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作家获普利策小说奖

字体大小:

陈宇昕/整理

普利策奖日前揭晓,美籍越南裔作家阮越清(译音,Viet Thanh Nguyen)凭小说“The Sympathizer”(暂译:同情者)获得小说奖;阿美尼亚裔诗人彼得·巴拉契安(Peter Balakian)则获诗歌奖。

阮越清出生于越南,成长于美国,目前任教于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

《同情者》以1970年代越南战争为背景,描述主人翁如何在其个人忠诚与政治信仰之间徘徊挣扎,寻找答案。

主人翁的父亲是法国人,母亲则是穷困的越南人。他到美国上大学,但为了对抗共产主义,毅然回返越南参战。

他是一个双重间谍。

普利策奖评审认为小说展现了两个世界截然不同的生活面貌,检视了越战对文学、影视的影响,更让读者反思当今美国发动的战争。

阮越清得知获奖后,在个人网页上写道:没有一个少数族裔、有色族裔作者,能够说他或她凭一己之力达致成功。“我们亏欠他们太多了——那些集体的挣扎,那些走在我们之前的社运人士,为我们打下基础,成就我们,一些人幸运地能被记住,更多人被遗忘了。”

《同情者》是阮越清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为他赢得不少荣誉。小说也入围了笔会福克纳奖、爱伦坡奖,这两个美国艺文界大奖本月底与下个月初将陆续揭晓。

本届普利策诗歌奖得主则是美籍阿美尼亚裔诗人彼得·巴拉契安。

得奖作品为“Ozone Journal”(臭氧日志)。

巴拉契安已出版七本诗集,此外他曾出多本散文集,探讨个人生命,以及阿美尼亚大屠杀事件。

《纽约客》作家威廉·芬尼根(William Finnegan)凭作品“Barbarian Days: A Surfing Life”(野蛮人的日子:冲浪人生)获得传记奖。

非虚构类得奖作品《黑旗:伊斯兰国的崛起》,作者乔比·瓦立克(Joby Warrick)是《华盛顿邮报》记者。他对伊斯兰国的详尽与独到分析,让他赢得业界学界尊重。他认为伊斯兰国意识形态的形成,从阿富汗战争开始,并在伊拉克战争中达到高峰,并因叙利亚内战进一步深化。

瓦立克在一次访谈中说,如果美国2003年没有入侵伊拉克,伊斯兰国就不会存在。

普利策历史奖得奖作品则是T.J.斯蒂尔斯(Stiles)为19世纪美国陆军军官乔治·卡斯特(George Custer)撰写的历史传记“A Life on the Frontier of a New America”(在新美国前线的一生)。

斯蒂尔斯曾获美国国家书奖及普利策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