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农历新年旺季暴发疫情 中国旅游业直接损失料达1100亿元

受冠病疫情影响,北京知名的南锣鼓巷所有商店都关门,往日人流如织的街巷门可罗雀。(孟丹丹摄)

字体大小:

旅游业者不仅在春节黄金周期间颗粒无收,在疫情拐点难以预测状况下,还将持续面对人员、租金等巨大成本压力。一些有家底的旅游企业进入“冬眠”期,而更多中小民营企业则命悬一线。

北京知名的南锣鼓巷过去三个多星期犹如进入“休眠期”,150多家商户全部闭门谢客。昔日人流如织的街巷如今冷冷清清,只有零星几个戴口罩的游客。

景区的入口处由执勤的保安和社区工作人员把守,每个进入参观的访客都要测体温、登记个人信息。

2019冠状病毒疫情席卷整个中国并波及20多个国家,多国对华实施旅游限制,中国国内旅游也全面停摆,约有3300多万直接从业人员的中国旅游业遭遇重挫。

冠病疫情扩散后,中国各地的景区景点从1月下旬起暂时关闭,官方也叫停各种人员聚集的活动,4亿多人的农历新年出行旅游计划被取消。

按2019年农历新年全国旅游收入5139亿元(人民币,下同,约1028亿新元)以及8%的年增长率来估算,2020年中国旅游业仅在农历新年期间,直接损失就高达5500亿元。

旅游业者不仅在春节黄金周期间颗粒无收,在疫情拐点难以预测状况下,还将持续面对人员、租金等巨大成本压力。一些有家底的旅游企业进入“冬眠”期,而更多中小民营企业则命悬一线。

收入为零,支出却像滚雪球愈滚愈大,这无疑是对现金流本就不充裕的中小民营旅游企业釜底抽薪。

四川省民营旅行社协会会长张哲受访时告诉《联合早报》:“如果坚持不裁人、不减薪,而政府的具体政策支持又没到位,估计四川省会有60%左右的旅行社岌岌可危。”

四川省是中国旅游资源和客源市场大省,全省约有880家旅行社,旅游业直接从业人员约12万人,其中中小民营企业占比约九成。

张哲估算,仅人员成本一项,保守估计四川省旅游业每天的成本在2000万元,再加上房租等开支,每月固定支出在7亿元以上。

他忧心忡忡地说:“如果能在4月底控制住疫情,加上5月和6月市场信心恢复期,上半年基本上没有多少营业收入,行业性的严重亏损是定局。”

旅游业是此次受冠病疫情冲击最严重、影响范围最广的行业之一。如果按2019年中国旅游业总收入6.5万亿元计算,这个行业每停滞一天,整个旅游业至少损失178亿元。

较大规模旅行社连锁酒店
为避传播风险进入休眠期

面对疫情打击,一些有一定规模的旅行社、连锁酒店受访时表示,为避开疫情传播风险已进入休眠期;也有更多企业在抱团取暖,积极自救。

张哲说,四川民营旅游企业除了抓紧时机培训员工、修炼内功,也与主管部门沟通,希望政府考虑到企业承担了稳岗的社会责任,给予员工停工和培训的补贴,并返还2019年已交纳的部分税费,减免今年的一些经营税费。

携程、飞猪等互联网旅游平台,以及一些知名连锁酒店也纷纷减免店面管理费、加盟管理费,合力缓解中小企业的燃眉之急。

旅游业是支撑中国疲弱经济的重要抓手,政府部门也为身处至暗时刻的旅游企业搭把手。

上月26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要求金融机构对文旅、住宿、餐饮等行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本月6日,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文,要求暂退旅行社八成的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

行业自救的同时也在等待疫情后的反弹。很多业内人士以2003年沙斯过后旅游业强劲复苏的经验做参照,认为冠病疫情后,旅游业再现繁荣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河南路仕达旅游集团董事长路涛并不认同疫后旅游市场将井喷的乐观看法。他受访时说:“即使复苏也是先恢复自由行、自驾游,传统跟团游不会那么快有起色,而且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报复性增长纯属自欺欺人。”

他认为,疫情未必会带来报复性增长,但会加速旅游市场优胜劣汰。他说:“市场高速发展期,有泡沫的时候,好坏企业都能生存,经济下行,游客旅行方式多样,本身就很难,现在疫情加速了这个变量。”

目前,湖北以外的其他地区疫情正在好转中,确诊病例已经连续超过10天持续减少,各种生产、生活正在恢复,但旅游业重振预计还需较长时间。

一名在疫情暴发前辞职准备创业的刘女士(32岁)受访时说:“禁足这段时间算是给自己放个闭关假,疫情结束后,先得想怎么去挣钱,至于旅游,总得有个轻重缓急,再说,人多热闹的地方还是少去为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