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10档选秀节目 能否播出仍是未知数

字体大小:

上个月才公开Super Junior、Red Velvet等韩团成员全球招募视频,优酷男团养成类选秀《亚洲超星团》已官宣两星级评审,现在受“倒奶”风波影响,能否播出仍是未知数。

中国男团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简称《青春3》)成团总决赛前夕卷入“倒奶”风波,学员余景天的父母疑涉毒涉黄,导致节目腰斩,北京广电为加强规范网络综艺节目,本月10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节目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集资投票”等环节或数据造假,呼吁整治粉丝非理性追星的问题。通知也要求节目严谨把关选手背景情况,禁选用涉及存在违法犯罪记录或丑闻缠身的选手,同时禁止未成年参加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杜绝包装炒作明星子女。

《青春3》取消决赛,学员无法成团出道,但有工作人员透露,本月8日内部确实进行彩排,让晋级决赛的学员把舞跳完,发表感言,节目组道歉后《青春3》宣告结束。

传中国未来三年禁办选秀

此次风波辐射的范围覆盖整个中国娱乐圈,将为选秀综艺带来深远的影响,甚至传出未来三年大陆禁办选秀,不过说法未获官方证实。而上个月底落幕的《创造营2021》若未在“倒奶”风波前收官,恐或因相同的砸钱投票赛制面对停播命运;不过,有消息指《创造营2022》已经暂停海选面试。

据悉,今年中国各大平台计划或已经推出的选秀、竞技或养成类节目近10档,未播出的选秀包括优酷《亚洲超星团》《中国潮音》、腾讯视频《明日之子民谣季》、芒果TV《后浪之歌》《闪闪发光的少年》、乐华和爱奇艺联手《下一站出道》等,不过在“倒奶”风波之后能否如期播出,至今仍是个未知数。

当中,优酷去年8月官宣的男团选秀《亚洲超星团》旨在打造七人男团,原本预计今年8月推出;节目的前身为优酷过去两年打造的男团选秀《少年之名》《以团之名》。

《亚洲超星团》放眼来自亚洲各地的练习生,拟邀导师有周杰伦、易烊千玺、日剧天王木村拓哉和Blackpink成员Lisa,去年11月官宣首位导师为大陆嘻哈歌手Gai(周延),同时在微博分享“选手初亮相”片段。

上个月中,节目组开启全球招募活动,在公开招募的微博中邀请到韩国SM家族的Super Junior(简称SJ)成员东海、圭贤和神童、NCT Dream和Red Velvet成员等录制呼吁视频,因此有传SM社长李秀满将出任导师之一。与此同时,日本知名电影《情书》导演岩井俊二也宣布以评委身份加盟节目。

针对《亚洲超星团》能否播出,疑似节目的工作人员“亚洲超星团打工人”过去几天在节目微博超话留言安抚网民,他透露,优酷已经签约的选手有很多是素人,目前团队仍在面试选手的阶段,节目预计8月首播,并两度写下“没有收到可能会不能播的消息”“如果节目真的没了,会通知大家的”。

中国选秀节目如何走下去?

2018年爱奇艺推出的《偶像练习生》让观众和网民担任“节目制作人”,通过投票方式“助力”练习生,得票率最高的几名练习生能组团出道,自此中国每年平均有好几档选秀,数十偶像通过选秀节目出道,而不少商家也瞄准粉丝经济,将商品和投票捆绑一起。不过,随着官方严禁“花钱买投票”,未来选秀有可能采像央视《上线吧!华彩少年》或《2020中国好声音》等节目形式,由专业导师或评审、在场观众现场投票,从而选出最后优胜者。

刚于4月底落幕的《上线吧!华彩少年》堪称一档“全自动选秀”,首播前观众已经知道选手有哪些,节目在不受粉丝和观众影响之下,最终由导师和央视决定哪些选手能走到最后。虽然有网民反映赛制导致观众的参与感不高,观众未能有决定保留或淘汰选手的权力,不过过程中确实排除了花钱投票或数据造假的乱象。

至于去年《中国好声音》的总决赛成绩,则由音乐人、制作人和媒体代表组成的专业评审团投票,在场4万观众也能凭门票上的短信号发送短信的方式投票决定排名,之后两者折合成百分比数字相加,总得分最高为总冠军,很大程度上也排除外来“灌水”的可能性。此外,已开启海选的《中国好声音》前几天也发文向海选学员喊话,明言节目不设置任何付费投票环节,整个选拔过程将秉持公平、公正和公开的透明原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