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于以舞造剧的《丝海梦寻》

《丝海梦寻》述说两代中华航海人的故事。(主办机构提供)
《丝海梦寻》述说两代中华航海人的故事。(主办机构提供)

字体大小:

艺博

蔡曙鹏/文

舞剧在中国的历史不到百年,但近几十年各省歌舞剧院创作与排演了不少大型舞剧。有些作品有浓郁地域色彩如南宁市艺术剧院的《妈勒访天边》,也有作品写近代人物如广东歌舞剧院的《沙湾往事》。元宵节期间我们观赏了福建省歌舞剧院的舞剧《丝海梦寻》,虽是创建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题材,但不打造成历史舞剧,而是借虚构故事抒发历史情怀,寻求在历史文化中穿越时空、贯通普世博爱的精神内涵。

去过泉州的人都知道,今天这古城新楼房林立,车来人往一片兴旺。但公园里的南音流韵、庙会的高甲戏风采和戏台上的木偶戏精湛演绎,马上让人意识到这是个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地方。明初设福建市舶司于泉州,促进了朝贡贸易的发展。当年外商熙熙攘攘景象,经过福建省歌舞剧院总导演、作曲杜鸣、执行导演谢南等人组建成的主创团队的艺术想象,展现在《丝海梦寻》的舞台上。服装设计师谢芳用色选材细心,色彩斑斓而不凌乱,把观众带进那个中国与远来客人在泉州经商贸易的年代。

电闪雷鸣中舞蹈气势磅礴

时代背景是800多年前。主角是在“通远舟师”商贸船队的船长阿海(孙富博饰演)、妻子桐花(唐诗逸饰演)、他们的儿子小海(黎星饰演)和西亚王子哈马迪(李超饰演)。故事写他们一家两代人为开辟海上丝绸之路,带领通远舟师号船队的血泪。父亲阿海为保护来自远方的客人的生命与财产,敌不过狂风悲惨牺牲了。没想到许多年后,哈马迪巧遇小海,这个机缘,给舞剧情节发展带来一个高潮。

舞蹈是以自身形体动作为媒介的有目的性的行为。作为舞剧,以舞为中心,构成有戏剧情节的故事,就需要以舞造剧,弄清舞和剧、人物思想和内心情感的关系。《丝海梦寻》里阿海父子的远航经历与梦想,西亚王子哈马迪到遥远东方探秘与经商,留守在家的桐花孤苦期盼,提供了丰富的可舞性桥段。可喜的是编导善于开掘与描绘人物的典型性格。如年轻哈马迪的快速转身、敏捷手臂、轻巧弹跳,展现他闪光的青春。桐花的内敛、委屈、忧愁,大海的热忱、勇敢、坚定,都能以适当的舞蹈语汇来表现。

汪洋大海承载着梦想、财富、激情和风险。航海人的生活,挑战与乐趣共存。狂风巨浪把航海人磨练成强悍、坚韧、果敢、奋进的勇士。因此两段大风大浪的情节,自然成为《丝海梦寻》的亮点。只见群舞演员大幅度调动,电闪雷鸣中舞蹈气势磅礴,在灯光师邢辛的处理下,浪尖上的航海人死里求生的画面,令人为之心动。

桐花的独舞感人

群舞的成败对舞剧成败有重要影响。例如《天鹅湖》的天鹅群舞、《宝莲灯》的贺喜群舞,都因编排得好,给舞剧锦上添花。《丝海梦寻》有许多场群舞,如元宵舞、拍胸舞、木偶舞、算盘舞、陶器舞、丝绸舞等,组织得顺畅。编导也巧妙把闽南元素融入舞蹈,加强了舞剧的地域特色。唯村民的服饰若更简朴些,会更符合剧中情境。

独舞、双人舞、三人舞,是舞剧刻画人物内心情感的重要手段。《丝路梦寻》中,桐花的独舞很特出。她大段抒发内心情感的舞蹈,就像歌剧中的咏叹调一样,叫人跟着她愁肠百结。继而接到噩耗后,晴天霹雳。整段独舞淋漓尽致地抒发了人物的内心情感的汹涌澎湃。哈马迪与阿海的双人舞,刻画这两个人物的性格,极为生动。不过,小海与母亲的双人舞应或许可再斟酌。套用托举等一些古典芭蕾舞常见的组合,与表现此剧中的母子关系不甚贴切。

《丝海梦寻》结尾,小海带领水手整装出发,不畏天长路远,以强有力的动律,体现中华航海人的气质。

●《丝海梦寻》/4月4日(星期一)晚上7时30分/黄金剧场(Golden Theatre,6001 Beach Road #03-00,Golden Mile Tower)/不公开售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