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被揭“黑箱作业” 新加坡参赛者:赛制确实不透明

刘嘉慧2018年参加《中国好声音》,获四位导师为她转身。(档案照)
刘嘉慧2018年参加《中国好声音》,获四位导师为她转身。(档案照)

字体大小:

李玟生前怒斥被《中国好声音》(简称《好声音》)侮辱、欺负甚至恶整的音档,以及抗议赛制不公平的影片,相继曝光后,引起热议。

从2016年开始,这个节目(一度改名《中国新歌声》)有不少新加坡歌手参与,包括向洋、董姿彦、卓猷燕、希林娜依高、谢慧娴、黄韵琴、李俊纬,刘嘉慧、黄川美和村田白慧莉。刘嘉慧和李俊纬与《联合早报》分享参赛经验,以及对节目曝黑幕的看法。

刘嘉慧是2018年的参赛者,她在第一轮比赛获四位导师周杰伦、李健、哈林(庾澄庆)和谢霆锋全转身,她选择加入周杰伦战队。节目曝出“黑箱作业”,刘嘉慧不意外:“我了解这是一个节目,不是一个比赛,为了节目效果,多少有一些操作。但我相信还是有公平的地方,像有人说可以花钱买位子,但我没有花钱,仍有四位导师为我转身。”

2018年《好声音》设新赛制,每位导师战队只有六个名额,刘嘉慧要加入已满额的周杰伦战队,必须挑一名学员进行PK,她当时PK成功,但后来被另一名参赛者点名为PK对象,这一次她败下阵,无法晋级。

刘嘉慧:录影前才被告知新赛制

刘嘉慧说:“赛制确实不透明,我们直到录影之前才知道这个新赛制,而上场顺序对成绩多少有影响,这个顺序也不是我们决定。先上场的能先填满六人名额,之后就只有一次被点名PK的可能,但像我这样迟上场的人,名额已满,就得进行超过一次PK,而我在短时间内唱了三首歌,比较吃亏。”

节目组在选曲上有决定权,刘嘉慧说:“他们会安排一些歌给你试唱,你也可以自己找歌,但最终演唱哪首歌由节目组决定。”

首季选手徐海星前不久在微博透露曾在签约时遭威胁,刘嘉慧说节目的经纪公司在正式录影之前就跟每一位参赛者谈签约。“我问了之前参加节目的朋友,他们叫我不要签,我也觉得合约期太长,约9年,公司抽成也很高。朋友说,经纪公司跟他们直言‘不签就不会有导师转身’,我倒是没有听到这样的话,对方只是一直问我为什么不签,我说我不能自己做主,就一直推。”

李俊纬:不会抗拒再参加

李俊纬2017年到上海参加《好声音》盲选,七天“等待”的日子让他至今印象深刻。他说:“我一直在酒店等节目组的指示,等了七天都没有任何消息。看到其他人去试音,感到无助沮丧,又不敢问。直到第八天,他们终于叫我去试装和试音。”

李俊纬坦言听到一些黑幕,但他不理会,就专注在表演上。(受访者提供)

李俊纬之后又参加了两次《好声音》,可惜三次都止步盲选。他也曾被节目的经纪公司递上合约,他说:“他们叫我去一个房间,给我厚厚一叠合约,大概40页,全是华文。我的华文不好,问他们能不能把合约拿回去慢慢看,他们说合约不可以拿出房间,我觉得很奇怪,只能叫他们解释我看不懂的地方。他们没有‘威胁’我签约,但合约上的条件不是我要的,所以我没签。”

李俊纬坦言有听到身边的人说一些黑幕,包括一些参赛者有特别待遇,但他不理会。“我觉得这会影响我的状态,我就专注在表演上。”

虽然节目传出黑幕,但刘嘉慧和李俊纬都不抗拒再到中国参加这类节目,他们认为毕竟是难得的机会,也能吸取经验。

孙文海:选秀节目都有编剧

本地自由身歌手兼主持人孙文海,多年前在中国参与选秀及真人秀节目主持工作。他2009年主持当时颇夯的歌手偶像选秀赛《快乐女声》,略知这类节目的幕后运作。他说现在的社交媒体比过去开放,才会曝出很多所谓“比赛黑幕”。

孙文海曾到中国主持《快乐女声》,他说主持节目时确实有剧本在手。(受访者提供)

孙文海说:“与其说是‘内幕’,不如说是故事吧!如果你注意看,会发现这些节目结尾时的工作人员名单一定会有‘编剧’这块。编剧就是负责写‘故事’,制造和达到节目效果与需求。”孙文海透露,他当时主持节目确实有剧本在手,但参赛者不会知道剧情安排,目的是让戏剧效果去到最尽。

“那个时候是2009年,你想想现在相隔14年,观众的胃口已经养得更大,他们不要预料中的结果,因为那不好看,他们要超乎想象的惊喜和戏剧性。所以现在做节目反而是跟着观众的需求走,而且近年中国节目大都照搬韩国真人秀那套概念和规格。”

孙文海能理解参赛者都希望凭实力和受欢迎指数胜出,但他们忘了节目毕竟还是节目,而节目制作组要考量的因素太多,包括收视率、歌手卖点等。

《好声音》引起黑幕风波,是观众和参赛者看得、玩得太认真了吗?孙文海说:“我只能说身为观众,你们就把这些节目当很刺激的戏剧来看;身为参赛者,则把它当成人生有起有落的一次体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