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影响金融体系稳定 绿色转型或使高碳排放资产价值下跌

订户

字体大小:

学者指出,冠病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亟待复苏之际,中国目前警惕通货膨胀,同时不愿再走10年前“大水漫灌”、过度刺激经济的老路,让地方大量积累债务、很多金融项目肆意扩张引发不小风险再现。

中国宣示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则提醒说,绿色转型可能使高碳排放的资产价值下跌,影响企业和金融机构资产质量,增加金融机构的信用、市场和流动性风险,影响整个金融体系稳定。

以煤炭业务为主的地方国企近期频传债务违约。受访学者说,易纲最新表态显示官方已注意到相关行业问题,并将采取相应防范措施把影响降到最低。但官方同时也将继续推进碳中和目标,不会对煤炭这类夕阳产业施以援手。

易纲前天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圆桌闭门会议上说,中国货币政策保持在正常区间,工具手段充足,利率水平适中。中国当前广义货币同比增速在10%左右,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基本匹配。

他强调,目前中国杠杆率基本保持稳定,但在为经济主体提供正向激励的同时,也要抑制金融风险的滋生和积累。“货币政策需要在支持经济增长与防范风险之间平衡。”

但易纲也说,货币政策要加强对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定向支持。“总体看,当前,我们要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支持稳企业保就业。”

中国消费及中小企业持续疲软之际,易纲这番表态释出官方在保持杠杆率稳定的同时、仍有向经济注入流动性空间的信号,并可能以更精准货币政策为经济增长注入动能。

官方注意煤炭行业金融风险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波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冠病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亟待复苏之际,中国目前警惕通货膨胀,同时不愿再走10年前“大水漫灌”、过度刺激经济的老路,让地方大量积累债务、很多金融项目肆意扩张引发不小风险再现。

“因为(对经济复苏)加推一把可能过犹不及,所以中央对经济政策方面整个态度还是以稳健为主……(但)央行会很灵活,在需要的时候会有充分的手段进行经济上的干预。”

陈波预期,中国政府今年可能会更积极通过财政政策改善需求面,帮助很多可能出现资不抵债的中小企业。

针对中国宣示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易纲说中国央行的政策框架中全面纳入气候变化因素,在外汇储备投资方面将继续增加对绿色债券的配置,控制投资高碳资产,在投资风险管理框架中纳入气候风险因素。

河南国资委旗下的永城煤电去年11月违约后,重庆最大煤炭生产企业重庆能源投资集团本月初也传出9.15亿元人民币(1.89亿新元)商票违约,引发市场担忧中国煤炭行业前景。

陈波说,易纲的表态显示中国整个金融方面支持的方向都已向碳中和目标迈进,但官方同时也注意到煤炭行业出现的金融风险。“对于这个行业(释出)很明确的信号,我们(官方)注意到你们的问题,也会尽量把问题的影响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但是我们不会因此而救助你们,因为你们代表了夕阳行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