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政治一夜回到“509”前

马国示威者在吉隆坡独立广场手持慕尤丁的画像。(路透社)
马国示威者在吉隆坡独立广场手持慕尤丁的画像。(路透社)

字体大小:

沈泽玮
simtw@sph.com.sg

歹戏拖棚的马来西亚政坛连续剧播了一周,终于来到让观众上洗手间的广告时间。

昨天早上,众人皆以为马哈迪和希盟重修旧好,准备跟分裂后的土团党同僚慕尤丁来个“双M对决”;不料到了下午,马国国家元首突然宣布慕尤丁为马国第八任首相,震撼四方。

若无意外,曾长期担任柔佛州务大臣、在老马希盟政府里当内政部长的慕尤丁今早10时30分将宣誓就任。

绕了一大圈,马国政治一夜之间重返509前,也就是2018年5月9日大选之前。

现在看来,那场曾经感动无数马国人民的历史性政党轮替不是笑话,而是大笑话。一人一票把纳吉拉下台,把执政超过半世纪的政党推翻,换上看似更具改革意志的希盟,谁料不到两年,一切又回到原点。

由“喜来登之宴”启动的七天乱局把马国打回巫统执政时期,下来种族和宗教主义的政治列车会否越开越快,马来保守势力会否越走越偏,都令人关注。

巫统和伊斯兰党是在宗教与种族大团结的基础上结合,慕尤丁在2010年的一次发言也被认为是“马来人优先”立场的真情流露。

72岁的慕尤丁在纳吉政府任副首相期间说过,他“以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结果被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炮轰言论不符合“一个马来西亚”理念。

以华人占多的民行党铁定被排除在新执政联盟之外,而巫统盟党马华又气势薄弱,马国要走出种族和宗教政治阴影难上加难。

巫统复辟之后,如果加上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如传闻出任副首相,那么正在审讯的纳吉涉贪案如何处理?在新旗帜下重新执政的巫统还是巫统,他们会对自己的前首相下重手吗?无论如何,被马国民众当过街老鼠的纳吉和罗斯玛夫妇估计可以暂时喘口气。

昨天傍晚,纳吉在面簿上恭贺慕尤丁当选,看来心情相当愉悦。他似乎忘了,自己曾因为不满担任副首相的慕尤丁公开批评一马公司而把慕尤丁给逐出巫统。

不过,马国政治一天万变,政治连续剧只是进入广告时间,大结局还没到。

马哈迪绝不会承认眼前一切是他为堵住安华拜相而操盘失控的结果。那么,他会甘心被部下爬头抢走首相宝座吗?会甘心成为巫伊的手下败将吗?或者老慕会想办法安抚老马,双方可能达成什么交易吗?

3月9日,马国国会下议院复会或许有好戏上演。国家王宫到周六午夜都还没有说明获提名的首相人选各获得多少张支持票。不过,在慕尤丁获任命为新首相之后,伊党总秘书长达基尤丁称,老慕获114名议员支持,并不是少数政府。希盟方面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则称,截至下午4时,希盟掌握了111名或112名议员签署法定声明支持马哈迪。到了晚上,希盟甚至声称掌握了114张票,并亮出支持老马的国会议员名单,使出这一招很可能是要逼迫慕尤丁阵营也拿出名单来对照一下。

下议院有222个国席,简单多数为112票。如果说老慕和老马都有114票,那两方票数加起来是228,肯定是有议员转投阵营或票数有误了。

希盟说要上诉,如果上诉不得直,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在3月9日的国会中提不信任动议,再点算人头,看看两方得票是否有变化。如果慕尤丁稳稳过关,老马和安华也只能认了。

如果慕尤丁政府因票数不够而垮台,这个短命首相就须提出辞呈,或建议元首解散国会,权力游戏继续玩下去。从现在到3月9日,估计两方人马会不断向东马政党拉票固票。

若国会解散并举行闪电大选,那马国选民还能有怎样的选择?大家应该都更看清楚这些政治人物这段时间里的表现、立场如何翻来覆去、效忠的对象如何换来换去,而且一切是那么毫不掩饰。

难得的是,马国民众在国家无确定首相人选、无政府、无内阁的“三无”下如常度过了一周,官民表现落差很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