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韩国当练习生挨五年返新 黄晶玲身上仅剩200元!

黄晶玲
黄晶玲

字体大小:

飞韩国当练习生艰辛,苦挨5年,本地女星黄晶玲回新时身上仅剩200元!曾因团员偷藏巧克力解馋,晶玲被殃及池鱼,遭受4天软禁,不给水喝、也不给食物!

最近正忙于为新剧《大大的梦想》拍摄,内容以女团为主轴,令黄晶玲不期然想起她在17岁豆蔻年华只身飞韩国当女团练习生的那段5年经历。

外形充满时代气息的晶玲日前接受《新明》访问时,忆述17岁那一年在8000名面试者中脱颖而出,获选成为女团SKarf的成员,SKarf是韩国乐坛唯一的新韩日混合女团。

她当时与另外2女1男被相中飞韩国发展,她原本在淡马锡初级学院念商科,为圆满追星梦,毅然辍学飞韩。

观众见到韩团偶像一出走来自带呼风唤雨气场,万人崇拜,殊不知在韩国当练习生的日子非常人所能承受。

首先,为专心练习歌舞,团员的手机被没收,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问起训练,她说:“清晨5时起床,练到隔天凌晨3时!”几乎24小时,除了两三小时睡觉,晶玲就像机器人一般接受魔鬼式训练。除了晶玲,团里有另一名新加坡成员刘怡伶(Tasha)。为在荧光幕上秀出窈窕身段,练习生都得饿肚子,“三餐都吃1粒鸡蛋、玉米、番薯、椰菜花、幸运的话,或有乳酸菌饮料。”

进出医院多次

期间因为操得太辛苦,晶玲进出医院多次,连生理期也因荷尔蒙失调,8个月不来月经。至于月薪?全数支付受训费用,晶玲不讳言“零收入”。

记者问她这样的生活真是她想要的吗?

“辛苦是很辛苦,但这是我所选择要做的,我也因为这样的选择放弃很多东西。”她不曾投诉,咬紧牙关挨下去。

晶玲吐露,经纪公司会在两三个月给团员放一天假,那一天允许团员任吃,相等于“解放日”。

没想到某一个圣诞期间的“解放日”,晶玲却因团友犯规殃及池鱼,惨被软禁4天!

“那一天,大家都吃得很开心,有个团友悄悄在包包里藏了一块巧克力,没想到回宿舍时,经纪人逐个搜查,巧克力被翻出,经纪人怒不可遏,认为团员行为‘破坏她的信任’,一人犯错其他4人跟着遭殃!”晶玲清楚记得,她与其他4团员被锁在房间,不给水、不给食物作为“背叛的惩罚”,那4天度日如年,只能趁上洗手间时偷喝水龙头的自来水!

推单曲上综艺表演却无进账

晶玲成功完成训练之后,推出女团单曲、上综艺节目,也常跑场,一天可跑两场,“几乎每天都是在表演的路上,回到宿舍已是凌晨,隔天一早又得工作。”

补眠都在车上,表演风雨不改,“穿上4寸高跟鞋在雨后的台上载歌载舞,很多时候差点摔跤。”

外表光鲜,有苦自知,但晶玲认为也从中学会当艺人的坚韧性,只要心怀目标,再怎么难,再怎么辛苦都能做到!

由于表演没收入,晶玲启程韩国之前,将未曾动用的红包钱加上辛苦打工赚来的,总共将近2万当救命钱,她说:“我曾当过林俊杰、杨丞琳、郭美美与王力宏的伴舞,打工赚了一点钱。”不过,5年下来,回新时,她身上仅剩200元。

母亲遭经纪人 斥“不会教女”

晶玲与经纪公司签下7年合约,尽管挨得很辛苦,但她认为埋怨也不会改变。

个性率直的她,对于表演有自己的坚持,认为不对的或可改善就会大胆直言,这一下惹恼经纪人,某天打电话给她母亲投诉,用词很不客气。

“对方打电话向我妈妈兴师问罪,问她怎么教女儿?怎么当人妈妈!我听到了很生气,怎么对我都可以,但不尊重我母亲就不行!”

她惊觉母亲已非首次因为自己被经纪人斥责,意难平的晶玲悄悄致电哥哥帮买飞回新的机票,拿了护照头也不回,直奔机场飞回新加坡!

“妈妈见到我抵家门的那一瞬间一脸惊讶,我告诉她要休息两个月。”

也因为合约未满,晶玲后来必须面对法律诉讼,她通过朋友介绍,找了律师,花了1年半时间打官司,终于成功与公司解约。

新剧演国标舞老师 贴墙30分钟练直身体

晶玲为新剧《大大的梦想》当上一名国标舞老师,平时习惯驼背的她为练直身体,紧贴墙壁30分钟,听着喜欢的BTS歌曲,30分钟很快就过。

首次演出8频道9点档新剧,角色逆转与挑战性很大,能接演角色,晶玲非常珍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