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奔新山为爱女庆生 陈建彬自嘲是“遥远的爸”

陈建彬(右)说,因冠病疫情,他与住在新山的爱女,两年半不曾见面。(受访者提供)
陈建彬(右)说,因冠病疫情,他与住在新山的爱女,两年半不曾见面。(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与12岁爱女两年半没见,陈建彬本月中旬准备了生日礼物,前去柔佛新山为爱女庆生。他感叹:我是一个遥远的爸爸!

自嘲“遥远”,因为看似那么近、却是那么远。父女之间,因为疫情,两年半不曾见面。

向来疼惜女儿的建彬,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说,“钰荔12岁了,比较内向、胆小、被动,平时不会联络我。我打电话给她妈妈时,她才会顺便说上几句。”

钰荔遗传了他的音乐细胞,音准很好。但女儿渐渐长大,他没再看过爱女唱歌,因为妈妈后来没拍视频给他看;也因几年不见,父女关系生疏了。

自觉是个怎么样的爸爸?

“我是个遥远的爸爸。”建彬指的是心的距离。

“如果我现在退休,就能立即进去(柔佛新山)住。但不行啊,我还在打拼、赚钱。”

遗憾无法过正常亲子生活

无法有家庭生活,感觉遗憾吗?

“遗憾?当然会有,我无法过正常的亲子家庭生活。”他的语气轻轻的,流露认命的无奈。

不过,再怎么忙,建彬清楚记得钰荔的生日。“这个月17或18日,我会去柔佛新山,陪她一起庆祝生日,礼物我也一早准备好了!”

生日礼物是建彬托圈内朋友自法国买回来的背包,款式很可爱。这或是疫情松绑之后,父女之间首个见面的温馨互动。

会希望钰荔来新跟他住吗?

“可能等她上了中学,更懂事一点的时候,如果她愿意过来跟我住,我当然会非常开心!”

建彬曾说,钰荔跟惯妈妈,两人分开的话,她也许会感到没有安全感。

“不强求,一切顺其自然。”建彬说。

歌台演出减半

尽管七月歌台重启,但台数不如往年。建彬直言,疫情之前可接十五六台,如今减成七台。

建彬说:“其实,疫情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让世人剔除陋习,从今往后会更注重卫生、更有安全意识。(疫情)不全然是不好的影响。”

今年11月,建彬将再度带团出国,这次将飞法国、瑞士与比利时。有工作,他感到开心,但没有特别期待出国。

“我本身不是个爱玩、爱外出的人,之前因疫情少出门,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一度不准堂食的时候,令我有一点彷徨,不过也渐渐麻木了。只要做好本分,这场全球瘟疫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陈建彬托人从法国买包包回来,准备送给爱女当生日礼物。 (受访者提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