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博物馆体验 新派纪念品述说新加坡故事

字体大小:

纪念品店卖的不外是印上景点图案的产品?本地新派纪念品店要打破这样的观念。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开设纪念品店的Gallery & Co.,将美术展品和建筑元素融入纪念品设计中;另一家原店设在新加坡美术馆,上个月在美芝路开设旗舰店的Supermama,则强调纪念品须述说新加坡的故事。他们都希望顾客购买纪念品时,也把一份新加坡文化带回家。

林方伟/报道 龙国雄 熊俊华/摄影

开设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的纪念品店Gallery & Co.之前,本地设计公司Foreign Policy创办人陈为晟和余雅琳到巴黎和伦敦的博物馆纪念品店参观、考察。归家总结心得,他们发现其实并没学到什么,反而领悟到什么不该做。

陈为晟说:“我们悟出一个道理:若要创造一个用艺术和设计刺激访客想象力的空间,而不单是一家只希望访客消费的零售店,我们就不能只把画作印成明信片、海报、T恤、钥匙圈、布包上。”

他们找到一个独特的模式:只以美术馆的建筑和画作为起点和跳板,设计出一系列原创产品。

目前全世界少有像Gallery & Co.如此原创的博物馆纪念品店,设计杂志“Wallpaper”更称他们“给博物馆纪念品店一个全新的定义”。

与画作对话的产品

配合开馆的两个重头展——吴冠中的“大美无垠”与新加坡水墨画大师蔡逸溪的“雨后”,团队花了至少半年研究展品的精髓,设计出一系列与画作对话,但又可以自成一格的产品。

他们取蔡逸溪《蓝窗》(1989年)的蓝白黑三色,以及吴冠中《朱墨春山》图里的五彩线条为基调,请泰国清迈师傅制成各款手工香皂;同样的元素也交予本地蜡烛师傅与陶艺师,制成香薰蜡烛。

团队还取蔡逸溪的《雨后》,制成透明雨伞。余雅琳对这把伞情有独钟:“我们将水墨线条印在伞上,从伞下望上去就像是水墨被雨冲散,沿伞落下,这设计很完美地诠释了看蔡逸溪画作的感觉。我们原本还想把《雨后》制成透明雨衣,但因为印刷技术的局限而暂时作罢。”

团队还研究美术馆前身,将政府大厦和最高法院的建筑元素,包括殖民风地砖、阳台装饰、阶梯等几乎图像化,设计成记事本与布包等。

升华为时尚设计店

主导纪念品店设计方向的余雅琳说:“我们相信纪念品不只是买个印上画作或博物馆商标的信物,这对访客没有意义。他们必须对产品产生情感上的反应,买回家后,除了纪念,还能在日常生活中用得上,使用时又能引起亲朋好友或他们国家的人的兴趣,变成话题。”

要做到这点,陈为晟和余雅琳认为纪念品店必须升华成“时尚设计店”,为此,Gallery & Co.一端售卖原创博物馆产品,中间是两家让访客休息、流连的小吃店和咖啡座,分别由餐饮和酒店创办人卢立平和Plain Vanilla创办人陈慧玲经营。

另一端则售卖由纪念品店团队策划、精选的服装品牌,有法国服装品牌Maison Kitsune,以及本地作家杨薇薇(Yeo Wei Wei)精选的书籍,有一些是她之前与美术馆团队根据馆内收藏画作自创的童书,包括从钟四滨画作获得灵感的《咸鱼》;刘抗乡村油画延伸而成的《可可历险记》(Koko the Great);以及漫画家刘敬贤(Sonny Liew)根据先驱女画家张荔英生平所创作的四格漫画《暖夜,不朽的日子》(Warm Nights Deathless Days)。

重现参观美术馆的心情

在本地有一定名气的“Supermama”,在新加坡美术馆(Singapore Art Museum)开的纪念品店,除了售卖美术馆出版的美术书籍,也卖Supermama的原创产品。和Gallery & Co.不同的是,Supermama并不附属美术馆,无须呼应美术馆的展品,但Supermama创办人刘志雄说:“纪念品店必须是博物馆体验的一种延伸。许多博物馆的纪念品店只忙着卖东西,忽略了营造内涵与精神。”

他与家人最近到美国,参观了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与古根汉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发觉里头的纪念品店与精彩的展品缺乏衔接:“它们纯粹是贩卖部,没有吸引访客消费的故事,与博物馆的展览和空间是不连贯的。”

Supermama上个月在美芝路上开设了首家旗舰店。店面虽离开了美术馆,但仍带着美术馆的精神,店面设计从美术馆和艺廊汲取灵感,将参观美术馆的心情与态度在纪念品店里重现。

踏进这里,第一个体验来自脚下的碎石路。刘志雄说:“就跟博物馆是特别设计让人驻足欣赏艺术品的空间一样,我在室内加入了碎石,希望让人一进来就能放慢脚步,不要行色匆匆地买东西,而是像进入博物馆一样,静下心来欣赏我们的产品,聆听产品的故事。

“好比我们最新与日本有田烧瓷器公司Kihara合作烧制的瓷杯与瓷碟上的插图,是设计师Shenna Lou从新加坡首任驻扎官威廉法夸尔(William Farquhar)在本地搜集的动植物水彩画册获得灵感,重绘的狮城花草图腾。我们希望能一一为客人解释创作背后的故事,也作为讲述新加坡历史与文化的跳板与媒介。”

述说生活与年代的纪念品

刘志雄说,纪念品的形式将一成不变:“它们来来去去离不开钥匙圈、冰箱磁铁、布娃娃、瓷杯等等。不同的是,现代顾客会更加要求这些纪念品不只是印上一成不变的樟宜机场、鱼尾狮,而希望它们也能述说一个地方、一个年代,以及当地人的故事。”

Supermama去年配合SG50所推出的50件“新加坡纪念品”,便将门挡、马克杯、橡皮擦、水壶、布娃娃等普通纪念品,与新加坡的游乐场、国人热爱的七彩千层糕、组屋图腾、咖啡店文化、鱼尾狮等合体,纪念我们的生活与年代。

Supermama在其宣言中,表示从日本人身上学到了精制“土产”的精神。刘志雄叙述某次在日本邂逅一位木雕老师傅,他的技艺高超,经过长年训练,能将实木雕成一块块滑溜的“石头”。当刘志雄把他的作品像宝贝般捧在手心端详,老师傅感动得流下眼泪。刘志雄说:“日本人很认真地制作土产,我们也要学习他们的精神,绝对认真地对待我们的纪念品。”

感受手作的温度

刘志雄的妻子李美玲是Supermama另一创办人,她说:“我们在设计任何一件纪念品前,都很透彻地了解产品背后的故事。常找日本工匠合作,是因为我们尊敬他们对传统手工艺的奉献与坚持。我们每一件与传统工匠做的产品,在述说新加坡的故事之余,也在诉说老工匠的历史与历程。当你捧着一个有田烧瓷杯或瓷碟时,就仿佛是在握着工匠的手,感受人手创造的美好与温度。”

Supermama今年也尝试区分不同的纪念品,搬入旗舰店后另辟高档手工纪念品副线Vanda。首推的两款产品中,其一是与日本石川县,有70年历史、目前由第三代掌门人经营的“冈田屋漆器”(Okadaya Shikki)合作,所推出的iPhone壳与钢笔,在亮黑华丽的漆器上以精细手艺用金泽箔涂上热带花卉图案,华贵动人。另一产品是和日本铸心工房合作,采用铸铁打造迷你花瓶造型纸镇。

李美玲说:“许多人忘了纪念品还包含奉献的意义——为送人而特地去买有意义的礼物,因此有必要认真地对待纪念品,将纪念品更精致化。”

“一个新加坡”瓷盘人气高

Supermama目前卖得最好的产品是印上65到70个新加坡最具代表性图案的“一个新加坡”有田烧瓷盘,购买的人林林总总,不只是旅客,还包括新加坡人和买来送给海外访客的政府人员。

刘志雄说:“我们当时认定Supermama最缺的是一个装满所有新加坡故事的产品,便与团队构思出这样一个产品来。”他们还与国家档案馆合作,印制小书本,逐一讲解瓷盘上每一个图案的典故与历史背景。

“一个新加坡”瓷盘每年增订,第一个版本没有哭泣的李光耀肖像,第二年才加上,现在考量到李光耀肖像或被商业化,未来版本可能拿掉这图案。刘志雄笑说:“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历史学家,在我的瓷盘编订新加坡历史。”

希望影响其他国家的纪念品店

的确,纪念品店的概念也随着Supermama和Gallery & Co.这类挑战传统、结合艺廊与零售概念的空间,而找到新生命。

Gallery & Co.的余雅琳说:“纪念品店不应只属于游客,我认为它也应该是属于当地人的创意空间,给凡是进门的人带来灵感,刺激想象。这也是我们创办Gallery & Co.时的宗旨。我们想推推看,把死气沉沉的纪念品店推到一个新的境界。”

随着“新派”纪念品店在本地崛起,余雅琳自信地说:“希望能由新加坡带头,作为‘导火线’,促成连环效应,继而影响其他国家的纪念品店,为这个零售模式注入新生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