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画说风土民情

字体大小:

街头壁画近年在本区域形成风气,最著名的要数马国槟城,立陶宛艺术家尔纳斯的壁画已成为当地的旅游资源。

尔纳斯在本地也留下作品,但其实本地街头巷尾还有不少本地艺术家的作品。壁画内容离不开本地风土民情,特别是描绘本地早期街景与生活的,深受关注。

受访者认为,街头壁画除了美化城市面貌之外,也要有文化底蕴,具有陶冶生活及还原城市历史的功能。》p4-8

报道⊙林弘谕 封面摄影⊙林国明 制图⊙何宏章 摄影⊙林国明 唐家鸿 曾坤顺 叶振忠

本地壁画美化环境但缺乏随性之作

艺术平民化,生活艺术化。

艺术来源于百姓生活,艺术贴近与表现百姓生活,即为艺术平民化。生活中的幽默、浪漫,对品质的追求,即为生活艺术化。

南洋艺术学院美术与设计系讲师庄景明受访时指出,艺术必须平民化,让国人有机会欣赏艺术创作,让艺术的苗子在老少的心里扎根、成长,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艺术并不深奥,艺术来源于生活,但表现形式高于生活。

他说:“外国早年已流行街道涂鸦,给予人们艺术创作无垠的空间,创作方式多样化,尤其在贫民区,这类艺术创作更属常见。但是新加坡不太一样,政府管得较严格,即便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街头壁画,大部分都必须获得政府有关单位批准,画家才能作画,这无形中还是束缚了创作的思维空间。”

外国涂鸦方式,多为宣泄情绪。涂鸦风潮吹入本地后,这里也曾刮起一阵画风。而较着重表达生活气息的街头壁画,则在这一两年兴盛起来。

庄景明说,新加坡街头壁画蔚然成风,让人们随处都能看画赏画,增加话题,也取得纾解压力的作用。“我们的街头壁画随兴性质较少,一些是受人所聘作画,南艺也接受指派,让学生去创作。”

庄景明1991年毕业于法国巴黎高等国立美术学院,也是一名画家。他说,本地街头壁画具美化环境的功用,较少“借题发挥”的作品。外国则善于利用一个破洞或是一棵树,采取原景化作壁画的部分,化丑为美。惹兰苏丹著名的巨幅壁画《女孩与幼狮》,女孩的头就枕在一个拱门上,这大门即为枕头,算是“借题发挥”。

“我在巴黎带学生到户外学习,经常看到一些美丽的屋子,从远处眺望,一扇扇窗户,一些竟然是画上去的,跟实体窗户合而为一,成为一幅杰出的创作。”除了让人发出会心一笑,更为城市带来生命气息与欢乐。整栋四五层楼的房子墙壁都是“画布”,气势磅礴。

他分析本地壁画创作者叶耀宗数幅街头壁画时指出,创作者缅怀早期新加坡的街景与生活特色,甘榜、杂货店、娘惹生活等等,写景写物,故事丰富。“不过,我个人觉得他的画法技巧较像素人画家,类似早年虎豹别墅的画风,平抚,具有怀旧的画风。反观《女孩与幼狮》的创作者立陶宛艺术家尔纳斯(Ernest Zacharevic),采用放大画法,深浅有致,层次分明,立体感强,但是主题较为间接,可能隐喻新加坡曾是幼狮,在女孩的护佑,赋予安全感。”

经济繁荣能使文化艺术快速发展,但是此发展与人素质的提高不成正比,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其生活未必艺术化。生活艺术化最大的障碍,即是很多人觉得文化艺术的追求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生活艺术化要的是一种“心态”,而非物质象征。

随着生活愈发富裕,人们更追求艺术的完满。除了画布外,给画家或喜爱艺术创作者另一个发挥空间,将生活的美感融入冰冷的“城墙”里,是成熟社会的必需。庄景明说:“你到一些博物院或画廊,可能需要收费,而且未必是画你的生活,不像街头壁画一样,跟生活脉搏接轨,将艺术带入生活里。”随时随处可看可触,生活就在艺术里。

制定主题扼杀创意

走访循环路组屋区,一些著名画家如梵高等的画作复制在组屋底层墙壁上,原本属于殿堂级的杰作,一下子走入“凡间”,高尚变为平民化。庄景明认为,艺术应该多样化,而非单一性质,那将变成宣传或是某样活动的口号。另一方面,这些创作也能散发社会关爱情怀。不过,绝对不能作为反社会的载体,那将本末倒置。

街头壁画若命定主题,指定创作,也将扼杀画家的创意。他认为,艺术必须自由,题材才能多元化。街头壁画的走向,内容应该越丰富越好。有朝一日,让艺术文化成为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像吃饭和睡觉那样,艺术教育将起到潜移默化的熏陶作用。

一个发达国家的政府,应该相信国民的成熟与理性,愿意开放无限艺术空间让人们随意创作,庄景明乐见其成。他说,中国长沙一家购物中心,将流行的“秘密花园”(Secret Garden)的填色书搬上商场的墙壁上,以黑色线条组成复杂图案,让人自由发挥想象力,在墙上涂上颜色,联手构成创作。他认为壁画不应局限在会画的人身上,不擅绘画者,可以通过色彩、形象等,表达自己的创作概念。他说:“好比演说者角落一样,政府可以特辟一个地方,让喜欢街头壁画者发挥一下。南艺校园里,也特别腾出一堵墙让学生随意创作,过一些时候再涂掉,让其他同学有机会再创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