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预算案打几分?

字体大小:

就势

论市

郭丽娟

queklk@sph.com.sg

在促进融资、推动创新和协助企业国际化这三方面,政府听取了企业的呼吁和建议,新预算案或多或少,都涵盖了相关的措施或延伸现有计划。不过,对于许多企业尤其关注的降低经商成本,以及集中推动中小企业发展这两方面,今年没有宣布重大消息,这难免让业界有些失望。

身为企业老板的你,会为新出炉的财政预算案打几分呢?

总值45亿元的“产业转型计划”(Industry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是否让你动心,正准备申请各项津贴让公司脱胎换骨?

或是高达50%的公司税回扣,对你更实用?又或是专为中小企业推出的流动资金贷款计划,最能为你解决资金周转的问题?

又或许你的看法,是不是与新加坡中小企业商会(ASME)会长王崇健的比较一致,认为预算案“在各方面都下药,但分量不重”,对中小企业的实际帮助并不多?

当然,为预算案打分是一件极为主观的事情,很难真正做到公平的评分。所以,我找出同事在预算案前整理出来的“今年商界五大愿望”清单(见图),来对比新预算案是否满足了商界的期盼。

在促进融资、推动创新和协助企业国际化这三方面,政府听取了企业的呼吁和建议,新预算案或多或少,都涵盖了相关的措施或延伸现有计划。

不过,对于许多企业尤其关注的降低经商成本,以及集中推动中小企业发展这两方面,今年却没有宣布重大消息,这难免让业界有些失望。如果根据这份愿望清单来打分,这份预算案顶多只有60分吧。

今年是财政部长王瑞杰首次发表预算声明,就如市场之前所预料,新预算案在经济政策方面,没有带来太大惊喜,财长没有“下重药”出手救市。

从教育部长转任财长的王瑞杰,就如同以往解说“全人教育”的理念般,在周五发表预算声明时循循善诱地向国人解说,新加坡虽然面对全球经济和需求放缓的挑战,但我国经济领域多元,加上处于亚洲经济增长的中心,因此仍有许多机会可取得经济增长。他直言:“尽管条件有些困难,我们不应该过于悲观”。

也正因如此,虽然市场呼吁政府推出有如2009年金融危机时的支持企业政策,但政府认为现在的情况与当时并不相同,暂时不必这么做。一旦经济情况转变,政府已经准备好能及时推出援助措施。

无可否认地,新预算案仍然偏重经济政策。在69页的财长声明中,单是谈经济和工业转型的部分就占36页;演讲中,经济、企业和中小企业等字眼也出现超过120次;各种津贴、回扣、贷款的补贴等,从几百万元到几亿元再到几十亿元,不胜枚举。

不过,数字的多寡其实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因为关键在于如何一一地去落实这些新措施、新计划,让企业真正受惠,否则这些数字始终只是用来点缀预算案的文案而已。

政府在拨出庞大款项推动如“产业转型计划”等项目时,也应该同时制定和公开衡量这些新措施成效的关键绩效指标(KPI),否则所谓的经济转型,始终会是一个无法达到的终点。

在公共管理课程中,严谨的政策评估是整个政策制定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但在新加坡,我们常见政府推出新措施推动发展,公众却往往对这些措施是否真正达到成效缺乏了解。

“僵尸企业”存在吗?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本地是否已经出现在中国普遍称为“僵尸企业”的公司而没有受到关注。

所谓僵尸企业,指的是那些虽无望恢复生气,但由于获得借贷机构或政府的支持而免于倒闭的负债企业。这些企业继续生存,占用了一定的社会资源,但却无法产生经济效益。

我国至今似乎未见这类相关课题的研究或调查。在本地约18万家中小企业当中,有多少是“僵尸企业”?在本地又有多少公司,因为业务性质或规模受到限制,以致无法应付经济转型的压力?像这样的企业,让它结束营业另寻出路,会不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若有提供较具体情况的相关研究,相信有助政府断定它们是属于“应帮”或是“该关”,再进一步为陷入经济困境的企业,提供更针对性的援助。

说回为预算案打分的事。新预算案的特点不仅是新一届政府制定的第一份预算案,也是新加坡去年欢庆金禧国庆之后的第一份预算案,即所谓的“SG51预算案”。好的开始,可以是成功的一半,所以我挺喜欢财长为新预算案的定位——2016年预算案是我们走向SG100旅程的起点。

若真要为预算案打分,我会打诚意100分,至于成效的得分,唯有待时间来证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