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胜 炎亚纶同日遭起诉

宥胜(左)和炎亚纶同天遭起诉。(取自宥胜、炎亚纶脸书)
宥胜(左)和炎亚纶同天遭起诉。(取自宥胜、炎亚纶脸书)

字体大小:

(台北讯)卷入#MeToo风波的台湾男星宥胜及炎亚纶均在星期三(8日)遭起诉。

原有爱家好男人形象的宥胜2023年6月被爆对女员工伸狼爪,且陆续爆出有3女受害。据台媒报道,案件经民众向台中地检署告发后,移转到台北地检署侦办。虽然3名被害人到案都表示不愿提告,但检察官调查发现,宥胜6年前曾以借厕所为由,到其中1女的家中,佯装心情不好,趁被害人不注意,舔被害人耳朵还抚摸胸部,8日依强制猥亵罪将宥胜起诉。

1)“H”女遭跨坐大腿舔耳揉胸

一名女网民今年6月在脸书写下女同事受害的过程,但她当时仅以W代称宥胜,并未揭露身分,“结果W送H到家时,便以借洗手间为由进入H家中,H当时是借住在在国外的亲戚家,所以是一个人住,当然这些是W与H先前平日在聊天过程中就得知的,当时H坐在自家的客厅等候W借用完洗手间,W一走出洗手间便走向H,直接跨坐在H的双腿上强吻H。”

女网民表示:“据H描述,W还强行伸舌头舔她的耳朵,H完全反应不过来吓傻楞住,W还将手边伸进H的衣服内,很熟练、流利地解开内衣,H当下挣扎抗拒的用尽力气推开他但根本推不动,当下H也不敢大动作、生气或反抗,因为谁也没想到自己会碰到这样的事,H连最坏的后果都在脑中快速想过 ,还怕W见笑登生气后强暴她。”

2)突被熊抱

除了女同事H受害,该名女网民自己也遇到同样的遭遇,地点在工作室,“没想到他从我身后突然的环抱著我,当时还是开着扩音的在与投资方说话,当下的我真的是脑筋一片空白,一点都不敢动,连呼吸都是暂停的,喉咙就像鱼刺卡著般,我叫不出声也喊不出任何一句话,我不知道我能怎么做,也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回应,就这样僵住在原地直至W放手。”

3)第三女控聚餐后遭两度袭胸

第三名受害女则是两女的前同事。她控诉,某次聚餐后开宥胜的车送他回家,“结果在路上那位艺人突然扑向我抓揉我的胸部,第一次我大喊把他的手推开,第二次又袭来,我大吼‘你到底在干嘛?!’那位艺人才停止”。

隔天,宥胜传信息道歉“昨晚喝醉对你毛手毛脚”,该同事接受了他的道歉。没想到后来过了好几年,某天晚上她接到一封信息,内容是“我跟xx (女艺人的名字)说了一件事,他说你跟我遇到一样的事情”,让她心里警铃大响,“因为那位女艺人也知道我之前发生的事情,详细了解后,我知道,那天他不是喝醉,而且他是惯犯,导致后面还出现了起码两位受害者。”

检察官认定宥胜揉胸舔耳涉强制猥亵

事件曝光后,宥胜人设翻车,他也发文“我为我曾经的行为所造成的伤害及阴影感到抱歉,非常,非常的对不起。面对曾经犯过的错,我不会逃避。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案件因管辖权问题移转至台北地检署侦办,检方陆续找到3名女子,传唤她们出庭后,她们均未提告。不过检察官认定宥胜对女员工跨坐揉胸舔耳已涉非告诉乃论的强制猥亵罪,因此针对此案将宥胜起诉。 另两女案情则仅涉性骚,再加上被害女未提告,予以签结。

炎亚纶被起诉2罪

抖音网红耀乐2023年6月自爆自己16岁时与艺人炎亚纶发生性关系,指控炎亚纶趁他熟睡时“硬上”,偷拍两人的性爱视频,甚至外流。士林地检署先前对炎亚纶发动搜索约谈,谕令50万台币(约2万新元)交保,并查扣他的手机。检方8日侦查终结,认定他拍摄、持有未成年人性爱片,依“儿少性剥削防制条例”拍摄、意图散布而持有少年性影像2罪起诉炎亚纶。至于被控性侵则不起诉。

炎亚纶2017年底到2018年6月和当时年仅16岁的耀乐交往期间,以手机拍摄两人性爱片,涉犯拍摄少年性影像罪。另外,炎亚纶于2019年和2020年间,分别将耀乐性爱片传给身分不详的2名网民。

检察官因此认为炎亚纶持续持有性爱片是基于散布意图,已涉犯意图散布而持有少年性影像罪,因此依拍摄、意图散布而持有少年性影像2罪将炎亚纶起诉,2罪最重都可判5年。

耀乐6月曾开记者会控诉,16岁时曾与炎亚纶交往,炎亚纶却偷拍性爱视频,并在2018年外流,导致他被迫从学校休学。 炎亚纶当时杀到耀乐记者会现场,向耀乐两度鞠躬道歉,但称没偷拍也没违反其意愿。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