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谈专业态度 陈澍城:看过演员不耐烦走人!

陈澍城(左起)、戚玉武、张哲通和黄暄婷分享对演员专业的看法。(档案照、IG)
陈澍城(左起)、戚玉武、张哲通和黄暄婷分享对演员专业的看法。(档案照、IG)

字体大小:

影坛大哥成龙近日上节目时透露拍戏过程中遇到不敬业的年轻演员,不只最晚到最早走,还不愿意吃苦。他狠批这些年轻演员不愿流汗、不能吊钢丝、不做危险动作,动作要漂亮还不能太辛苦,让他十分生气。本地年轻演员的工作态度又是如何?听听资深演员陈澍城和戚玉武怎么看本地的拍戏文化,以及对年轻演员的看法,身为后辈的黄暄婷和张哲通又是如何鞭策自己成为一个专业的演员?

陈澍城:欣慰年轻人态度好

本地演艺圈前辈陈澍城接受zaobao.sg访问时说,他合作过的年轻一辈态度都不错,“我们的资深演员都是很好的榜样,建立了很好的工作文化,很少有迟到早退的情况。”

但他确实碰过一些海外演员不耐烦转身离场的情况,“他们不知道是太忙还是太累,在拍对手戏的时候因为等太久,转身就走,结果对手演员只能演独角戏。外地的演员有一个时期还流行由助导代念台词,我觉得如果是不得已的情况尚可接受,但若常常这样就不可取了。”对澍城大哥来说,一个专业的演员除了把戏演好、用功努力,还必须有团队精神,“演戏是群体作业,大家的配合度要高。”

背好台词更是基本要求,“把台词背好,演出时就更能收放自如,否则你的眼神是会出卖你的,当演员不熟悉台词时,双眼会发直,讲话也生硬。”他透露演员要求修改台词或剧本的情况是有的,“不是不能改,但必须改得有理而且能说服大家,不能够因为私心而提出要求。”

本地新演员中,澍城大哥对合作过的张哲通、陈罗密欧、陈楚寰和郭坤耀赞赏有加,“跟哲通合作《森林生存记》时就觉得他态度谦虚有礼貌而且很好学。我在《心里住着老灵魂》中和罗密欧合作,发现他聪明又好学,最近再跟他合作方言剧发现他进步了,我看好他很快能上位!”陈楚寰和郭坤耀在陈澍城眼中也是态度很好的后辈,“很欣慰这些年轻人都肯学习,工作态度好而且不会未红先骄。”

 

陈澍城赞陈罗密欧聪明好学,在《心里住着老灵魂》中和资深演员对戏毫不逊色。(取自IG)

戚玉武:专业会受环境影响

视帝戚玉武认为专业与工作环境息息相关,“你在专业的环境自然就会专业了,同样的,如果在一个不专业的剧组,那你对专业的标准可能就被扭曲了。一些年轻演员可能一入行就看到不正确的做法而受影响,而经纪人对年轻演员的思想也是有影响的。”

那什么是专业?阿武点出了大部分人的迷思,“背好台词和不迟到这些不是专业而是基本要求。但我想讲的是,把台词背熟可是念得硬绑绑,那算专业吗?”

问及看过哪些不可取的行为,他说:“我遇过一些演员把不必要及无相关的东西带进剧中,如果是从创作的角度,希望激荡出不同的表演,那当然是可以讨论的,但他们有时只是想突显个人的地位,这是我比较无法接受的。”阿武经常有机会到国外拍戏,他坦言本地的演员相对简单得多,“这里的拍戏环境有点像大家庭,所以我其实很享受在新加坡拍戏。”

本地后辈当中阿武特别欣赏在《大大的梦想》中合作的黄暄婷等一班年轻演员,“她们都能吃苦也很用心,真心希望她们能有更多机会,本地需要更多新面孔。”

 

戚玉武对《大大的梦想》里的年轻演员赞赏有加。(新传媒提供)

张哲通:视前辈为榜样

“才华冠军”张哲通向来以谦虚有礼的态度深得媒体和圈中人赞赏,他受访时说,这样的态度来自父母的教育,“我从小就被教导必须有礼貌和尊重别人”

谈及拍戏的专业态度,张哲通说:“我入行时一窍不通,但前辈、导演和工作人员教导我第一要准时,守时在这一行很重要,因为片场有很多人在等你。第二要把台词背熟,导演不会要求新人演技要好,但至少把台词背好。”

他难忘在参加“才华”比赛时所上的一堂课,“当时我们被分成两人一组,必须回家背熟一场戏的台词,但是到了现场,导师竟然对调台词,要求我们念对手的部分。这一堂课让我明白不只要把自己的台词背好,也应该要熟悉对手的台词。”

至于新人是否应该提出意见,张哲通有自己的一套做法,“我会对台词或演法提出意见,我觉得是可以商量的,关键是态度和语气要好,我也不会坚持导演接纳我的看法,凡事还是导演说了算。”

张哲通入行以来都以前辈和学长姐如林慧玲、陈罗密欧和陈泂江等为榜样,“他们态度都非常好,值得我学习,我也会观察他们怎么和导演以及工作人员沟通。”

 

张哲通从“才华”学长陈泂江身上学习正面的工作态度。(取自IG)

黄暄婷:准时和虚心学习是基本

“星二代”黄暄婷从小在片场走动,对演戏这个行业应该比其他新人多一层了解,但她表示自己仍在摸索,“到目前为止我的领悟是,基本功课第一是要了解角色,还有必须背好并消化台词,第三点是不要想太多,因为我发现如果想太多,演出来会感觉是设计好的,不那么自然真实。”

黄暄婷认为准时和虚心学习是最基本的态度,没背好台词则是最不应该犯的错,她还会要求自己认真看待每一场戏,“一部剧有很多场戏,演员可能觉得有些戏是好发挥的,另一些戏则是为了出场而出场的,就会忽略掉,我会提醒自己不要这样,如果没有达到自己要的情绪,我会要求重来。”

她并不介意拍戏时日晒雨淋、扮丑或拍危险动作,“我尽量不以自己喜不喜欢的心态去演戏,如果日晒雨淋是我的角色必须经历的,那一定有它的原因,如果有排斥的心理会演得很辛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