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博迪深造7本地年轻音乐人 9作品献给新加坡

字体大小:

陈宇昕/报道

受访者提供照片

七名在美国皮博迪音乐学院深造的本地年轻音乐人,以他们的创作与琴艺,为新加坡庆生。

朱舒訸(25岁,小提琴)、林恒悦(26岁,钢琴)、陈长毅(31岁,作曲)、周俊安(23岁,作曲)、冯国峻(26岁,作曲)、彭慧怡(25岁,作曲)与陈裕婷(22岁,作曲),都是从杨秀桃音乐学院毕业后到皮博迪深造的优秀古典乐乐手及作曲家。

他们前往美国之前都已在本地获得不俗成绩,陈长毅是青年艺术奖得主;朱舒訸曾获吴顺筹百年诞纪念奖;周俊安则刚得到“新加坡国际华乐作曲比赛2015”的新加坡青年作曲家奖。

五位年轻作曲家交出了九部作品,其中有独奏,也有二重奏,由朱舒訸与林恒悦演奏。

召集人朱舒訸说:“我们都是新加坡人,我们都跃跃欲试,要创作和演奏受新加坡启发的音乐,无论是个人成长经验的,或是关于新加坡的景观或文化历史片段。”

七个游子,离乡后对家乡的一切特别有感触,陈长毅的《砂梦童年》就取材自小时候堆沙堡发白日梦的回忆。作品是他特别为朱舒訸量身定做。

对陈长毅来说,新加坡音乐不一定要采用本地的民谣或音乐传统,更多是要表达作为新加坡人的精神状态。他的另一首《逛窗》是一部小歌剧的片段,写的就是新加坡的国民心理治疗活动:逛街。

周俊安也交出两部作品:《风中孤单的叶》与《清梦者》。前者采用华族传统音乐的五声音阶,后者则倡议拥抱创意,无惧于特立独行。

他说,所谓新加坡风格,应该鉴别于每个个体,他们如何吸取不同音乐类型,集体表现出一种风格,一如新加坡社会如何接纳世界各种不同文化。

每个人有自己独特的声音

冯国峻则认为,新加坡音乐其实很简单,只要是新加坡人创作和演奏的,那就是新加坡音乐,因为每个人成长于如此多元的环境,有意无意受到影响,音乐表现也就自然而然有其独特性。

《灰翼》则是彭慧怡的作品。在外生活,彭慧怡常搭飞机,每次航班离开新加坡时她都深有感触,在空中切断了联系,仿佛进入极其安静的灰色空间。

彭慧怡说,多元和谐并存便是新加坡音乐的身份,就像罗惹,很多配料,但很好吃。她在作品中加入了法国浪漫派元素,音乐进行中,会听见东南亚的旋律,渐渐到英国式的影响(如塞缪尔·巴伯与布里顿)。

陈裕婷的作品《水》与《闪烁》则以水和城市灯光,从寻找食水、创造食水的故事,到高空俯瞰新加坡城市夜景的画面,诉说新加坡故事。

她说:“新加坡的音乐纷呈。我们五人中便有五种独特的声音,展现我们生长的多元文化背景。”

负责演奏的林恒悦则说:“一首曲子可以让我回忆起很多情感和往事。有时是和朋友打闹的场景,有时是青年节比赛前和同学们一起从早到晚排练的回忆。我觉得只要能让我们回忆起在新加坡经历过的记忆,都可以让一首音乐变得很有新加坡的气息。”

除了举办音乐会,他们也录制了500张专辑,随门票赠送。

●SG Inspirations/12月21日(星期一)晚上8时/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室/15元/可上网(www.sg-inspirations.com/#!ticketing/cee5)订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