地下水道?最初发现的人又是如何探入水道发现里头别有洞天?

静卧不动已经是度日如年,想想一前一后以肉身顶着石壁的船夫,一天数趟在暗无天日的溶洞水道中进进出出,又是什么样的生活?

话说回来,面对如此不寻常的处境,要真正的放松,对陌生人完全的依赖信任谈何容易。也许,有了经验以后,下次再来就不会害怕。但一生一次的身入龙潭,有机会重来,你还会选择接受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