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博物馆小而巧

谈到博物馆,大家会先想到国家级的公共博物馆,例如国家博物馆和国家美术馆。

不过,我国民间成立的私立博物馆其实多达20家,展览主题涵盖艺术、历史和自然生态,展现出不同面貌的风土民情,和丰厚的文化遗产内容。

本期《大特写》,记者寻访本地私立博物馆和相关机构,探讨私立博物馆的角色,也参考日前走访的日本和台湾的私立博物馆,感受它们的独特魅力。

走一趟私立博物馆之旅,探索鲜为人知的文化遗产,发现过去不曾注意的本土人事物。

小小的新加坡蕴藏约20家私立博物馆,从华族戏曲博物馆到玩具博物馆,将独特的风土民情进行系统化的归类和展示。

相较于综合性博物馆,私立博物馆面积较小,选择更具体的主题进行展览,带给参观者更深刻的体验,诉说更细腻的故事。

2010年成立的“The Private Museum”,由房地产业父女档张东孝(75岁)和张嘉慈(48岁)发起,主要展出本地收藏家的珍藏,也为本地新晋艺术家提供展览空间,让公众探索本地丰富的艺术宝藏。

张东孝说:“上世纪90年代,越来越多国人开始收藏艺术品或文物。我当时在想,如何让更多人有机会欣赏这些收藏,又能推动本地创作,因此萌生成立博物馆的念头。”

张嘉慈则说,本地艺术界多姿多彩,本地创作体现新加坡独特背景。“不过,这些作品往往收入私人珍藏,我们希望将作品带入公众的视线。”

她举例说,博物馆目前展出本地陶瓷艺术家黄方玲的作品,她虽旅居纽约,但设计元素蕴含在新加坡的童年记忆,包括国人熟悉的家具和收藏袋等,让人从细节中探寻本地文化痕迹。

展馆经理张伟杰(28岁)强调,私立博物馆能与国立博物馆相辅相成。“特别是碰到展出收藏家的作品时,私立博物馆能提供不同空间,让不同的解读并存。”

另外,私立博物馆的独特之处也在于大胆创新、尝试新科技。基于空间限制,私立博物馆善于利用新媒介进行加值的记述,例如在作品旁播放作者创作过程,颠覆一般人对博物馆的概念。

张嘉慈说:“社交媒体的普及不会侵占人们的注意力,反而让更多人关注我们推广的文化遗产。这几年来,参与活动的人数增长三倍,让我们备受鼓舞。”

file6zz8u1cl1qo1k9eomp9f_Large.jpg
The Private Museum展馆经理张伟杰(左起)、博物馆发起人张嘉慈和张东孝。(严宣融摄)

面对资金和场地等挑战

私立博物馆是私人经营,在资金和场地都面对不同挑战,须重新思考经营方式。

本报3月初报道,裕华园活龟鳖博物馆因原址重新发展而须搬迁,馆长陈可倪(47岁)在面簿向李显龙总理求助,引起关注。该馆租约已到期,已安排迁至双溪登雅一带。

陈可倪说:“很多人忽略经营博物馆所需的投入,特别是小规模博物馆,更需亲力亲为。无论如何,我认为应该坚持到底,下一代或许有更好的能力,但前提是要有我们为他们保存记忆。”

The Private Museum创办人则积极争取注册为慈善团体与公益机构,从而展开筹款活动。

张嘉慈说:“申请过程困难重重。我们是开拓者,没有人知道应怎么做,因此在和官方沟通三年后才顺利注册。我们的经历能为其他博物馆提供借鉴。”

该博物馆的运作成本主要通过小型捐款、政府提供的文化捐献配对基金,和发起人的捐赠所维持。相较于政府支持,张嘉慈表示更希望看到大型企业积极支持。

保持独有特色   博物馆须自主

学者认为,自主性让私立博物馆展现魅力。本地有足够空间让私立博物馆展出独特和个人性的物品,但须维持自主性。

新加坡管理大学主讲博物馆学课程的陈美英副教授受访时指出,私立博物馆的独特之处在于细致的经营模式。大多数私立博物馆都从个人收藏延伸出来。

“国立博物馆代表官方对文化遗产和身份认同的定义,为国人和外国人描绘新加坡的面貌。但我们还有足够空间展现其他具个人特质的收藏,私立博物馆正好能扮演这个角色。”

她说:“要让私立博物馆保持特色,必须让它们自主,更何况大部分私立博物馆都是营利性质的。政府或许可以考虑成立与国家艺术理事会相似的组织,扶持和宣传私立博物馆,提供空间和资金办活动。”

用不同主题诉说本地故事

国家文物局发言人受询时说,私立博物馆诉说不同的新加坡文化和历史故事,丰富本地博物馆面貌。

“私立博物馆有不同主题和重点,或代表不同群体,为‘新加坡故事’增添不同层次的色彩,完善国立博物馆的国家叙事。”

当局也和私立博物馆展开不同性质的合作,包括举办文化遗产节和儿童季,呈现新加坡历史的不同面貌。

其中,文物局在1996年推出圆桌会,为私人博物馆与公共博物馆提供交流、学习和提高知名度的平台。当局也在2013年推出文化遗产资助津贴计划,资助社区团体成立社区展览馆。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也成立新加坡文化专才培育学院(Culture Academy),为博物馆和文化领域培育人才、提供交流平台。

“在文化遗产发展总蓝图下,文物局致力于为广大博物馆领域提供全面管理方式,着重提升本地博物馆人员的技能和专长。”

台湾博物馆 宗教与民俗信仰平等展示

记者也走访第一家在在台湾《博物馆法》下注册的博物馆——新北市的“世界宗教博物馆”。

踏入博物馆,不会让人感觉渲染迷信或传教。

博物馆上层,利用不同宗教仪式和器具,探讨人类共同关注的生老病死课题。下层则将空间平均分成11块,让世界10大主要宗教和台湾民俗信仰有平等的空间进行介绍,有意识地努力做到不偏袒任何宗教信仰。

通过介绍宗教教义,提高参观者对不同宗教的整体认识,在一定程度上较容易引起争议,特别若由官方主导,也容易引发有所偏袒的指控。

私立博物馆以客观和非官方立场来进行展览,或许能更好传达展览要传播的意义。

日本博物馆 国立与私立相辅相成

刀光剑影,诉尽多少沧桑事?

日本私立博物馆与国立博物馆相辅相成,以特定文物类型作为展览主题,更精致深入展现文化遗产的不同面貌。

记者日前走访东京的日本国立博物馆,它展出日本文化遗产的精华,若游览一天,就能略知日本文化的演变。

不过,逛完一天还意犹未尽,特别对特定物品或技术感兴趣,感觉还能继续深入探索。

作为综合性博物馆,国立博物馆在有限空间内展现文化在不同时空和不同性质的特征,必须取舍,选择最具代表性的,以一两件文物呈现特定历史时期的工艺技术,让参观者迅速体验文化的方方面面。

相反的,由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开设的“刀剑博物馆”,三层楼展馆致力于展现出武士刀和其他古代兵器,包括制作工艺,甚至是特定武器的独特历史。

对比两间博物馆,国立博物馆浓缩了精华,重在“宽度”;私立博物馆则全面展现特定主题,着重“深度”。两者完全没冲突,反而相得益彰,让人各自体验。

file702q3mkg9rqe5ub1gg3_Large.jpg
位于东京两国的刀剑博物馆,三层楼的展馆展出武士刀和其他古代兵器,包括制作工艺和特定武器的历史。(王康威摄)

四大类私立博物馆

日本的私立博物馆可明显分四大类型,在展品选择和资金筹集方面都有不同侧重点。

① 文化传播类

专推广特定文化产业,大多属慈善性质,靠参观者捐款或基金会的拨款维持运作。上述的刀剑博物馆就是爱好者协会为保持和推广相关文化产业而设。

② 商务消费类

通常楼上是展区,楼下是商店,展示品和售卖的东西有关,通过促进消费取得收支平衡。位于浅草的和服艺术馆就是商务型博物馆的典型例子,楼上展览区是琳琅满目的传统和服展示,为推销楼下售卖的商品。

③ 企业推广类

由大型企业推动,在日本甚至被视为体现企业社会责任的行动,增加消费者对产业和技术的认识。位于大宫的火车博物馆和葛西的地铁博物馆,都由相关企业经营和赞助,有助于提升形象和认知度。

file702q3n0xviadpi2voyh_Large.jpg
位于东京葛西的地铁博物馆。(王康威摄)

④ 个人收藏品,或以个人名义设立的基金会主导的纪念博物馆

踏入目黑的寄生虫馆,让人毛骨悚然,里头展出著名寄生虫学者山口左仲收集的上百件寄生虫标本,包括全长8.8米的寄生虫,但多数参观者都不怕,还竞相合影。由此可见,私立博物馆既复杂又精彩多元,值得进一步探索。

002_Large.jpg
日本的博物馆展出著名寄生虫学者山口左仲收集的上百件寄生虫标本。(王康威摄)

本地可借鉴日台博物馆法

日本和台湾的《博物馆法》,对新加坡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日本和台湾在不同时期通过了《博物馆法》,让私立博物馆获承认和政府补贴,对私立博物馆的发展和维持具特殊意义。

目前新加坡除了《国家文物局法令》外,并无其他关于私立博物馆的立法。各方对本地是否需要《博物馆法》也有不同见解,有业者认为,法令能推动有志者参与建设,也有人认为应等到博物馆发展成熟后才考虑立法。

日本模式在这方面可作为参考。日本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制定全国性的《博物馆法》,为博物馆行业提供规章,从而促进博物馆行业健康迅速发展。法律规定,欲开设博物馆须向官方登记,并展现博物馆具足够资料、专业人员和建筑等条件,确保能持续经营。

台湾则在2015年通过《博物馆法》,当时台湾已有320家私立博物馆,但许多“身份不明”,业者因此积极和当局协调,让私立博物馆合法化,以享有政府补助和优惠。

台湾历史博物馆前馆长黄光男就说:“通过博物馆法也表示国家的文化深度已达一定水准,甚至可开发观光资源,有了法律后,对地区发展也依法有据,使地方或私人博物馆在有规范、有保障下,管理办法有一定的标准。”

记者侧记——博物馆的传播能力

在学生时代,我闲暇时总爱上网搜索奇特有趣的博物馆,也对博物馆的社会责任感到理所当然。

这次到日本和台湾旅游,重新参观别具一格的博物馆,也让我对本地的私立博物馆情况进行反思,从而催生出这“大特写”。

还记得去年和同学聚餐时,有人在本地某公共交通集团上班,聊天话题很快就转向如何提升该公司在国人眼中的形象。

参与讨论者背景迥异,提出的建议也很多,当时我随口说了一句:“你们应该先开间博物馆,让大家知道背后的问题和难处。”

几位朋友都去过大宫的火车博物馆,对这句无心插柳的提议,似乎都产生共鸣,提醒我不能小看实体博物馆在信息传播的能力。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