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继续航行的意义 ——读陈维彪《航海纪事》

字体大小:

《航海记事》的故事起自大海推塑出来的岛。天空有一只燕子偶尔飞过,“自宋朝/面带忧郁”。

有一尾鱼。鱼的家在海、在三大洋。“如当年他尾随波光/不浪漫地出海/在鱼的家上航行”,“我/你/我们到了岛上。时间不断流动。鱼/已是我们的潮州”。后来鱼成了鱼化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