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摇滚《聊斋》 台词更犀利剧情更动人

字体大小:

王一鸣/报道 龙国雄/摄影

以为六年前看过实践剧场的摇滚音乐剧《聊斋》,今年就省了不用看?那你就错了,重新上演的《聊斋》,不单音乐方面更撼人,歌词更犀利,而且在剧情上经过一些调整,主线人物如男主角“桑晓”的脉络更清晰,更能让角色自圆其说,也让观众观看时能够接受,进而喜欢上这些角色。

实践剧场的《聊斋》选取蒲松龄《聊斋志异》中书生“桑晓”、狐妖“婴宁”、水鬼“封三娘”、术士“成半仙”等并不相关的几个人物,为各个角色添加血肉加以引申,在同一时空中发生微妙的情爱纠葛和感人的生死离别,颇符合宣传册上的句子“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这部作品在探讨人性的爱与欲之外,很玄幻地揭示一些高于人类的情感模式,或说把情感放诸于更进化论更科学观的角度来赏析。比如“动物是否有爱?”从“桑晓”(人类)与“婴宁”(狐狸)关系上可观一二。

郭践红:没有爱不成人生

“婴宁执着的问题是‘做了就会有爱吗’?”实践剧场艺术总监郭践红解释,“爱和欲对狐狸来说是两回事,欲是实际的配种动作,并不带有人的思考,但是她在看人的时候,她寻求一份爱的理解,因为她知道这是人有的,而她没有,最后是她先于‘桑晓’懂得了什么是爱。”

郭践红举例说网络上很多关于动物的视频,比如一条狗陪护着另一条受伤的狗,流泪或舔舐。“你说那是什么?那是爱吗?狗不可能跟你沟通说:‘没错,那就是爱’,对动物来讲,这种‘爱’再单纯不过,但人在面对爱时,反而有了很多杂念。”

郭践红说,爱是人存在最根本的追求,不管是怎样的爱。如果人生命中没有对爱的追求,那算是白活了,爱也是最复杂最会让人痛的,不懂痛,也就不懂爱;不懂爱,也就不懂痛。没有爱,就不成人生了。

“自古以来,多少人,多少行动,多少文字,多少艺术表达形式让人去认识爱,而人也常为爱定义,什么是对的爱,应该的爱,放纵的爱,压抑的爱,不被承认的爱……事实上每个人都有权利去爱,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要怎么爱,但家庭、社会、国家、法制要建立多少框框,要做多少判断?爱本是要给人带来快乐的,现在爱既被用来伤害,也被拿来恐吓。”郭践红说,“所以再看回这部戏——畜生,对爱的追求和认识是最真挚也纯粹的。”

《聊斋》虽是实践剧场最“言情”取向的一部戏,但每一出不同作品,编创者都在用不同方式看人与人的关系。爱像是个严肃又复杂的议题,经过艺术的折射却变得五光十色充满情趣,正应了剧中一句话“你们相爱的人,最有趣了。”

梁允睿和叶贞芳

吃透剧本拿捏情绪

参与此次演出的年轻演员梁允睿和叶贞芳对此体会也很深。

毕业于台湾艺术大学戏剧系,在台湾多次参演音乐剧的梁允睿,说要把学识渊博、风流倜傥的“桑晓”演出深度演出共鸣,而不是一个招人戏谑的花心男,他花了不少时间来吃透剧本、和同事讨论,以求合理化这个角色。因为“桑晓”在同一个晚上,邂逅了“婴宁”和“封三娘”,并把一妖一鬼两位女子带回家,纠缠于爱与欲、情与理,甚至生与死,他的命运要在一夜之间发生连串巨变。

“我私底下比较害羞内向,‘桑晓’外向奔放,我和他找到的一个共性,是好奇心,因为‘桑晓’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人,必须保持好奇心,这一点让我感到与角色贴近。”他说,“不过,故事本身充满现代性,让我也有切入点,毕竟爱,贯古至今,是永恒不变的,也是永远能打动人的。”

首次跨行演华语剧的叶贞芳表现亮眼,台词和情绪拿捏都令人称道,为演好角色,她看古装剧进入中国古代女性贞烈的精神世界,也专门找老师在台词方面指导。她说:“现代人面对爱情有一种犬儒主义态度,这部戏在浪漫传奇中,带我们重新领略爱情纯真、浪漫的本质。”

叶贞芳演出时,几度台上落泪,她说:“‘封三娘’的坚持、专一是最动人感人的品质,爱情就是这个道理——有些事情可能一生只得这一次。我也不知道下次是否有机会出演华语剧,这么难得的机会和精彩的作品,我庆幸自己抓紧了。”

《聊斋》的唱段此次也录制成原声带,小寒作词、黄韵仁作曲,梁允睿、董姿彦、叶贞芳、潘嗣敬献唱,这张极其动听的原声带只能在演出现场购得。

●实践剧场

华语古装摇滚音乐剧《聊斋》

已开始,至4月17日

晚上8时(周二至六);下午2时30分(周六及周日)

戏剧中心剧院(国家图书馆3楼)

票价:81、71、51元

售票:SISTIC;电话:634855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