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以死威胁见面 郑斌辉被骚扰一年多

字体大小:

本报记者日前收到一名自称是本地电视阿哥郑斌辉粉丝罗先生的一封疑似自杀遗书,他说他的目的是希望见上郑斌辉一面。不过郑斌辉接受本报访问时,指他的家人和朋友过去一年多都受到罗先生骚扰,而且他们已经在户外活动见过面了。

记者根据“遗书”所附的手机号码,联系上罗先生,他自称30岁,从事物流业,是郑斌辉的粉丝,已经喜欢他十年。

罗男、杨女都想成为郑斌辉的好友

记者收到“遗书”前,也曾接到一个杨姓女子的电话,对方声称想找郑斌辉合作生意,所以跟记者索取郑的电话,记者请他把目的和背景交代详细,但对方不了了之。杨小姐在电话和电邮中表示想跟郑斌辉一起搞资讯科技生意,也“想成为郑斌辉的好朋友”。

记者觉得两人的声音很相似,问罗先生是否那个说要找郑斌辉合作生意的人,但罗先生否认是同一人。

记者问他信中提到自己经历“人生和家庭生活的重重大难”“被人家糟蹋”,是怎么一回事,他回答:“说了,你也不会了解。”记者问他:“你觉得和郑斌辉见面、做朋友,就能解决你的难题?”他回答是的。

郑斌辉亲友陆续被骚扰

当记者联系上郑斌辉,转告收到的自杀遗书内容,郑斌辉读过后,证实他和罗先生见过面,而且对方过去一年多已经骚扰过他的家人和朋友。

郑斌辉说,大概在几年前的电视台的户外活动上,他认识了罗先生。对方以影迷自称,认识后曾拿出一个他自己编写的剧本,说希望由郑斌辉来演。郑斌辉翻阅了剧本内容,发现是一个关于同性恋的故事,他说题材本身不是问题,不过他和罗先生在交谈的过程中,觉得他“有问题”,对他的诚信有怀疑,过后也就没有下文。

事后罗先生继续追踪他,而且追踪的方式令人不安。譬如,罗先生找到郑斌辉太太执教的大学,在她的办公室留下一盒巧克力,指名要送给郑斌辉。“他还找到我大哥办公室的电话,一天打很多次电话给他。他也找到我一些中学同学的电话,说要认识我。”

郑斌辉不想把罗男“赶入绝路”

郑斌辉说,罗先生留给每个人的名字都是一样的,所以他能确定是同一个人。除此之外,罗先生告诉郑斌辉亲友的故事不尽相同,先说自己遭受各种不幸的经历,最后总是要求见郑斌辉一面。郑斌辉的大哥和朋友发现罗先生的话未必可信后,都不再理他。郑斌辉说:“没想到这次找到了你。”

郑斌辉请教律师朋友,对方说这些行为已构成骚扰罪,他有足够的理由报警,但他至今还没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不想把对方“赶入绝路”,不过他承认感觉越来越不安。

郑斌辉不明白的是:“我的手机号码不难取得,他却没有打电话给我,反而找上我的家人和朋友,骚扰他们。”他说原本不相信对方会做出对他或亲友不利的事,只担心对方万一做傻事,会丢了生命,但他坦承极度不愿被人以死作为威胁要求见面。

记者后来约见罗先生,转达郑斌辉对他的指控,罗先生支支吾吾,几乎无法反驳。访问后来变成辅导会,记者劝他为郑斌辉设身处地考量,不可强迫别人和自己交朋友,并且应珍惜生命,转移焦点,多关心家人和那些真正在乎自己的朋友,否则,一旦事件交给警方处理,他可能就要接受刑罚了。

有自杀念头者应该寻求援助,24小时求援热线:社区关怀热线:1800-2220000、新加坡援人协会: 1800-2214444。

罗男遗书“血迹斑斑”

罗男“自杀遗书”内容大意如下:

“郑斌辉先生,我现在用这封信和你永别了,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们可能已经阴阳相隔了。我写这封信时,是泪珠和笔墨一起落下。很抱歉,不好意思,常出席你的户外活动,让你觉得烦躁。以后我不在人世,你就可以安心快乐地工作了……

我本想和你一起去夜总会,喝酒麻醉自己解压,恐怕这一生没机会了……斌辉,你知道吗?我每晚都在挂念着你,我为了你寝食难安。这种感觉就如爱一个人爱到痴情似的。

如果我身边能有一位谈心的朋友,在精神上支持我、照(顾)我,那该多好。没法子,要怪就怪我这一生没这福分当你的朋友……我这一滴滴脉搏的血也算不了什么,为了更美好的来世,我离开人间也心甘情愿。真是太悲哀了,希望你能在梦中常常和我见面。

罗xx启(绝命书)”

罗男“遗书”上有疑似血迹斑斑,感觉骇人。信末另附上北宋欧阳修的闺怨词 《木兰花·别后不知君远近》:“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攲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