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陨落2023:粤语片小生张英才30岁秘婚 50岁怕变废物

张英才1950年入行,演艺事业长达56年。(互联网)
张英才1950年入行,演艺事业长达56年。(互联网)

字体大小:

一代粤语片小生张英才于6月14日传出离世消息,享年88岁。他在事业最辉煌的时期,曾与胡枫、曾江及谢贤齐名当家小生。无奈晚年却入住老人院,独自终老。

70和80后的观众或许对张英才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是看他的照片,应该会记得曾在港剧中看过他的演出。张英才16岁出道拍电影,先后演出近200部电影、近80部剧集,也为无数部动画、剧集和电影配音。他在2006年拍完无线剧《高朋满座》及《爸爸闭翳》后正式荣休。张英才在上世纪60年代当红,记者找到当时的旧报纸,搜罗出他六件鲜为人知的大小事。

悄悄结婚没人知

张英才在1960年代与粤语片演员车绮芬(方玲)拍摄《遥远的路》与《伏魔乾坤剑》认识后相恋。根据当年的报道,两人一见钟情,不久后便悄悄地闪电结婚,称得上是秘婚鼻祖之一。

张英才在1965年向媒体透露自己喜获麟儿的喜讯,才让婚事曝光。香港早期三大中文报纸之一的《华侨日报》1965年5月15日报道说,张英才的太太车绮芬已于5月2日在法国医院产下男婴。初为人父的张英才开心又兴奋,亲自为儿子取名张润生。

《华侨日报》1965年报道张英才秘婚生子。(香港公共图书馆多媒体资讯系统)

彼时的张英才是影坛新晋小生,未有结婚消息就生子可谓大件事。他向媒体坦言,已在1964年4月结婚,事前没有公开结婚消息,是因为考虑到夫妇俩圈内朋友太多,担心摆喜酒如果漏掉谁没邀请,会失礼得罪艺人朋友,因此干脆不设婚宴。他在结婚当天仅设几桌,招待家人和亲戚。

长子满月酒缩水

当红的张英才初为人父,受访说准备在长子满月时,设120桌盛大“姜醋宴”招待圈内好友,也算是弥补大家之前错过他的婚礼。

后来《华侨日报》1965年6月2日的报道提到,张英才在香港九龙五月花酒家举行的长子满月酒,最后仅他与妻子两家的亲戚出席。影坛的艺人朋友及合作伙伴都没有受邀。

该报道说,“张英才不是吝啬之人”。张英才解释是因为找不到够大的地方摆设百桌酒席,所以才缩小规模,也“希望老友们原谅”。

张英才是上世纪60年代当红的粤语片影星。(互联网)

离婚后身兼母职

张英才在1966年二度当父亲。根据《华侨日报》1966年9月26日的报道,张英才的妻子车绮芬在法国产下8磅(约3.7公斤)男婴。张英才一直在医院陪伴妻子,“细心侍奉”她。

张英才受访说,希望太太再多生一对女儿。不料,他与车绮芬的婚姻维持约五年,就在1969年离婚。

1970年3月10日,张英才告诉《工商晚报》,两个年幼儿子失去母亲的一年来,他身兼母职。孩子们虽然少了妈妈在身边,但他希望两个儿子能够在他的呵护下愉快、幸福地生活。

(左起)周骢、陈万雷、胡枫、张英才和许绍雄曾合作2003年的香港喜剧电影《新扎师妹2美丽任务》。(互联网)

不为金钱乱拍烂片

张英才1960年起成为邵氏粤语片当家小生之一,跟胡枫、吕奇、谢贤等齐名。根据资料,他在1966年与友人合组“万福影业”公司拍摄粤语片,自己也开始减产。

1967年12月20日《工商晚报》的报道中,张英才说有人找他拍戏,但因剧本不太理想所以都推掉。他认为“拍内容贫乏,毫无意义的影片,倒不如不拍更好”。

同一天的《工商晚报》也刊登一篇“以事论事”专栏,名“方哥”的作者写出张英才对电影事业的雄心壮志,以及宁缺毋滥的拍片原则。该篇专栏引述张英才的这番话:“内容不好,戏份少,制作不认真的片,本来有几间公司邀请我主演,片酬是8000元(港币,按目前汇率约1400新元)一部,但是全给我推掉。”

专栏作者说,张英才告诉他,若“为了金钱乱拍一通”只会自毁事业,因此他一直力求品质佳的作品。

喜欢饮茶有绘画天分

年轻时风度翩翩的张英才除了忙拍戏外,私下喜欢饮茶。1966年的报道说,他喜欢到香港油麻地的茶楼饮茶,和圈内人聊天。他对打桌球有兴趣,也为了武侠片练过功夫。

1966年4月20日《工商晚报》报道张英华爱喝下午茶。(香港公共图书馆多媒体资讯系统)

张英才不只会演戏,还有绘画天分,尤其擅长风景油画。他的画作曾在1959年用作邵氏电影《独立桥之恋》拍摄之中。

张英才说,他是利用平日拍片剩余的时间,请西洋画老师教他画画。

据1959年3月27日《工商晚报》的报道,张英才也画人物肖像,为合作《独立桥之恋》的林凤画过30多幅肖像油画,当中“半身全身皆有,姿态有立有卧,形象有笑有悲”。

张英才1970年加入无线电视台后,出演过近80部电视剧。 (互联网)

50岁仍勤工作

张英才于1970年转到无线电视发展,除了拍摄电视剧,也当配音员。他曾配音的80年代经典西洋大片包括《教父》(The Godfather)、《异形2》(Aliens)和《铁血战士》(Predator)。

1984年,50岁的张英才获媒体尊称“才叔”。他接受《工商日报》采访说,有规律的生活方式是他的养生之道。他认为有精神寄托,生活才不会觉得无聊。工作之余,他有时间就和一班老友在餐厅喝茶聊天,总比漫无目的过日子好。

他喜欢多姿多彩的电视工作,也说:“最重要是觉得自己对社会仍有贡献,不是大废物,心境也(可以保持)年轻一点。”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