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与超人 暗明之争

字体大小:

李亦筠/报道 

华纳电影提供照片

超人比蝙蝠侠早出道11个月,若说超人源自“光明”,那蝙蝠侠便自黑暗崛起。两人75年前就在漫画中合作,明天于本地上映的《蝙蝠侠对超人:正义曙光》,将是他们首次在大银幕对决。

趁新片上映之际,一起回顾历代的蝙蝠侠和超人。

《蝙蝠侠对超人:正义曙光》(The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首款预告片中,超人与蝙蝠侠在雷电风雨交加的黑夜相对而立,蝙蝠侠仰头望向悬浮在半空中的超人,用低沉沙哑嗓音问:“告诉我,你会流血吗?”

短短的画面具张力,是明与暗,也是光与影的拨动,更透析着DC漫画宇宙元老级人物蝙蝠侠与超人首次在大银幕的对决,山雨欲来,战鼓频催。

超人与蝙蝠侠在《蝙》关系错综复杂,两人在漫画的出身,也南辕北辙。超人原是氪星人,居住的星球毁灭前被父母放到太空船,降落在美国堪萨斯州斯莫维尔的肯特农场。他在养父母的关怀下成长,成为一名出色的记者和超人。

如果说超人源自“光明”,蝙蝠侠就堕入黑暗。蝙蝠侠原名布鲁斯,住哥谭市,原本有个幸福家庭。年幼的布鲁斯和父母看完电影回家,途经小巷时,父母遭歹徒枪杀。布鲁斯立志为双亲报仇,从而接受格斗训练等,无视法律,暗中打击哥谭市的罪恶。

从漫画、电视动画到电玩,蝙蝠侠与超人关系几经改变。超人比蝙蝠侠早出道11个月,超人在1938年6月号的《动作漫画》第一次出现,蝙蝠侠则在1939年5月美国《侦探漫画》第一次登场。

两人自1941年便在漫画中开始合作至今,在不同故事中,两人曾对立,也曾站在同一阵线。两人在电视动画中擦出正义的火花,在2001年的《正义联盟》中,依然是战友。电玩方面,《不义联盟:人间之神》(Injustice: Gods Among Us)则可见到两人互殴。

至于电影,DC漫画的英雄电影重启了很多次,包括2013年的《超人:钢铁英雄》(Man Of Steel),始终没让超人和蝙蝠侠走到一起。明天在本地上映的《蝙蝠侠对超人》,两大正义英雄首次在大银幕上对决。

扎克:角色反映人生

这一战鹿死谁手,是影迷最大的关注,据所知,有些赌局还开始下注。本报在《蝙》北京亚洲记者会前,只看了部分片段,超人与蝙蝠侠打得难分难舍,自然想要导演扎克辛德(Zack Snyder)给点暗示,但他守口如瓶,还说自己动用了宇宙的力量来拍摄此片,希望大家一定要进戏院找答案。

扎克说,现在超级英雄电影多,他的《蝙》最大的不同:“就是蝙蝠侠对上超人,很酷吧,哈哈哈。”

他也强调《蝙》触及人性的灰色地带,让人无法预测:“可以预测到的电影,就没有趣味了。”他说,角色反映我们的人生,目睹人类的挣扎:“电影中的角色对我们来说,他们是谁,我们又会是电影中哪些角色的写照。”

扎克说,科技的运用可以改变电影制作,最重要的,还是要扎实地讲故事。他说亨利卡维尔(Henry Cavill)与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都是优秀演员,“我一直也是超人与蝙蝠侠的粉丝。”

接下来四年,将有十部改编DC漫画的电影推出,扎克导两部,没导的就当制作人。他说:“有好的材料,很棒的制片厂,我很开心能参与,如果拍摄时遇到问题,我相信也是愉快的问题。”

谈到很多超级英雄题材都是系列电影,太多系列电影又被视为对电影的创意不健康,扎克说:“我很清楚我的方向,不会因为一部电影突然爆红而要拍成系列,而是去思索,故事须要拍成系列吗?例如《魔戒》三部曲,就得用三部才能讲完故事。”

历代蝙蝠侠

超人与蝙蝠侠虽是漫画的不老英雄,但面对刁钻的观众,不得不推陈出新,扮演这两个英雄的演员,也逃不过改朝换代的命运。

第一代蝙蝠侠是利维斯威尔逊(Lewis Wilson),出现在1943年的15集黑白电视剧,当时的制作成本应该很低,蝙蝠装看起来不太合身。第二代是罗拔洛伟里(Robert Lowery);第三代是亚当威西(Adam West),所饰的蝙蝠侠是二战时联邦政府的一名探员,色彩斑斓的服装令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第四代是麦克基顿(Michael Keaton),他是上映前争议最大的蝙蝠侠,因为不够高不够壮不够帅。虽不怎么帅,但戴着面具还可以,后来还被认为是真人版中的最佳版本,因为诠释出双重性格的蝙蝠侠,是出世的高手,深藏不露。

第五代是韦基马(Val Kilmer),从麦克手中接过蝙蝠侠重担后,却无法缔造锋芒。韦基马拍电影时与导演不咬弦,大闹情绪,宣传电影时直言蝙蝠侠荒谬,结果拍完一集后即被甩掉,是最不快乐的蝙蝠侠。第六代是乔治克卢尼(George Clooney),可惜剧力锐减,无作为。乔治恐怕是历史上最失败的蝙蝠侠。

乔治的《蝙蝠侠与罗宾》(Batman & Robin)惨败七年后,华纳电影找来了英国名导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Nolan)重启蝙蝠侠系列,2005年推出《蝙蝠侠开战时刻》(Batman Begins),正式拉开黑暗骑士三部曲的序幕。克理斯琴贝尔(Christian Bale)成了第七代蝙蝠侠,俊朗的外貌,深邃的眼神,再加上诺兰导功了得,三部片抢尽票房与口碑,克理斯琴贝尔也名留“蝙蝠侠册”。

年纪最大的蝙蝠侠

作为第八代蝙蝠侠,43岁的好莱坞一线男星班艾佛列克堪称是年纪最大的蝙蝠侠演员。小班在北京接受本报访问时,先肯定诺兰与克理斯琴贝尔的成就,他说:“诺兰是个天才,克理斯琴贝尔是我这一辈中的好演员。我不想步克理斯琴贝尔的后尘,因为他已经演出了好几部出色的电影,我若去模仿他就很愚蠢。我要做不一样的,这样才不会让人拿来比较。”他也强调《蝙蝠侠对超人》不是诺兰的续片,而是完全不同的篇章。

蝙蝠侠是个没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他的能力来自后天严格的武术训练,吸收科学等知识,并学习侦查、追踪等技巧,同时锻炼自己的意志与体能,变成一个拥有卓越战斗技巧的英雄。

小班接演角色时,努力健身与收集资料。他说,蝙蝠侠服一点也不轻,拍摄场景又多雨,拍摄时雨水入侵,蝙蝠侠服变得有如海绵,吸水增加重量。

不论是所导的奥斯卡得奖片《救参任务》(Argo),或是演出别人的电影如《蝙蝠侠对超人》,小班似乎偏爱比较黑暗的角色,他说:“这样的角色见证人性,我们的缺点、失落、犯错、挣扎与懊悔。《蝙蝠侠对超人》挑战了人性的灰色部分。”

他透露带儿子去片场:“他看到超人、神奇女侠,超兴奋,不停地问我,他们是真的吗?超人今天会飞吗?”

小班说,现实中的英雄很多,例如甘地等人:“对我来说,祖父也是英雄,他启发我的人生,我崇拜他。”小班笑说自己现实中不是任何人的英雄,所以才在电影中演英雄。这是他第二次演超级英雄片,上一部是2003年的《夜魔侠》(Dare-devil),无奈《夜》掀不起热潮,小班表示不遗憾接演《夜》,因为他与剧组都尽力了。

历代超人

从1948年至今,电视剧集及电影的超人,不知不觉已有八代,九人出饰。

第一代是寇克艾林(Kirk Alyn);第二代是乔治李维斯(George Reeves);第三代是克里斯多夫里夫(Christopher Reeve);第四代是约翰纽顿(John Newton)与杰拉德克里斯多夫(Gerard Christopher);第五代是狄恩肯恩(Dean Cain);第六代是汤威林(Tom Welling);第七代是布兰登洛斯(Brandon Routh);第八代超人就是三年前推出的《超人:钢铁英雄》(Man Of Steel)中的英国帅哥亨利卡维尔,他在新片《蝙蝠侠对超人》中,再度饰演超人。

如果说奥斯卡影后有魔咒——多名女星摘影后之后,逃离不了离婚的宿命,那么,超人似乎也有魔咒。第一任的寇克艾林,演艺事业不仅没起色,晚年还得了老年失智症。第二代的乔治因接演超人后被定型,阻碍了演艺事业的发展,他在1959年举枪自尽。第三代的克里斯多夫里夫因坠马而全身瘫痪。

亨利卡维尔不怕超人魔咒

新一代超人亨利卡维尔早在2004年就被选为超人电影“Superman: Flyby”的主角,电影后来换了导演,接过导演棒的布莱恩辛格(Bryan Singer)改选布兰登洛斯扮演超人,影片也改名《超人再起》(Superman Returns)。

外形帅气的布兰登原被看好不输经典的克里斯多夫里夫,然而还是阴沟里翻船,影片口碑不好,他也红不起来,过去六年以拍摄电视剧为主。所以,当年拿不到超人角色的亨利,可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后来在《超人:钢铁英雄》中出色地拿捏超人内心的矛盾与挣扎,广受影迷认可,证明他不是空有英俊脸孔与好身材的超人。

今天回头来看第一代超人的造型,感觉土;第二代太有福相;第三代最经典;第四代的约翰青涩,杰拉德俊俏;第五代邻家男孩也不失幽默;第六代感觉叛逆;第七代帅气。

第八代的亨利在《超人:钢铁英雄》的超人装打破以往的经典造型,脱下招牌红内裤,改换上如鳞片般的科技感新战袍。这回的《蝙》,服装延续此风格。

据说,不少好莱坞男星因忌惮超人魔咒,纷纷婉拒演出这个经典英雄的机会,亨利却把握机会。他谈到角色时说:“当然,敌人可以打败超人,但超人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他的局限、狭隘,都是他常常被击垮的原因。”

拍摄电影时,他与小班常聊的是:“你要上厕所吗?拍摄空档有多长?”原来,穿上超人服,要上厕所还是一门功夫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