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美清 穿越一个个伪树林空间

字体大小:

这次展览的概念源自她2014年在德国柏林的艺术驻地计划。她从一直以来看到的关于热带树林的图像,了解到西方世界19世纪以来对热带地域的“浪漫化”“情调化”。

周雁冰/报道

我国青年视觉艺术家王美清,作品细致优美,引人驻足,一直以来都以她独特的视觉艺术语言受到瞩目。

此次艺术周,王美清除了在“艺术登陆新加坡”艺博会有作品参展,也在吉门营房Fost画廊办了一个久违的展览“我的树林没有名字”(My Forest Has No Name)。

王美清的装置,向来以其大,或其小,引你走进一个艺术家创造的奇幻世界。

大约五年前,王美清曾经回到拉萨尔艺术学院念书,让自己有时间重新审视自己的作品,也寻找一个容许艺术家失败的园地。

在拉萨尔期间,王美清开始对植物、树林、大自然的图像产生浓厚兴趣,并从中衍生出植物图像与社会、植物图像与历史、植物图像与认知等等的联想和探索。

这次展览的概念源自王美清2014年在德国柏林的艺术驻地计划。她从一直以来看到的关于热带树林的图像,了解到西方世界19世纪以来对热带地域的“浪漫化”“情调化”。

而最诡异的是,热带地区的人不仅没有看清这个状态,反而在他们对园林的设计与刻画中,延续了这种源自西方的情调。

王美清在欧洲的大小跳蚤市场,找了一大堆关于热带树林的图片,甚至去到一位专门收藏热带地区图像的收藏家家里,参观他丰富的18及19世纪图片收藏。

她也通过藏家,认识了一位尚在世的画师。这位当年绘画了无数热带树林的画师从来也没有去过热带树林,他当年的描绘来自想象、他人的描述以及更早的树林图像。

王美清说:“我认为这些图像中被美化却又显得危险的树林,当地女人都被画成裸女的热带,无可避免地影响了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和自己的环境,以至于影响我们今天对自己地域的看法。”

所以走进王美清的“我的树林没有名字”,是走进了艺术家精心布局的伪树林当中。开始时,你会以为那是真的花草树木,甚至有人说闻到花香。但仔细一看,都是假的。假花假草假树,整体给人一种让人“反胃”的怪异感,美非美、丑非丑,就是怪。

花草树木间还有王美清创作的六个小灯箱,灯箱里面的热带植物袖珍图片剪纸,细看之下仿佛进入了一个迷人花园。

■真实、被隐藏的树林的另一面

王美清的这一系列作品,让人在大与小之间,穿越一个一个假植物茂盛的伪树林空间,细致有趣。

另一个幽暗的展览房间,参观者看到眼前一个巨大的箱子,里面是闪闪发亮的黑沙。如果你愿意把手伸进去掏一掏,会掏出许多“宝贝”。

原来王美清在黑沙中埋入各种物品,如瓶罐、内衣裤、保险套、骨头等等……她把不同报纸、杂志、书本中读到的关于树林的故事,印到墙上。再把文章里面提到的,在树林里发生的事件中出现的物品埋到沙里面。

这些故事包括二战期间在树林里迷路的日本兵,树林里的非法淫窟,躲入树林的偷渡者……这就是与今天有关的、真实的、被隐藏的树林的另一面。

王美清的作品尽管探索的课题或许与美无关,但她的视觉语言在表达上却融入具诗意的美感。她说自己不怕接受自己女性的一面,更不怕别人说她的作品美。尽管‘美’曾经是艺术圈鄙视的一个元素。但作为女性,对美的追求是生命中重要的一环。要创作美的当代艺术作品更需要勇气。

●1月16日展至2月28日,星期二至六,上午11时至晚上7时,星期天上午11时至傍晚6时/Fost 画廊 1 Lock Road, #01-02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