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嗔无恨地 自相残杀

《美国队长3:英雄内战》美国队长(右三)和钢铁侠决裂后,各自率领超级英雄阵营对战。
《美国队长3:英雄内战》美国队长(右三)和钢铁侠决裂后,各自率领超级英雄阵营对战。

字体大小:

影评

吴锦汉

最近看了《美国队长3:英雄内战》(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想谈一点电影与生活的交叉暗合。不过,得先从2000年前的印度圣典《薄迦梵歌》说起。

《薄迦梵歌》开篇就讲俱卢之野的惨烈战争即将开打,而神箭手阿周那看着眼前将与自己相互厮杀的众多亲属,难忍心中悲苦,竟在阵前产生退缩的念头。驾驭战车的黑天于是当场向阿周那讲授“无执作为”的无上之道,要他胜不喜,败不悲,视生死如一,秉持清静无为的心态去尽一个战士应尽的责任。

这是超脱,还是无奈?是否人生于世,无论彼此之间关系有多亲密,了解有多深,终究必有互不认同,进而无法让步,必须兵戎相见的时候?是否因为如此,所以最终必须找到(或者虚拟)一种貌似超脱且又近乎自欺的平衡点,来跟自己和解?假如这一切都是必然的,“人际关系”这玩意儿到底还应该如何保值?

买卖不成交情在

《英雄内战》一如往昔,也一如期望,铺展了扣人心弦的情义与冲突,维持了较好的超级英雄巨片的紧凑度和娱乐性。阿周那那种临阵的悲苦无奈,弥漫其间,仿佛带来了满嘴的苦涩之味。剧中兄弟阋墙的根源,表面上是法律与人情的互不相容,或许类似中华武侠作品中常见的各种无形价值之间的拔河,实际上却是人与人之间各有其合理性的互不信任。正因为各有其合理性,所以无奈,而且在根本层面上无解。大家似乎只能狠狠地开打,试图用无思无虑的暴力去开辟局面。

然而,剧中的交战双方始终是有情有义的“英雄”好汉,所以这股暴力很多时候也无法做到彻底的无思无虑,反而是处处顾虑。即便是杀红了眼,到头来也只能在战云消散之后,尝试以类似“买卖不成交情在,交情不成面子在”的框架各行其是,作为解决。

为什么你看不到?

笔者上周才跟许久不见的老友们聚会用餐。席间有人问:“平时不是很忙吗?还在写所谓的‘影评’吗?”

“是。”

“为什么?”

“因为不得不。”

对方一笑:“什么叫不得不?始终是自己决定如此。没有人拿枪指着你的头,逼你去写。”

“自己的价值观驱使我,更甚于他人拿枪指着我的脑袋。”

对方明明听得懂,却还是禁不住一脸不屑的冷笑。

当天晚上大家谈了很多,上及宗教信仰、人生之追求,下及经商的道德与是非。席间面红耳赤的火爆时刻不时连环爆响。基于多年的互相了解,我完全明白对方在不同的人生经历、外界影响和性情取向的煅烧之下,何以能够把岁月凝结成如此令我个人冒火的各种观点,也明白他有他的道理,但终究无法赞同,也无法不暗自呐喊:“为什么我眼中所看到的世界,你硬是看不到?”

所以,看《英雄内战》,不免比较有感觉。当然,本来我谈电影时,一般上不爱讲“我”;然而,我同时又不无吊诡地相信不应该完全没有“我”,只顾讲些离地飘浮的伪客观性评析。

兄弟阋墙的情节,不是经常涉及“忠义不两全”之类的两难吗?繁体的“義”字正是包含着一个“我”,而“忠”字包含“中心”,似乎指向身“中”之“心”,仍然是个“我”。我与我之间尚且互相矛盾,人与人之间无解的彼此排除大概確是永无息日了吧。

不知道何时才能修到无嗔无恨地自相残杀的境界,也不知道是否应当达到,更不知道“买卖不成交情在”是否就一切OK了——因为世界上理应还有真正的“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情况,有不得不死命坚持的立场。

我不满意《英雄内战》互有妥协进退的结局,但原本就远远超乎“电影”之外的大问题,根本就不可能在“电影”之中一杆进洞,落入一了百了的答案。

《英雄内战》

剧中兄弟阋墙的根源,

表面上是法律与人情的

互不相容,实际却是人

与人之间各有其合理性

的互不信任。正因为

各有其合理性,所以

无奈,而且在根本

层面上无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