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的空心拳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这些年来,#MeToo运动风潮在世界各地“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不仅让人强烈地意识到有多少女性活在男性世界的夹缝里备受委屈,忍辱难言,有时也显露出女性的那股怨气在

反扑时,亦有它绝不美丽的黑暗面。它甚至充满暴戾之气,有如坏男人虐待无助妇女那样,以同等的暴狠力度回敬属于XY染色体的另一半边天。

在两性关系相对矛盾紧张的时代,难免会出现像《无间奸恐》“Tottaa Pataaka Item Maal”(又名“The Incessant Fear of Rape”)这样的影片。这部印地语电影是印度导演Aditya Kripalani(阿狄提亚·克里帕拉尼)的第二部作品,他的首作是2017年的《红灯区双响炮》“Tikli and Laxmi Bomb”,专讲两个性工作者试图摆脱男性剥削,自己掌控业务的故事,在国际影坛获得赞赏。两年后面世的《无》,仍然探讨妇女境况和性事课题。

讨伐轻薄态度和物化女性

毋庸讳言,妇女不获尊重及备受压迫侵辱的情况,在南亚是非常严重的。德里被媒体称为“强奸之都”,长久以来一直无法洗清恶名——这背后有多少日常生活的焦虑和阴影,我们难以想象。

《无》正是从印度妇女普遍而持续的不安全感出发,讲述四名平凡女性,因为各自不堪回首的过往经历,机缘巧合地集合起来,一起对付一个随意调戏她们的陌生男子。她们采取极端手段,囚禁对方一段时日,有计划、有系统地折磨羞辱男子。

这个行动当然包含情绪的发泄;然而她们主要不是为了个人的报复,而是要把“女人整男人”的过程拍成视频广为流传,让男人了解个中滋味,激发社会效应。只是视频上载之后,出现了她们料想不到的结果。

观众容易把注意力放在“强奸”这件事情,但本片要讨伐的是更广面、更根本的轻薄态度和物化女性。片名的四个字——tottaa、pataaka、item、maal——并未直接指涉强奸,而是印度北部调戏妇女的常用词,类似“小性感”“X货”的意思。无怪乎“整男视频”内容包括:强迫壮汉穿性感的女装,喝令他扮演任劳任怨的家庭主妇,做饭给大家吃等。

《无》讲社会议题,讲平凡人的心事,中规中矩,并不属于载歌载舞的宝莱坞通俗模式。有人对本片的音乐、影像语汇、选角和整体的模棱两可性赞誉有加,可是我觉得大体上与中等水平的欧洲文艺片相若。被整的壮汉未积极反抗,令人难以置信,整人片段又总是灯光暗淡,这些都是不该犯的错误。

据网上所见,《无》引起了印度当地观众的热烈回响,对于世界其他许多地区的群众却只有“隔岸观火”的兴味。像什么呢?像辛亥革命前后中国人剪辫子的风气。它再怎么沸沸扬扬,再怎么显出“进步”意味,本国以外远望的世人大概也只眨眨眼。

我命在我拳?

《无》的女主角有习武者,一度不得不与被囚禁的男子对打,大显女性“赋权”(empowerment)的旨趣,令我们联想到2002年的美国电影《忍无可忍》(Enough)。

《忍》女主角被阴魂不散的家暴丈夫逼得走投无路,在社会机制和执法司法体制那里都得不到救助,最终只能习武,靠自己的拳头打出解决方案。这跟《无》一样相对空洞,只是塑造了例外的个别“英雌”引人喝彩,对陷于类似处境的万千无助女性能有多大意义呢?

我不敢说今日的世界已经不需要《无》这样的激荡与探索。然而,如果还只是徘徊在叶问教工厂女工打拳,功夫熊猫教村民练功御敌的层次,只靠中古世纪身处乱世而不得不宣扬的自强自保思维,或者直接或间接的“以暴制暴”,那些民智未开的社群又该如何想象21世纪女性真正的出路呢?

看了《无》只觉悒悒不乐,原因在此,跟我自己的性别无关。

《无间奸恐》将在4月17日公映一场。详情请上网查看theprojector.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