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兴义 70岁展70幅画

字体大小:

今年70岁,从艺60年的欧阳兴义,将展出他创作生涯中各类作品,包括从未曝光的一批新加坡题材彩墨画。

周雁冰/报道 邬福梁/摄影

70岁的欧阳兴义在人生与艺术交织了60年的生涯里创作了无数媒材各异的作品。除传统的油彩、中国彩墨、书法,还包括丙烯、书报插图、影视美术,更有关于艺术的文字论述如《悲鸿在星洲》《南洋画伯李曼峰》等。

新年伊始,欧阳兴义将展出从艺60年的70件作品,并发布新书《艺术梦回60年欧阳兴义画集》。展览亦将展出他1984年从香港移居新加坡时期所画的新加坡题材彩墨画,这些作品在欧阳兴义过去举办的两个本地个展中从未曝光。

最满意60岁后的丙烯抽象画

出生于中国广东的欧阳兴义,1956年考上中国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年龄不足11岁的他独自离家北上,成了中国美术院校历来入学年龄最小的学生。

有幸在1950年代入读中国人才荟萃的美术学院,让欧阳兴义有机会接触黄胄、叶浅予、吴作人、李苦禅、陆俨少等大师,甚至领受他们的言传身教。

欧阳兴义来新加坡以前,曾在香港从事影视美术工作。他结识徐克、麦嘉、杨凡等大导演,在《新蜀山剑侠》《上海之夜》《阴阳错》《女皇密令》《游园惊梦》等十余部香港电影中任美术与特效美术设计。1985年,更获得第四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美术指导的提名。

他说,当年会来新加坡,或许因为祖父曾是1912年创办的广州觉魂日报主编,外祖父早年又在新加坡桥南路印度庙旁侧开设广顺绸庄的前世因缘。于是他与同是学美术出身的妻子薛惠根一同到新加坡联合早报工作,夫妻两人为报章、出版社,画了超过万幅插图。

彩墨作品《桥南旧路》便是欧阳兴义初抵新加坡时,为回顾外祖父当年留下的足迹而创作。

1980年代的本地题材彩墨以外,欧阳兴义以他根基深厚的油画写实技巧,记录了自己游历世界60多个国家、300个名城名胜的景观。这包括喜马拉雅的日出日落,罗浮宫冬日夕阳,威尼斯的早晨,罗马拱门残柱,头戴鲜花的峇厘少女……

不过欧阳兴义受访时说,自己这些年最满意的作品是60岁以后的大泼彩丙烯抽象画,如《盘古开天》《创世纪》等。在他看来,写实只要功底好,谁都可以画,但是抽象的意境却非每个人能做到。

“抽象不是胡画乱画。我糅合中华历史文化哲学的意涵。泼彩在中国画中有上千年历史,张大千虽有发挥却并未光大。部分中国旅法画家从西方的感觉去作,而我在题材上选择从中国出发。”

欧阳兴义相信,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泼彩抽象画是借上帝之手,自然天成,与中国彩墨有异曲同工之妙。

放手写实,因为在欧阳兴义看来,写实已在陈逸飞油画作品中达到难以逾越的高峰。“陈逸飞的画已做到顶,把中国油画的门路打开。西方人都没他画得好。”

曾因脑瘤两次上手术台

熟悉欧阳兴义的人都知道,他在1997年离开报馆后,曾因脑瘤动过大手术。2007年的个展之后,他又因脑瘤复发再上手术台。

岂料在康复过程中,惯于以油彩写实创作的他,却与丙烯抽象开始了另一段奇妙的艺术缘分。手术后一度无法写字说话的欧阳兴义,一年后才恢复。近几年才又回到能创作写实作品的精神状况。但泼彩抽象已成他在未来想要一再研究探讨的方向。“这个画风会是绘画的明日之星。”

欧阳兴义说,自己70岁了,雁过留声水过无痕,多年来在美术界一贯低调,但再低调今年也得做个展览,方对得起自己。他亦花了四个月时间设计、排版、校对,自己出钱出版画册1000本。“不晓得还有没有机会在80岁做一个展览?”

一幅四年前创作的喜马拉雅山风景图,或许正是他此刻心境的写照。那年他站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头。日出,20多个雪峰映入眼帘。看望最高峰珠穆朗玛,欧阳兴义心想:人生此刻,距离最高的境界就只一步之遥了。

画展由宣和文物主办。

●1月4日至10日/上午11时至晚上8时/ION 艺廊,ION Orchard 四楼,电话:98462098,开幕及新书发布2016年1月4日傍晚6时30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