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近罗杰瀚的“另一面及罕物”

字体大小:

周雁冰/报道

四年多以前,跨界波普艺术家罗杰瀚从生活了八年的台湾台北回到新加坡,是为了爱情。

当时他办的第一个展览“重组理念”把新加坡人熟知的午餐肉罐头和荔枝罐头,变成焦点摆在巨幅画布中间。

两年后,他以对新加坡社会的观察为题,推出展览“工人阶级英雄”。其中一幅作品以西方漫画及希腊神话人物为中心,一神手中握闪电,另一神手中握大锤。其中涵义,本地观者肯定心中有数。

隔了两年的今天,罗杰瀚再次办展“B Side and Rarities”(另一面及罕物),从展览名称可以感受到他的别出心裁。展览将罗杰瀚位于万礼的工作室“搬”到ION画廊展厅现场,观者如和他有缘,就会看到他当场创作的情形。

除了这八年来创作的绘画、雕塑等纯美术作品,展览空间还播放介绍罗杰瀚创作的视频,从他的艺术作品衍生出来的玩具、时尚等产品。

罗杰瀚要传达的讯息就是:不要那么死脑筋。艺术、设计、音乐等等其实都是相通且相互影响的,那是一种生活方式。在一个更自由创作的环境里面,这种相互影响只能为艺术的创作、发扬、发展衍生商品等带来好处。最终得益的将是艺术创作者本身。

现场,在罗杰瀚仍在创作的画布上,你可看到他最新作品的形成。这些作品将在今年9月到北京798艺术区展览。原来罗杰瀚这么长时间“混”的不只是台湾艺术圈,更是中国大陆艺术圈。

这些新作品都带有繁体中文字。创作中的这一系列画布出现了艺术化的“罗杰瀚”三个大字,更像是毛笔字线条在画布中间炸开,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是中文字。就算仔细看,大概99%以上新加坡年轻人也看不懂繁体中文。名字四周围是星际大战中的人物。

罗杰瀚说,这件作品才完成了不到一半。原来,他每一件绘画都要画上至少八层颜料,包括丙烯及喷漆。一层一层上色,一层一层喷色,过程繁琐耗时,否则达不到他理想中的色彩浓度与层次感。虽然是波普、当代的图像,罗杰瀚却坚持不用电脑来做。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喜欢。现在每个人都求快,我却觉得过程比完成品更重要。因为在绘画的过程,会产生新的想法,会有逐步的改变。太快的话,很多细节抓不到。更可况,绘画是好玩的过程。在台湾或中国,真正的艺术家是很注重画画的硬功夫的,不只是观念。功夫要到家。”

问了自己很多问题

不要以为罗杰瀚创作概念会被市场主导。他说艺术绝对是创作初衷,而不是商品。商品只是后来的艺术衍生物。特直白的罗杰瀚说:“就算是‘艺术登陆新加坡’等艺博会,也是商业活动啊!”

所以,不要把他当成是一个商业画家。他只是觉得搞艺术,也可以通过衍生品让艺术多元化、平民化。譬如,他的作品获得Casio、Adidas等品牌青睐,制作成商品或橱窗设计。“好处就是艺术家可以不需要靠领政府创作基金来生活,而是通过商机,另觅创作资金来源。”

罗杰瀚曾就读于拉萨尔艺术学院,获《海峡时报》奖学金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大学深造。他在前往台湾以前在《海峡时报》任卡通及插图员,结果工作不到一年,其才华被台湾歌手及麻吉娛乐总裁黄立成相中,买下他的合约。

他一路合作的对象如美国涂鸦大师John "Crash" Matos、台湾与中国大陆艺术家都让他在创作路上一再挑战自己的创作思维。Crash曾经问他为什么画画像个西方人。中国艺术界以为他是台湾艺术家。他一路问了自己很多问题,关于身份、关于认同、关于社会,摸索至今天。因此,他的中文名字像书法线条一样在波普艺术中炸开,绝对不是偶然。

想要接近罗杰瀚的“另一面及罕物”,不要错过这个展览。

●已开始,展至3月2日/每天上午11时至晚上8时;2月26日上午11时至下午3时/ION艺术展厅,乌节ION四楼/免费参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