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华语电影节 《十年》确定放映 导演、监制五一来新开讲

《十年》由五部创新的短片组成。(图片提供/新加坡华语电影节)
《十年》由五部创新的短片组成。(图片提供/新加坡华语电影节)

字体大小:

遭到中国全面封杀的香港独立制作电影《十年》将在本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放映,此外,《十年》的其中两名导演周冠威与欧文杰,以及该片的监制蔡廉明,将出席5月1日下午2时在SCAPE Gallery 举行的华语座谈会“光聚香港独立电影”。

《十年》在香港上映时票房不俗,因电影内容涉及香港民主与言论自由受威胁的现况,加上涉及包含香港独立与自决等敏感政治话题,被指是香港社会的“预言书”,遭中国全面封杀。华语电影节策展人之一的李富楠对本报透露,《十年》已送审,分级未出。

青涩的《十年》具广度与深度

由年青导演郭臻、黄飞鹏、欧文杰、周冠威和伍嘉良执导的《十年》,在上个星期天获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影片奖,遭亲中人士批评该片得奖是“政治绑架专业”。

今年金像奖入围最佳影片的五部片是《十年》《五个小孩的校长》《智取威虎山》《叶问3》与《踏血寻梅》。《十年》只角逐一项奖,却也抱走这个最大的奖。许多人质问《十年》是五部片中最出色的吗?影片确实有待进步的空间,技术层面与新人演员的演技,都显得青涩不成熟。

然而,影片却让观众看到香港人对“本土意识”的关心,重新思考港人身份与香港前途。早在上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的新浪潮,港片已出现本土化的意识,只不过当时未对“香港人”身份做出确实的定义,《十年》则有较清晰的论述。《十年》在历史意义和社会内涵上,比其他入围片——《五》的温情教育、《踏》中国移民融入香港社会的问题、《智》重现经典样板戏,以及以“武术”为号召的《叶问3》,来得具广度与深度,《十年》也挑战商业挂帅的香港电影市场的规律。

《十年》拥有消极中顽强抵抗的精神

《十年》由五部取材大胆与创新的短片组成,背景都设在2025年的香港,《浮瓜》影像采黑色电影风格,透过枪手要刺杀议员来撩起社会动荡;实验性的《冬蝉》充斥大量意象;《自焚者》以伪纪录片手法来一窥焦土政策;《方言》与《本地蛋》则有一定的写实。

《十年》有不少大胆的言论,《自焚者》中女受访者说:中共统治多年下来,香港人学得最多的是“阴谋论”,失去最多的是“信任”;男性受访者也提出“香港人被共产党强奸”,以及香港人面对共产党的态度是自甘堕落等。虽然《十年》标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但中国始终还是担心《十年》会散播“不当的言论及思想”,而中国的封杀行动,相信更是刺激了许多人对此片的好奇。

《十年》是港人对自身前途与所处的环境的忧虑,充满无奈悲观无力感,但不失在消极中顽强抵抗的精神。《方言》的德士司机为了混口饭吃,也学普通话;廖启智在《本地蛋》饰演的杂货店老板,强调小男孩“明仔”是吃本地鸡蛋长大,比喻香港是有优厚条件的,才有今天的繁华。影片以“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为总结,可见对港人来说,只要不失去信念与努力,香港的前途“为时未晚”。

29日起,电影节放映62部影片

第四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将放映62部影片,包括16部剧情片、10部纪录片与36部短片。16部剧情片包括吕雪凤获第52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的《醉·生梦死》、林嘉欣摘下影后奖的《百日告别》,以及中法合拍的《狼图腾》。《狼》原代表中国报名今年2月所举办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后来因为奥斯卡主办单位认为《狼》主创名单的中国人太少,所以失去代表中国的资格。《狼》由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Jean-Jacques Annaud)执导,刻画主人公在蒙古草原的经历与草原野狼的神秘传说,反思人性、人与自然的关系等。

电影节也支持数名新崛起导演的第一部剧情片,包括苏有朋的处女导作《左耳》。纪录片包括《大同》,是周浩继《棉花》之后获得第二座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的作品。《行者》是导演陈芯宜花十年记录舞蹈家林丽珍的作品。开幕片《短片惊叹号》结合了中、港、台、新的6部短片:程伟豪获第52届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奖的《保全员之死》、王通的《吉日安葬》、本地导演吴佩玲在第26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夺“最佳新加坡短片”奖的《隔夜饭》,以及洪清盛的动画短片《掉不见》。闭幕片是张曼玉主演的经典片《阮玲玉》。

电影节由新加坡电影协会和新跃大学新跃中华学术中心携手合办,本月29日至5月8日举行,本月14日开始售票,票价每张13元。可在嘉华新达城、嘉华怡丰城、国家博物馆、艺术之家与www.sistic.com 购票,可上网站www.scff.sg 查询电影节详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