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铁路 拉动老挝商机

字体大小:

商聚亚细安

  对新加坡企业来说,老挝或许是亚细安国家中较陌生的一个。作为亚细安唯一的内陆国,老挝缺乏海港的物流优势,过去经济发展较落后。

  随着中老铁路工程将在明年完工,这条连接中国昆明与老挝万象的高铁,将带动老挝商贸投资,让它成为亚细安最具增长潜力的市场。

  本期“商聚亚细安”走进老挝,看中老铁路为老挝带来什么商机。

在分析亚细安各市场后,他把目光瞄准老挝,创立了Fidelium集团,为有意进军老挝市场的本地企业提供市场准入和业务本地化等专业服务。

为什么选择老挝?

“因为老挝可说是亚细安最后一块未被发掘的投资宝石。”林春伟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相对于金三角其他两国泰国和缅甸,或是它南边的柬埔寨,老挝的发展相对落后,更别提已有大量投资涌入的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与其在有不少大鱼的池塘中当只小鱼,我选择到这个未开发的前沿市场寻找机会,当只大鱼。”

过去两年,老挝经济发展迅速,尤其是连接老挝首都万象和中国昆明的中老铁路高铁工程动工后,老挝吸引了显著的新投资,外国直接投资(FDI)从2016年约10亿(14亿新元)美元,增加至2017年的16亿美元。

林春伟利用这个机会,成功将本地品牌的美心包打入老挝,在当地迷你超市售卖。此外,他也牵线让金源源咖啡和星标驱风油,跟当地企业洽谈合作计划。公司下来还计划把本地油漆品牌Gush,以及物联网设备出租公司Rentalworks引入老挝。

林春伟是警察部队海外奖学金得主,曾任东陵警署署长,离开警队后走上创业之路。2010年,他接管濒临关闭的Soverus公司,让公司起死为生,还与其他公司合并成为新保安集团,于2016年1月在凯利板上市。

尽管公司发展顺利,林春伟依然有满腔创业雄心,刚好他哈佛商学院的同学是老挝官员,不时与他分享老挝商机,他“经不起诱惑”,两年前毅然辞去新保安集团总裁职位,自己创业。

高铁项目预计明年完工 陆锁国将成为“陆联国”

林春伟说:“这几年是进军老挝市场的好时机,因为它正大兴土木兴建基础设施,可是到这里发展的外国企业不算多,仍有许多商机有待挖掘。我不想错失良机。”

老挝人口700万,是亚细安唯一的内陆国,被中国、越南、柬埔寨、泰国、缅甸五国围绕,形成一个没有海港,只有湄公河在境内流过的“陆锁国”。这个地理局限成为它在物流贸易方面的劣势,经济发展滞后。

2016年,中老铁路建设工程正式启动。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通向亚细安的首个高铁项目,预计2021年完工。一旦建成后,它不仅会带动老挝的商贸投资,还让老挝从陆锁国成为“陆联国”,成为通往泰国、越南和中国等市场的枢纽。

老挝的新加坡商业协会会长林瑶克受访时说:“老挝基本上还处于起步阶段,下来的发展大概只有往上走,问题只是上升多快、多高。尤其是下来两三年中老铁路通车后,是一个关键时期,整个区域都在观望它可能带来的巨大作用。”

他透露,老挝目前有超过100家新加坡企业,主要从事贸易、房地产、旅游和专业服务等行业。

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的缅甸、泰国、柬埔寨及老挝市场区域主管梁清玲指出,老挝过去极度依赖自然资源领域的增长,但近年政府推动经济多元化,新加坡的消费和教育企业预料可在老挝找到商机。

雅诗阁(Ascott)约在2014年进军老挝,在万象开设盛捷服务公寓(Somerset Vientiane)。

雅诗阁泰国与老挝总经理陈招英受访时说,中老铁路项目促进老挝商贸和旅游活动,去年第一季老挝吸引了约26万中国游客到访,同比上扬16%。

在中老铁路建成后,中国游客增长预计会加速,公司开始探讨扩大老挝业务,包括在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开设酒店。

在琅勃拉邦经营精品酒店“老挝之家”(MyLaoHome)的江崇持,也搭上中老铁路的顺风车,酒店房间从最初的12间增至现今的74间,业务也扩大到餐饮、咖啡厅和旅游策划。

江崇持今年32岁,2007年他到琅勃拉邦背包旅游时,发现当地酒店供不应求,很多游客睡在街头,甚至寺庙里,于是萌生开设酒店的念头。在父亲的支持下,他拿着500美元到老挝创业。

他回忆说,10多年前创业时,琅勃拉邦一家四星级酒店都没有,现在却有雅高(Accor)等国际集团投资,去年开业的就有五星级铂尔曼琅勃拉邦酒店(Pullman Luang Prabang),酒店业的竞争变得激烈,反映当地酒店业蓬勃发展。

为提高竞争力,江崇持两年前买下前美国大使馆建筑,把它改装为四星级酒店,预计今年第三季开业。

江崇持说:“我希望这家新酒店可媲美莱佛士酒店,成为老挝当地著名酒店之一。”

至于企业要如何更好地在老挝经商,梁清玲提醒,英语在老挝并不广泛使用,新加坡企业应培养能说当地语言的人才,加强与当地企业的沟通。另外,除了薪金奖励,企业也应营造亲员工工作环境,包括为员工提供适当的职业发展渠道。

为协助企业打入新市场,政府在上周发表的新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将增加市场进入协助计划(Market Readiness Assistance Grant)的拨款,每年顶限从2万元增至10万元,为期三年。该计划资助范围也扩大至自由贸易协定咨询和企业发展支援。企业可上网enterprisesg.gov.sg/campaigns/budget-2020查询详情。

酷航每周三次飞往老挝,目前为万象和琅勃拉邦两个目的地服务,是唯一提供新加坡直飞老挝航班的航空公司。

老挝餐饮业迈向国际化

餐饮业与酒店业息息相关,不少新加坡人在老挝从事餐饮相关业务。例如林丽卿在万象开设当地首家意大利冰淇淋店Haute & Cold Gelateria,而欧玛尔(Benny Omar)则是老挝的全职美食博客,两人见证了老挝餐饮业的迅速发展。

有趣的是,他们当初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无意中和老挝的餐饮业结缘。

林丽卿笑说:“两年前,我跟朋友到万象洽谈一个投资项目。当时天气很热,我们就到一家店吃冰淇淋,可是好难吃。我朋友建议,不如我们在这里开一家意大利冰淇淋店。我开玩笑说,好啊,如果你出钱送我到意大利学做冰淇淋,我就开。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做。”

林丽卿曾负责香格里拉餐馆Blu和瑞士酒店(Swissotel)雪茄吧的营销工作,对餐厅营运并不陌生。

她说,开店初期,许多老挝人还搞不清楚意大利冰淇淋(gelato)和一般冰淇淋的差别,现在老挝的餐饮业日渐国际化,越来越多年轻消费者追求独特口味,她的冰淇淋店生意越来越好。

展望未来,她说:“我觉得这里的餐饮业增长潜能很大,明年中老铁路通车后,将会给餐饮业带来各种可能性。”

欧玛尔也有同感。他指出,老挝看似落后,但社交媒体却十分活跃,大多商家也会通过面簿传递信息。这几年老挝的新餐馆如雨后春笋般增加,从一个月难得有一家新餐馆,到现在几乎每个星期就有一家新餐馆出现。这也使他的博客网站需求十分强劲。 

欧玛尔曾跟朋友合资在新加坡开设Tantric Bar,五六年前朋友外派到老挝工作,他跟着一起“走走看看”。闲来无事他就开始写美食博文,介绍老挝当地的美食和新开的餐馆。

他说:“我写博文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没想到博客大受欢迎,不少餐馆老板找上我,付费要我帮忙介绍他们的新餐馆。就这样,我走上专业美食博客之路。”

欧玛尔有信心,中老铁路会进一步带动老挝的餐饮业发展。目前他积极学习视频制作,准备在YouTube设立一个频道,扩展他的“生意”。

巴松咖啡排除贸易中介 让农民分享更多利润

引进外国投资,改变了许多老挝人的生活,但有不少农民并未分享到经济增长的成果。巴松咖啡公司(Paksong Coffee)总裁钟育明的太太是老挝人,她的家人在巴松经营咖啡种植生意,却因不善经营,经常遭中间贸易商剥削。

曾在亚太酿酒厂(APB)从事贸易批发工作的钟育明,决定“下乡”参与太太的家庭生意,并引入现代化咖啡种植和出口概念,包括利用新加坡的贸易优势,把巴松咖啡豆出口到本地咖啡厅、马来西亚、中国和泰国等地。他也利用Lazada平台,以电子商务方式销售巴松咖啡。

钟育明说,老挝其实是世界主要咖啡出口地,特别是巴松盛产上等阿拉比卡咖啡,品质和口感不输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咖啡,市场需求强劲。不过,老挝农民大多缺乏专业种植知识,生产力低,加上他们不了解贸易批发情况,辛辛苦苦种植的咖啡豆以低价卖给中介贸易商,大部分利润都落入中介的口袋。

他感慨地说:“老挝农民一般只会说老挝语,不会英语或华语,所以他们做生意就比较吃亏。很多中间人利用这一点,用现金以低价跟他们买货,然后高价卖到海外。一经过中间人的手,农民得到的利润非常少。”

通过建立直接批发、包装和销售渠道,钟育明希望取消中介部分,把更多利润分给农民,也让消费者获益。

他设立的巴松咖啡公司,原本只有太太家庭的12人参与,如今扩大至咖啡庄园周围约200个农民,俨然成了当地的社会企业。

钟育明说:“老挝人天性温和,乐天知足,从企业角度来看,要赚老挝人的钱并不难。但如果企业想取得更长远的发展,就须认真思考如何与老挝人合作,取得经济双赢。”

下期“商聚亚细安” 到文莱探商机

《联合早报》推出“商聚亚细安”系列报道,为本地企业带来区域市场最新信息。本专题每两周刊登一次,每期聚焦不同市场的主要增长领域和经商须知。

本系列下一期(3月15日)将走入文莱,看看除了石油外,文莱还蕴藏哪些商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