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 我国经商自由但须对外籍专才设限

尚达曼指出,如果采取完全开放的政策,不设任何政策框架管理和约束流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口,是愚笨的。(档案照)
尚达曼指出,如果采取完全开放的政策,不设任何政策框架管理和约束流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口,是愚笨的。(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国虽提倡商品与服务自由流通,但必须对人员流动设限,否则企业将失去动力提高生产力,人们也会觉得社会“不属于自己”。

出访印度的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前天在德里经济会议(Delhi Economics Conclave)说:“这是事实。不只是因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或英国脱欧才出现,全球的情况都是如此。”

据《海峡时报星期刊》报道,尚达曼是被问及我国收紧条例、就引入外籍专才定下更严格要求的情况时,发表上述看法。

我国三分之一的劳动力由外籍人士组成。尚达曼指出,如果采取完全开放的政策,不设任何政策框架管理和约束流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口,是愚笨的。“这不只是错误的政治决策,也是错误的经济决策。”

新加坡就引入外籍专才定下更严格要求,今年初引起印度政府关注。印度政府认为我国的做法违反了新印全面经济合作协定(Comprehensive Economic Cooperation Agreement,简称CECA),并表示“正在商讨此事”。

我国与印度2005年签署CECA,并于2010年启动该协定第二轮检讨工作,至今仍未结束。

新印同意深化合作

尚达曼前天上午与印度总理莫迪会晤时,莫迪就对加速完成本轮检讨工作表示支持。我国总理公署昨天发出的文告说,尚达曼与莫迪就新印两国前年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进行磋商,并同意日后深化合作。

双方同意,两国仍有加强航空联系的空间。两国官员也将成立小组,探讨在数码金融方面可共同合作的新领域。

尚达曼与莫迪也谈及技能发展领域的挑战。我国目前在印度新德里和乌代浦尔设有职能培训中心,两国也正探讨在印度东北部阿萨姆州(Assam)的古瓦哈提(Guwahati)设立多一所培训中心。

尚达曼此行也与印度财政部、国防部和公司事务部部长杰特利(Arun Jaitley)会晤,两人针对如何加强银行和金融联系,及鼓励我国企业到印度投资进行讨论。截至去年4月结束的财年,我国是印度最大的投资国,投资额达137亿美元(约186.7亿新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