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向自由与梦想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日本动画主角乔瑟从轮椅跌落,在地上苦苦爬行,充满复杂情绪,有坚毅,有悲苦,有扯心的歉意和无助等,让人联想到美国画家安德鲁怀斯画作中的克里斯蒂娜……

网上有人说:《乔瑟与虎与鱼群》(Josee, The Tiger and The Fish)不过又是一部充满俗套的日本爱情动画片。对于一个残障女子和一个潜水青年从陌路走向相恋的故事,我们还能有什么样的期待?

据田边圣子的短篇小说改编,由Bones出品的《乔瑟与虎与鱼群》确实充满惯见的套路。记得喜剧动画系列《鬼灯的冷彻》里头提到,无端端从上空掉落在男生怀里的女生是日本的“特产”(连宫崎骏都未能免俗……)。作为俗套大全的《乔》也出现了这种“特产”,甚至出现了两次:女主角乔瑟一再飞降到男主角恒夫身上。

平心而论,乔瑟在剧中发生意外的次数未免太多了点,其大小事故的始末也似乎太多巧合,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剧情的可信度和可接受度。我们看了不禁要问:这个倔强的女生怎么能活到24岁呢?从事故频率来推想,她在巧遇恒夫之前早就应该反复受伤,甚至死掉了吧!

程式化中包含些许惊喜

但我们也许不必过于苛求。对于日本动漫这种存在已久且受众广博的流行文化形式而言,所谓的“俗套”和某种程度的“不合理”跟“既定体例”或“形式特点”之间很多时候恐怕只有一线之差。况且,仔细一看,《乔》的程式化之中其实包含了些许惊喜,我们不好大手一挥,轻易将它全盘否定。

比如男女主角跟奶奶之间的矛盾,在顷刻间轻描淡写地化解,就挺令人感到意外。当然,以一阵狂笑把人与人之间的张力瞬间化除,本身也是日本动漫中常见的“俗套”;可它用在这里,却十分巧妙,真正带出“不合理之中自有大道理”的吊诡性冲击力,以不言而喻的方式让我们充分了解到奶奶的个性和想法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么负面。网上有人说剧中的几个配角(包括奶奶)不过都是些推进剧情的活动道具而已,显然是食而不知其味。

《乔》不只是一部爱情剧

《乔》的剧情毫不怜香惜玉,安排乔瑟前后几次从轮椅上跌落,在地上苦苦爬行。这几次爬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有坚毅,有悲苦,有扯心的歉意和无助等。我们无法不强烈地联想到美国画家安德鲁怀斯(Andrew Wyeth)1948年的名画《克里斯蒂娜的世界》(Christina's World)。

画中的克里斯蒂娜是怀斯的邻居,跟乔瑟一样是无法行走的残障者,正在广阔的天空和草原之间,往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住家爬去。画面在我们心中引发的澎湃情感同样很丰富,这里姑且不论;画作以某某人的“世界”为名,本身就颇堪咀嚼。

原本足不出户的乔瑟,自有她不为人知的幻想世界。恒夫也说了:他很好奇,想知道乔瑟眼中所见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是恒夫逐渐地把乔瑟引向外界,拓展了她的天地,开阔了她的胸怀。这份初始的无私之爱是两人日后爱情的基础,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比男女之情更可贵更重要。我们不应该只把《乔》看成是一部爱情剧。

爱·自由·追梦

《乔》的美,主要在于它那激荡人心的永恒主题——对自由与梦想的渴求,以及追求过程中的苦与乐。剧中有一句话,说人死了就是解放了,从个人的优点和缺点中解放出来,变成亿万星尘中的一颗。那也是自由;但在走到那一步之前,我们都是不同程度上不自由的凡人,而如果能像乔瑟和恒夫那样,作为一个不自由的灵魂与另一个更不自由的灵魂互相扶持,共同开创更多一点的自由,夫复何求?叫你放弃梦想的女生,是爱你疼惜你;激励你坚持梦想,努力奋斗的女生,也是爱你的。因爱而进,因爱而退,两者都是通向自由——若有年轻的观众一时没看出来,扬此抑彼,历练稍长之后也会明白的吧。

恨只恨正如《乔》剧中所示,扼杀自由的,很多时候却是人在自己心里设下的框框,以及狭隘得可憎的大环境。文明的现代都市讲求“轮椅无障碍”(wheelchair accessible)的环境,但是否疏于深化实现“自由心灵无障碍”、“梦想无障碍”呢?放眼一望,我们周围还是有很多艰苦爬行的乔瑟或克里斯蒂娜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