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理会公布艺术发展津贴 文艺团体 有人欢喜有人愁

字体大小:

国家艺术理事会前天公布“主要拨款”和“种子基金”两项拨款未来三年的新得主,记者访问部分获得赞助的文艺团体,针对拨款数额和未来计划,负责人各有话说。

王一鸣 陈宇昕/报道

62个文艺团体今年获得国家艺术理事会总额1620万元的发展津贴,拨款数额比去年多了将近110万元。这笔拨款由44个获得主要拨款(Major Grant)的文艺团体,以及18个获得种子基金(Seed Grant)的组织分享。

国家艺术理事会理事长黎秀婷在文告中说:“主要拨款和种子基金是我们为支持新加坡艺术所提供的最强有力的支援。我们希望这些拨款能继续扶持文艺团体的深度发展,启发多元艺术并向更多受众推广艺术。”黎秀婷也呼吁本地观众、私人艺术赞助者和相关组织能对本地文艺团体投入更多关注和资助。

新典现代舞蹈团所得最多

刘美玉:将更专注投入编创

今年共有25个文艺团体获颁为期三年的主要拨款,加上目前已经在计划内的19个团体,2016财政年获得主要拨款的团体总额达到44个,是历来最多的一次。

主要拨款获得团体中,新典现代舞蹈团得到40万元,这是最大的数额。新典艺术总监刘美玉昨晚接受记者电访时说:“非常欣慰艺理会能长远看待新加坡现代舞艺术的发展前景,这笔拨款对我们是非常大的鼓励。”

她坦承若失去艺理会的拨款,舞团会走不下去。这笔赞助除了将让舞团在艺术创作上走向更高水准、更精致化的方向,也将在辅助艺术创作的其他方面带来助益。

“比如我们可在制作、行销、宣传和行政方面投放多一点资源,”她说,“我们能够聘请更专业的人员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无需让舞者兼顾,舞团能更无后顾之忧地投入艺术编创。”她也计划与艺术经纪人接洽,为新典寻找更多海外巡演和参加国际艺术节、交流的机会。

猴纸剧坊晋升“主要拨款”但得款低

何家伟:当局似乎不重视儿童剧场

猴纸剧坊是从“种子基金”晋升到“主要拨款”的八个团体之一,得到18万元赞助,但在获主要拨款的华语戏剧团体中,数额最低。

猴纸剧坊艺术总监何家伟(48岁)受访时难掩失望,他说:“我的感觉是相比于成人剧场,当局似乎并不重视儿童剧场,这很打击我的自信心。”

他指出儿童剧因票价定价不高,在票房收益上无法和成人剧场相提并论,制作经费却并不少,所以只得苦撑,何家伟说:“儿童剧在教育小观众的同时,也肩负着为成人剧场培养新观众的责任,因为这些小观众终究会成长为成人剧场的观众,所以即使是儿童剧,我们在制作水准上不能让步。”

尽管认为拨款数额并不足够,他表示只能退而求其次,聘请较资浅新人演员和制作人员参与作品,但依然会要求品质,尽力打造优秀儿童剧目。

福建会馆舞蹈剧场也“升级”

林美琴:继续培养本地华族舞蹈人才

同样从种子基金升至主要拨款获得团体的福建会馆舞蹈剧场,将利用部分主要拨款在未来的三年里开设专业华族舞蹈培训课程及其它系列课程,继续培养出本地杰出华族舞蹈人才。同时将举办一系列外展活动,提升观众对华族舞蹈的认知、了解和鉴赏。

艺术总监林美琴说:“获主要拨款让我们更有信心,舞团将继续提高艺术及专业技术的水平,在舞蹈创作上,力求传承传统、创新突破。我们要为弘扬华族传统文化而努力——这是舞蹈剧场的视野,也是舞蹈剧场的使命。”

鼎艺团获增加拨款

黄德励:考虑增加全职人员

鼎艺团第二度获得主要拨款,2016年拨款为33万元,单年拨款比上一次多了将近10万。

乐团总经理黄德励说,去年乐团开始走向全职制,目前有五名乐手、职员全职工作,乐团的负担也更大了。如今拨款增加,乐团能够考虑增加全职人员人数。

他也说,拨款金额增加了,现在乐团能够做更长远的规划,有利于乐团的艺术发展。

此外,乐团将在4月公布新乐季节目,届时将有八个主要演出,比往年多出两场音乐会。不过行政开销也相对提高,拨款增加非常及时。

新加坡诗歌节成功申请到种子基金

陈志锐:不必再自掏腰包办活动

本地华文诗人陈志锐、淡米尔文诗人拉塔、英文诗人丁宜瑞与马来文诗人阿扎尔,去年在唐爱文教授的推动下创立了第一届新加坡诗歌节。他们也建立组织,成功申请种子基金。

去年诗歌节在毫无经费的情况下顺利完成,许多诗人不得不自掏腰包办展览办活动。文学活动要找合作对象也往往受限于资金,有了拨款,陈志锐相信,能够促成更多合作项目。

陈志锐强调,获得拨款并不意味扩大规模,更重要的是如何有效分配资源,稳定、持久地举办诗歌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